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include(includes/map.php): failed to open stream: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liefm/wp-content/themes/xclie/includes/media.php on line 3

Warning: include(): Failed opening 'includes/map.php' for inclusion (include_path='.:/www/server/php/56/lib/php') in /www/wwwroot/liefm/wp-content/themes/xclie/includes/media.php on line 3
每个人都在用力活着,用他自己的方式

每个人都在用力活着,用他自己的方式

(一) 我有一个很传奇的室友,他基本不翘课,还能一周打三份工。传奇的地方在于,他其中的一份工作会占据他大量的时间,他从下午四点出门工作,可以一直工作到第二天凌晨4点回来,有时候甚至可以工作15个小时。在其他空余的时间里,他也会去餐厅打工,我...
愿有人陪你一起颠沛流离

愿有人陪你一起颠沛流离

有一天晚上我收到朋友的邮件,他问我怎样可以最快地摆脱寂寞,我想了想不知道应该怎么回答他,因为我从来没有摆脱过这个问题,我只能去习惯它,就像习惯身体的一部分。 其实漂泊异地的人都挺不容易的,他跟我刚来的时候一样,朋友少,人生地不熟,每天学校...
从此我爱上的人都像你

从此我爱上的人都像你

晚上和哥们在一家串吧喝酒,这家串吧叫“很久以前”,离我家不远,店里的装潢和布置有点酒吧的感觉,灯光昏暗但很温暖,放的歌曲常有些伤感,里面的氛围总是不禁让人回忆起什么。 和哥们喝到一半酒兴正酣时,旁边的座位来了两个女孩,这两个女孩没有什么特殊...
母亲,我怎么让你等了那么久

母亲,我怎么让你等了那么久

母亲真的老了,变得孩子般缠人,每次打电话来,总是满怀热忱地问:你什么时候回家?且不说相隔一千多里路,要转三次车,光是工作、孩子已经让我分身无术,哪里还抽得出时间回家。母亲的耳朵不好,我解释了半天,她仍旧热切地问:你什么时候能回来?几次三...
你知道吗?我喜欢你

你知道吗?我喜欢你

(文/雪小禅)16岁,我以全校第一名的成绩考上了重点高中。那时我是个瘦瘦高高的女孩子,穿衣服不讲究。我的大多数衣服都是部队上的,因为姑妈在部队,所以,有很多肥大的军装,根本没有什么腰身。我也和假小子一样,和后桌的男孩打架,庆幸的是,学习成绩...
必须有那样一个人存在

必须有那样一个人存在

坐在喧嚣的深处,灯光明灭闪烁,歌声一波又一波涌过,美妙的享受中有几丝不安的噪动,飘荡在夜色之中。此时的人生,就象是一瓶没有粘性的浆糊。我努力想要粘合的,既不是身体上的某种接触,也不是精神上的某次接轨。 唱歌的尽力在演绎,可以把同桌的你唱得...
最美好的相遇

最美好的相遇

HELLO,大家好,我的声音再一次与小耳朵们相遇了。 欢迎收到寂末声线,我是末。 无论在对的时间遇见错的人,还是在错的时间遇见对的人,对于心灵,都是一次历练 那么,你是否遇到了对的人,你是否珍惜了对的人。 对于那个人,你又为做了什么呢? 那么今天...
深蓝色的约定

深蓝色的约定

小的时候,明亮温暖的下午,静柔会站在亦寒家的窗下,高声喊着他的名字。然后亦寒会从窗口探出小小的脑袋来回答她:“等一下,3分钟!” 但静柔通常会等5分钟以上,因为亦寒会躲在窗帘后面,看着她在开满花的树下一朵一朵的数着树上的梨花。当他看到分不清哪...
划过指尖的,不只是沙,还有那似水年华

划过指尖的,不只是沙,还有那似水年华

常常一个人, 看着别人的故事, 流着自己的眼泪. 夹杂着单调的重复, 日子一天天过, 一切都似曾相识. 只是,有时心情已不一样了. 或者,你会开始留意某个人,开始怀念某些事. 生命里的很多地方,也许只是路过。 重要的是,碰到的那些人和事。 一个人的心里会...
这个冬天,很温暖

这个冬天,很温暖

哈羅 大家好 正式的和大家打个招呼 我是小末 刚才模仿小新的声音来做开场 希望给大家带来一点点的快乐 很高兴能够在朋友的推荐下 来到这里 这里热闹 却不喧哗 宁静 却不孤单 是我喜欢的一种氛围 时间的流转 就如同那流星雨一般 匆匆而过 迎接我们的 是这个...
【读给你听】喜欢他

【读给你听】喜欢他

那一年,七岁还是八岁?记得正在换门牙。 喜欢上十字街口那家小商店的年轻老板哥儿。他的脸又瘦又白,眼睛细长,说话声音温柔。我在上学途中,来来回回经过那爿小商店无数次,也看见他无数次。忽然有一天,“咣当”一声,脑袋像被某只无形大手用力一敲,鬼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