我不知道怎么跟你们提起她,至少,我自己总是不能够轻易提起,就像是梦醒之后的天明,心里空落落的,恍如隔世的失落。 她说要去看电影,于是我买好她喜欢的电...

我不知道怎么跟你们提起她,至少,我自己总是不能够轻易提起,就像是梦醒之后的天明,心里空落落的,恍如隔世的失落。
她说要去看电影,于是我买好她喜欢的电影票,给她打去电话的时候,她说天气太冷,等几天在家里用电脑看吧。
她说想去街角的那家店吃火锅,于是我匆匆结束了工作,赶到那家店的时候,她发来短信,说和闺蜜一起唱歌去了,让我先回家。
她说电视里那个女人收到的花好美,于是我在回家的深夜买了一捧玫瑰,打开房门的时候,她瞥了我怀里的花一眼,说太香了,熏得她难受。
她说
“也许我们不合适,至少没有我想象中的那样合适,我曾经以为,我可以跟你一起分担生活的落魄和苦难,可是现在我才明白,我只想找个合适的人,分享他带给我的温柔和幸福。”

她离开的那个冬天,雪下的特别大,就像是天空漏了一个窟窿一样,不停地有雪花从里面漏出来。
就像是我的心一样,缺了一大块,空落落的让我觉得恐慌。
那是我们在一起的第三年,我没有按照当初计划的那般,拥有房子和车子,给我们的爱情安置一个安稳的归宿。而我拥有的,只有她。
曾经以为最好的爱情,就是找一个自己喜欢的女人,她负责貌美如花,而我负责挣钱养家。可是慢慢的,在那些她反复说,我做不到的日子里,我才明白,原来是我想的太简单,而生活给予的总是很贫瘠。
我不是她,而感情也不是一个人的事情。

若是你能遇见她,请妥帖珍爱她

若是你能遇见她,请妥帖珍爱她

她离开之后的那天夜里,我坐在房间了抽了很久的烟,然后给朋友打电话,一起去楼下的餐馆吃菜喝酒。
朋友将酒给我倒满的时候,说,“你当初不顾一切的去追她时,我就告诉过你,这种姑娘撑死了陪你两年,陪不了你想要的一辈子。当初告诉你答应林白微多好,现在你也不至于一副要死的样子跟我在这灌酒。”
于是我开始回忆,林白微,哦,那个高中时候做我同座的女生,总是喜欢将座位整理的干干净净,顺带我的座位也一直整洁。
上课睡觉的时候,她总是会在老师快走到身边时,拿胳膊碰碰我。
会在老师提问的时候,将答案偷偷的告诉我。
她的笔记做的很清晰,英语特别好,高考冲刺的时候她比我还担心我的成绩。
哦,还有,她跟我考进了同一所大学,我记得她说过喜欢江南的小桥流水来着,可是怎么就跟我一块进了北方的那所校园呢?
我感觉脑袋混沌,突然觉得记忆变得特别凌乱不堪,好像丢失了什么一样。

年轻的时候,总有一些异性挚友,之所以成为挚友,是因为一个人打死都不说,而另一个人到死都不承认。
没有任何暗恋是不露声色并且隐秘,尽管她总以为自己掩藏的很好,可是,你要知道,那么浓烈的喜欢,都被你如此珍藏了,它怎么能做到像是没有一般呢?
她慢慢蓄长的黑发,看到我新交的女友低下的眼眸,一起坐车回家的时候故作平淡的一直说着话,透过车窗反射出的她深凝的目光。
脑海里关于她的点滴汇聚成海,是一片汪洋的存在,可是曾经我居然试图对它视而不见。
为什么没有说出在一起?
是因为她的独立倔强让我觉得,自己对于她来说,也许没有那么重要。
是因为我的自私怯懦,希望那样优秀的她一直陪在我的身边,哪怕作为朋友,也不要恋爱之后彼此伤害从此陌路。
是因为总以为她会在,无论我去向哪里,我经历了几段爱情,她都会在那里,等我转身,她冲我微笑,就像曾经的每一次那样。

我记得那晚喝醉,问起朋友林白微怎么不见了?
朋友笑,“不要总是那么没皮没脸,你还没有优秀到一个女人愿意用一生时间,去等你回头,发现她的好。你当初那么不顾一切的追别人,她就算有颗石头心,也会碎成粉末的疼。她坐火车离开的那天,在车站等了很久,你都没来,我看到她眼里的失望,你知道么?那种颓丧到绝望的失望。”
我笑,说朋友说话真他妈酸,朋友灌下一大杯酒,扔下一句:被爱的人永远体会不到,努力去爱,却一直被忽视的人的心酸。
朋友付了钱走了,我看着空空的酒杯,突然觉得自己特别混蛋,混的犯贱。
回到家的时候,我坐在地上,看着窗外灰蒙蒙的天,想哭,却不是因为相恋三年的女友离开了,而是因为喜欢的人离开了很久,我却一直不知道。
拨通手机里那串注着林白微的号码时,听着三年来不变的冰冷女声说着:您拨打的号码是空号后。
我终于痛哭出声。(原文地址:http://pianke.me/posts/547ea1dd8ead0ef373000191.html)

上一篇:没有了你赢了世界又能如何
下一篇:你也终于秒没所有百日长的伤痛
黄昏的灯

黄昏的灯

温柔夏夜

温柔夏夜

你说,你会幸福

你说,你会幸福

你可以任我睡吗,冬眠过后便发芽

你可以任我睡吗,冬眠过后便发芽

为了一刻柔情,我倾尽一辈子的温暖

为了一刻柔情,我倾尽一辈子的温暖

我可以爱你吗

我可以爱你吗

已有0条评论,期待您的留言!

昵称 *
邮箱 *
网址

报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