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我特别邀请到了寇爱哲,还有 Hi Shorts 厦门短片周的总策划王小曼,一起来周二剧场做客,聊一聊关于故事FM 的前世今生,以及这档节目和纪录片之间千丝万...

今天我特别邀请到了寇爱哲,还有 Hi Shorts 厦门短片周的总策划王小曼,一起来周二剧场做客,聊一聊关于故事FM 的前世今生,以及这档节目和纪录片之间千丝万缕的关系。

故事FM 与 纪录片

盆:后台总是会有人问「怎么想到做故事FM 的?」

除了故事FM 的前身「爱哲电台」以外,故事FM 这档节目的诞生和你一直喜欢看纪录片有关系吗?

爱哲:关系肯定是有的,实际上那个时候应该是两个路径选择。

本来我最初是想去拍纪录片,之前在外媒工作接触了一些摄像这块的知识,自己也是纪录片爱好者,就专门去栗宪庭电影学校报了名,想去学纪录片,然后很羞耻地被淘汰掉了。

所以后来就做了播客,因为我对播客也感兴趣。

盆:所以平行世界里可能故事FM 不会存在,你可能是一个纪录片导演。

爱哲:对。

其实做播客的话,早期受 BBC 的声音节目 The Documentary 影响很深,这档节目名字就叫纪录片,声音的纪录片。主要讲国际时政,记者们会深入新闻现场录各种声音,我很喜欢。我后来自己做了一个叫「爱哲电台」,也是基本按着那个路子来的。

■ BBC 播客节目 The Documentary

那时候第一期节目叫二奶杀手和她的姐妹们。这个人叫张玉芬,搞了一个女子侦探所专门帮被出轨的女人打二奶,我去她的「月亮湾情感驿站」采访了她,录了很多实地的声音。

再后来你们都知道了,我遇到大象公会的黄章晋老师,故事FM 就出来了。现在我们做第一人称真人口述,其实也算声音纪录片。

盆:小曼姐觉得声音纪录片和影像纪录片的联系在哪儿?

小曼:影像纪录片就分很多种,长片短片专题片……我觉得任何东西牵扯到记录这两个字,深层次上还是都离不开「真实」这个命题。

这是任何形式的记录背后的意义,尤其在我们现在生活在手机里的时代。我们活在手机中我们对自己的设定里,真实有时候会显得挺惨烈的。

《故事FM》纪录片爱好者寇爱哲同志与故事FM的诞生

《故事FM》纪录片爱好者寇爱哲同志与故事FM的诞生

纪录片大安利

盆:推荐一些自己喜欢的纪录片吧,聊聊纪录片好在哪?

爱哲:国内的话,我首推徐童的游民三部曲,特别是《算命》。

一个算命先生,河北人,生活在燕郊,妻子有智力障碍,很底层的人物,徐童跟了他很久,后来又遇到一个老鸨叫唐小雁,一系列故事。

■ 《算命》尾声截图

这里面有很多话真的是就像锤子一样砸在我脑袋上,特别是唐小雁当时本命年为了交好运拿了一根针把红线穿在自己肚皮上,镜头贴得特别近,我完全看惊了。

纪录片的真实,我觉得和故事FM 一样的,拓宽你的生命体验嘛。

小曼:我们去年的纪录片单元有个片子很有意思,叫《结缘》。

一个男人抱着他先天畸形的孩子四处吹唢呐,各地找「大师」求医问药,他的理念是一切随缘,所以不管怎样夸张的治疗手段他都愿意尝试,孩子也很开心,因为他感受到了父亲的爱。这些治疗手段可能包括用火烧他,把香插在他喉咙里,等等。问孩子疼不疼,孩子永远说不疼。一种魔幻的亲情。

■ 纪录片《结缘》海报

并且这个片子的拍摄镜头,你也能看出来,很随缘。

另外还有一个片子很有意思,叫《爱山记》。

这部片子用第一人称视角讲盲人的故事,所以影像只有两个亮点,所有其他的画面是用动画画出来的,加上盲人自己实录的说话声音,特别实验。它先被分到动画单元,后来到了纪录单元,最后拿了实验单元的第一名。

■ 纪录片《爱山记》海报

纪录片的声音

小曼:我发现融合的创作方式现在其实在全世界蛮流行的,纪录片融合动画,剧情之类的元素,记录本身的概念也是在延展。

盆:我记得之前爱哲有提到过一个观点,声音纪录片和影像纪录片的结构逻辑是通的,很多时候我们需要借助声音去完成结构的设计,而这些声音往往来自一个丝毫没有影片结构意识的人,所以采访显得尤为重要。

爱哲:对,之前我自己上手拍纪录片,一开始觉得这个画面好,赶紧拍,那个画面棒,赶紧拍,但事实上拍完了就开始迷茫,不知道该怎么组织结构。后来我们坐下来,对主人公进行了一次完整的采访,我对镜头一下就有想法了。

我在一个线上课程上,也听到一个美国的剪辑师分享他剪纪录片的经验,他说他往往闭上眼睛先听素材,再上手整理故事的结构。

真实,是真实存在的吗?

盆:我们没办法否认,当摄影机一架,或者话筒一举起来,环境和人是会受影响的。无论是影像纪录片,还是声音纪录片,导演们如何界定我们拍到的东西,是真实的?真实的边界在哪里?

小曼:我认为从技术角度上来讲这个问题没有意义。

导演是带着他的创作意图和目的来拍摄的,艺术家想传达的东西才是最关键的。我们在讨论这个问题的时候,有一个大前提是,它得首先是一个合格且成立的艺术作品。

我想好的艺术家在纪录片里想要传达的东西是很明确的,只是他们选择通过真实的方式来记录。

爱哲:我很能理解纪录片导演在表达过程中的这种快感。

我觉得现实世界有点像黑客帝国里面落下来的那些代码,所有人的动作、人的行为都是散乱的,但是纪录片导演把这些看似杂乱无章的东西,理出一条故事来让大家为之感动。

最早在做故事FM 的时候,我想传递人人都有故事,每个人都是一部电影,只是需要我们去把这些琐碎,变成电影。

盆:那最后一个问题,也是我们经常被留言问的问题,故事FM 如何保证故事的真实呢?

爱哲:这个其实我也聊过很多了。

这一点我们对记者的资料收集能力和判断能力要求很高,首先做完备的调查,并且如果采访中发现不合逻辑的地方,任何地方,都要追问。

因为你能提到的逻辑漏洞,听众也能听到,你不能房间里有个大象假装它不存在。

上一篇:《罗辑思维》:年轻人为什么不生孩子?
下一篇:《进击的巨人》大结局详解 《进击的巨人》烂尾了吗?
《邵恒头条》127期:为什么珠三角要“抱团取暖”?

《邵恒头条》127期:为什么珠三角要“抱团取暖”?

《罗辑思维》第855期:什么是“外部视角”?

《罗辑思维》第855期:什么是“外部视角”?

《罗辑思维》第856期:什么叫“存而不论”?

《罗辑思维》第856期:什么叫“存而不论”?

邵恒头条》128期:华为如何应对“实体清单”挑战?

邵恒头条》128期:华为如何应对“实体清单”挑战?

刘欢、许子东《锵锵三人行》:刘欢讲课感染力强 女同学当场飙泪

刘欢、许子东《锵锵三人行》:刘欢讲课感染力强 女同学当场飙泪

刘欢、许子东《锵锵三人行》:谈《中国好声音》

刘欢、许子东《锵锵三人行》:谈《中国好声音》

已有0条评论,期待您的留言!

昵称 *
邮箱 *
网址

报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