窦文涛:马爷我发现对上海也是情有独钟,经常跟我说上海太好了,我说又哪儿灯红酒绿呢,是不是。 马未都:我跟上海有渊源,我老跟人说我是在上海诞生的,但我...

窦文涛:马爷我发现对上海也是情有独钟,经常跟我说上海太好了,我说又哪儿灯红酒绿呢,是不是。

马未都:我跟上海有渊源,我老跟人说我是在上海诞生的,但我在北京出生的。

窦文涛:怎么说。

周轶君:听明白了,你怎么听不明白。

马未都:她反应太快了,好多人都听不懂。

窦文涛:我知道了,就是受孕是在上海。

马未都:我父母上海结的婚,我们家老太太到现在还都记得清清楚楚她结婚那礼堂。1954年年初她结婚的时候她买了96块钱的糖,在大礼堂散糖,那就是巨大的排场。那时候拿96块钱散糖比你现在什么大饭店的摆个一百桌酒席都牛,一般人都没那个钱嘛。

所以我爹妈上海相识、结婚、怀孕,54年年底奉命进京,次年3月我生在三〇一(医院)。我这名字不叫未都嘛,未是乙未年,羊年生在首都。为什么他不叫京生?您那小说沪生对吧,如果我叫马京生,那就估计全国这重名特多,我叫马未都,14亿人就我一个人。

周轶君:再牛只能叫马废都了。

窦文涛:贾废都,马未都。

马未都:咱们上海叫“魔都”是吧,北京叫什么都?

窦文涛:北京叫“帝都”,过去出皇帝的嘛。然后你知道在北京的上海人叫“伏地(帝)魔”。

周轶君:那我就曾经是了,我是在上海长大北京念的书嘛

上一篇:《圆桌派》日本:从北野武离婚探日本文化
下一篇:王蒙、查建英《锵锵三人行》:莫言获奖缓解中国“诺贝尔焦虑症”
王蒙、许子东《锵锵三人行》:在新疆的生活让我变得乐观

王蒙、许子东《锵锵三人行》:在新疆的生活让我变得乐观

许子东《子东时间》:“政策问题”到底是什么问题?

许子东《子东时间》:“政策问题”到底是什么问题?

复旦大学《星空讲坛》:梁文道谈常识

复旦大学《星空讲坛》:梁文道谈常识

蔡康永《周二不读书》:诺贝尔文学奖得主(莫言)访谈

蔡康永《周二不读书》:诺贝尔文学奖得主(莫言)访谈

《圆桌派第三季》亲戚:过年需要亲戚吗?

《圆桌派第三季》亲戚:过年需要亲戚吗?

许子东、陈丹青《锵锵三人行》:胡适与五四运动的起源

许子东、陈丹青《锵锵三人行》:胡适与五四运动的起源

已有0条评论,期待您的留言!

昵称 *
邮箱 *
网址

报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