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一年,我住在一座城市的边缘。 不知道是为了远离市井的喧嚣,还是为了逃避那些日复一日,不断重复的同一种体验?那些耸立的高大建筑,那些来往匆匆的人群,...

那一年,我住在一座城市的边缘。

不知道是为了远离市井的喧嚣,还是为了逃避那些日复一日,不断重复的同一种体验?那些耸立的高大建筑,那些来往匆匆的人群,那些像蚂蚁一样涌动的车流,只是城市人漠然的表情,保留着相互擦肩而过的记忆,一点也唤不起我内心深处的那份幽雅。

很多时候,我推开窗,遥看天际间鳞次栉比的屋顶,天空只剩下支离破碎的一片又一片,我看不到朝阳初升,我望不到落日残阳,我有一种怅然若失的感觉。那一年,我选择住在一座城市的边缘。

在市郊,我租住在一户很普通的农家。这是一个很安心的地方。站在二楼的阳台上,我可以看到漫无边际的田野,甚至更远的蓝天,更远的村庄。我可以在一条乡间的小路,迎着夕阳的余辉,缓缓地行走,甚至可以在一个安静的夜晚安然地写作。

在城市的边缘,确切地说,在这户农家,接待我的是一位热情的女主人,见我只是一个人,很爽快地答应了我的租住请求,替我收拾好要住的房间。那是她家二楼中间的一间房子,她笑盈盈地问道:“满意不?”我点了点头,彼此望了一眼,那一瞬间,很熟悉,很亲近,仿佛一家人。那种感觉,是我在这座城市一点也找不到的。

有时候,人就是这样奇怪。一生中不知要去多少个地方,去了走了,也就逐渐淡忘了。有些人,有些地方,随着岁月的流逝,模糊得连自己也说不清。而这户小小的农家,它只在一座城市的边缘地带,却让我涌出这样亲近,亲切而温馨的感觉。

我一直有着这样一种感觉。我能感觉到的,是隐于这座城市繁华背后的朴素,自然纯真的样子。从某种意义来说,我是住在一座城市的边缘,一户农家的小屋,我选择了另外一种反应方式,另外一种交流方式。泰戈尔说“浏览记忆的画卷本身具有一种强烈的魅力。”站在城市的边缘,很容易让我的记忆与故乡联系起来,生命轮回着亲情,温柔地缠绕着我,让我走进一种真实的感动,让我在城市之外微小的风景里,找到故乡完美的映衬。曾经的我,曾经固执地以为,故乡就是我的永远,我会一直陪它到天荒地老。可最后,我离开了故乡。

很长一段时间,我在宣告自己成熟的时候,同时也在极力寻找故乡的影子。 那一年,我住在一座城市的边缘。

我知道那些正吹过城市的风,它们正吹过城市的边缘,拂动着我的记忆和想象。我知道那些透着蓝天的山口,几乎一整天都有鸽子的飞翔,然后快速地消失。我知道那些干净的庭院中,七月的风正吹着,满院子都落满了鸽子的羽毛。我知道那面向阳湿润的山坡,在我的内心,故乡正站在风中……

那一年,我住在一座城市的边缘。

上一篇:致初恋的一封信
下一篇:最初的年华
每个人都在用力活着,用他自己的方式

每个人都在用力活着,用他自己的方式

愿有人陪你一起颠沛流离

愿有人陪你一起颠沛流离

从此我爱上的人都像你

从此我爱上的人都像你

母亲,我怎么让你等了那么久

母亲,我怎么让你等了那么久

你知道吗?我喜欢你

你知道吗?我喜欢你

必须有那样一个人存在

必须有那样一个人存在

已有0条评论,期待您的留言!

昵称 *
邮箱 *
网址

报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