核心提示:苏芒说,如果你带着有色眼镜去看名利场,你看到的就是虚荣、浮华、纸醉金迷,如果你摘掉你的有色眼镜,你看到的是什么,美,这些人全部都是又美又....
核心提示:苏芒说,如果你带着有色眼镜去看名利场,你看到的就是虚荣、浮华、纸醉金迷,如果你摘掉你的有色眼镜,你看到的是什么,美,这些人全部都是又美又...

核心提示:苏芒说,如果你带着有色眼镜去看名利场,你看到的就是虚荣、浮华、纸醉金迷,如果你摘掉你的有色眼镜,你看到的是什么,美,这些人全部都是又美又有名又成功的人,那也是一个圈子。

窦文涛:锵锵三人行,今天苏芒来了,正好苏芒也出了新书,《为热爱而活》。

苏芒:谢谢文涛。

窦文涛:她是咱们时尚圈的,算是很牛的人物了,这旗下那么多时尚杂志,其实我还不是因为你的时尚杂志熟悉你,是因为平常每次见到她,因为我也认识几个明星,都在朋友圈里,我开始不认识她,我说我怎么总看见这个女的,总看见这个女的,后来我就问这是谁,原来是经常出现在各个时尚派对上,苏芒。咱谈中国时尚圈,这可少不了她,怎么说的你自己乐的,特得意是吗。

苏芒:不是特得意,好像我的工作就是在派对上一样。

窦文涛:这就是我对你的印象。我们可以看看照片,很多人经常看到他,就是,你看,经常跟明星在一起,当然我们挑的都是好看的,你看,还有我们鲁豫,我们鲁豫在主持人里也是经常在时尚派对上的,两个帅哥,反正人家说了,好多小妹妹的老公,心目中的老公都经常站在你的旁边合影。你觉得做时尚的人他是不是,就是要跟这个明星保持一个比较密切,比较广泛的关系。

苏芒:我们是做时尚媒体的。

窦文涛:对。

苏芒:和您一样。

窦文涛:我可不时尚,我这成化石节目了。

苏芒:您做媒体的,其实我觉得媒体嘛,时尚娱乐不分家,时尚和娱乐天生就是在一起的,我们很难看到一个明星不时尚,我们很难看到一个时尚不被所有热爱美的人去追随,因此呢它从来就不是分离的,那我做传媒工作,无论是在访问之中,无论是在拍摄之中,我工作比较认真,我一直认为仅仅靠那两小时是不够的,我们是要有更多更深入的接触,才能发掘出人与人之中不同的东西,才能捕捉到你的特点,真正你身上最有价值的,可以和观众们分享的东西,所以在这里面也不光是,因为明星知名度很高,我和很多专业的人,无论是作家、非常著名的企业家,很有一技之长的匠人,包括艺术家,都有很深入的交谈和交往,我觉得在他们身上我学到很多东西。当然,在公众媒体上,社交媒体上,更广泛被传播的一定是和名人在一起的照片。那不意味着,那是我们工作和生活的全部。

窦文涛:对,我知道你私底下做的更多。但是曹老师您也可以谈谈,您觉得时尚这个概念。

曹星原:时尚在西方,其实它不是一个派对动物,叫什么派对动物,美国有一句话说一个人特爱玩,你不是,因为时尚和明星它必须是结合的,西方有一句说法就是,如果你没给明星量身打造过一些出席重大场合的这种行头,你就不够进入那个层次的时尚,你必须是明星替你代言。

苏芒:时尚圈是一条产业链

窦文涛:但是我有一个问题,我是个土鳖,那种场合我从来不去,所以我只能看这个登出来的照片,就得到这种表面现象,所以我就会有一个问题就是,到底什么叫时尚圈?这个我很外行,你比如说它对我来说就意味着什么,好比我们朋友圈,有文玩圈,或者说有画家的圈子,这个是我很熟悉,甚至它包含了很多私下里的这种交往,有共同的爱好,这样的一个圈子,或者说是爱吃的朋友的圈子,就经常在一起吃,但是你看所谓时尚圈,经常你看到的似乎他们还就是在各种各样的派对晚会上,甚至我要怀疑,比如说很多明星和明星之间,他们私下里可能参加完这个活动,并没有什么私人朋友的关系,但是他呈现在社交媒体上,这个时尚圈很多时候是在我们观众的眼里看到,你看明星云集,你看戛纳电影节就走红毯的,这个构成了一个圈,我觉得这个很诡异你知道吗,因为它跟我所习惯的朋友圈还不是一个概念,我觉得它是一个在社交媒体上,通过照相给我们形成的一个圈的印象,觉得时尚达人,你看,全来了。你看这些穿的时尚的明星全来了,实际上这种关系未必延伸到他们私人生活中,他们只是出现在镁光灯下的这么一个圈。这我的理解可能是有误差,你给我正一正。

苏芒:有误差。时尚圈是以时尚为一个整体的,如果你把时尚想成一个产业链,那你就是从职业这个纬度来看,它是这个产业链上所以人构成的。譬如说做产品的,做设计的,做公关的,做销售的,做媒体的,那这一块的,时尚这个行业之中的,无论是服饰、珠宝、美妆品、鞋旅、配饰,这一些,从事这些行业的人,这是它的一个基础。就跟从业者,时尚从业者是时尚圈主要构成的。

另外的一个功能就是和您讲的一模一样,就是有同样的兴趣爱好的,有非常非常爱时尚的明星,他们甚至可以成为时尚品牌的设计师,不止是代言人,甚至成为他们的设计师创意的灵感的来源,还有一些也是特别特别,也有一些明星他是不喜欢时尚的,他会喜欢体育,他会喜欢在家里写大字,那这个时尚圈是由所有喜欢时尚的明星构成的。时尚圈最广大的受众为什么看上去就比别人要好呢?受众面更大呢?因为时尚是所有年轻人喜欢的。

窦文涛:你觉得是这样吗?

曹星原:应该是这样吧,不光是年轻人,年纪大的也喜欢。

苏芒:对。年纪大的,非常喜欢时尚的人也有很多很多。

曹星原:在中国现在开始形成了,比如像我们这一代,受过高等教育的人也进入五六十岁了,再过过进入六七十岁了,这一批人里面我觉得有很多还是介入时尚的这种追风的。

苏芒:珠宝对于女人就是车对于男人

窦文涛:但是问题,什么叫时尚,我这个土鳖也不懂得,比方说它是否意味着某种时尚的潮流,在着装、风格上,那天我们跟几个收藏家的朋友在一起聊天,就你也可以聊聊这个问题,就在讲女人为什么喜欢珠宝,因为有一个老板,他是做珠宝行业的,他就说,他说实际上现在,他觉得珠宝行业在走下坡路,因为你看,他就提出一个,他说好像,你比如说钻石,这个传统上,女的都是喜欢的这种手饰,但是他说,新型人类,就是最年轻的这一块,他就觉得很多女孩子,她宁愿喜欢不见得是这种红宝石蓝宝石这种钻石做的,她喜欢式样多一些,能够让她穿上去比较酷的,她说现在很多小女孩,并不在乎我的手饰是不是珠宝是不是钻石做的,所以他有这么一个看法。然后我们就聊,就说,到底为什么女人喜欢珠宝?结果有一个人就说,说我看她就是,只有这东西可以戴着走,带到什么地方都保值,你看这女人戴到身上,他不像说你好个别的,你好房子,真将来碰上什么战乱了,房子你也搬不走,但是女人她只要有这么一个无敌钻石在手,他到那儿都觉得自己。

曹星原:一个无敌钻石戴上身上,特别大的,一般女人也买不起,一般女人买得起的她也真的不够无敌。你说呢。

窦文涛:苏芒,你觉得,为什么女人喜欢珠宝,很多人探讨这个问题。

苏芒:男人怎么会聊出来呢,女人的珠宝对于女人就是车对于男人,一模一样。

窦文涛:那你就,你找错男人了,你比如说,我就觉得车完全没必要买什么好车,代步就可以了。

苏芒:也有这样的女人啊。你刚才问我,珠宝对于女人为什么有这么大的吸引力,我就说,就像汽车对于男人永恒的吸引力是一样的。

窦文涛:她觉得要戴上了这一个好的珠宝,自己会产生一种什么呢?你比如男人对车的感觉,要是有一辆好车。

苏芒:不止一辆,男人就是爱车,买不买都看好车。买不买都要看拉力赛,那个时候我们有很多同事,男孩子,无论是直男还是非直男,都会很喜欢汽车,他看到汽车就是两眼放光,如数家珍,从小孩子的时候就玩小汽车,那女孩子对珠宝是同样的感情。

时尚千变万化 只有当下的和最新的才是时尚

窦文涛:她这个解释不错。我再问你一个问题,你比如说现在讲时尚,那天,我看见一个朋友圈里面有一个女孩子讲,比如说这几年人们穿衣服,包括很多男明星,你就会发现,合身,非常合身。原来我记得我们小的时候,男的,包括上几十年代,男人穿西装是很宽大的,对吧。但是你看现在有人说,合身的就是最漂亮的,所以你看男的这些偶像、明星,一个个穿的裤子也越来越瘦,衬衫就非常,甚至认为合体合身就显得精神,你看这是一种时装的观念,可是那天我看见一个女孩子,她放出一张照片来,就说一个外国作家,他说他觉得领口合适,领口刚刚合适,但是下面是不是这么贴身的,他觉得是优雅的。相反,他认为那种,就是哪儿哪儿都贴着,哪儿哪儿都合身的这种衣服,反而在他看着是比较鄙俗的。所以你看这个里边这个时尚,这个时装是不是就有个观念上的不一样呢。

苏芒:时尚是千变万化的,只有当下的和最新的才是时尚。刚才您讲的,已经很快就会过时了。

窦文涛:讲的时候就已经过时了。

苏芒:是的,我们真的要认清什么是时尚,什么是时装,什么是我喜欢的衣服,什么是风格,什么是潮流。这些词汇它是有专业既定的。

窦文涛:那你给我们讲一讲。

苏芒:什么是时尚,就是说最潮流的,最新的,让你眼前一亮的,这就是时尚,所以它真的是千变万化的,同时呈现出来的时尚会越来越多,你刚才讲的那种合体的,现在马上就要改成超大size。

窦文涛:就是宽松的。

苏芒:叫超大size,就是远远要大于您说的宽松。

窦文涛:那成了一种风格了。

苏芒:那是其中的一种风格,原来大家喜欢优雅,很快大家喜欢性感,很快,大家喜欢高街,很快,大家喜欢嬉皮,最后每一次它都是由于时尚的设计师,时尚的,最顶尖的人,他不断的在制造潮流,那么说刚刚被制造出来潮流,大概制造出来很多很多潮流,然而最被喜爱的,最被大家推崇的这个时候可以称之为时尚。

把自己的衣服留五年 会变时尚吗?

窦文涛:曹老师,你觉得时尚和前卫有什么不同?

曹星原:时尚这个词其实变成国际化的一种工业运动,还是2000年以后的事情。

苏芒:fashion。

曹星原:对,这个时尚运动是整个工业运动,也是2000年以后的事情。

苏芒:它是一个真正构成非常完整的一个行业。

曹星原:是,这个是变成国际化,全球化,我这个设计师可能在北京,而材料是南美来的,配件可能是从非洲过来的,配饰,然后人工可能是越南的,最后检验包装可能是日本的,然后最后销售是全球的,发布新闻是全球的,这个形成这一个完整的产业链,也就是2000年以后,之前还没到这一个地步,所以这个时尚她定义的非常准确,就是这一个,有一批精英,他们在不断的变换游戏的玩法,没有一个时尚,一种风潮它能够延续的刮五年,不太可能。

苏芒:那就不时尚了。

曹星原:这就不时尚了,就每年春季和秋季都不断的在变化。

苏芒:特别快,而且以前是一两种时尚,现在同时流行五种风格,六种风格,七种风格,都是这样子的同时在流行着。

窦文涛:那像是这个行业的人就经常讲究要有时尚的嗅觉,非常灵敏的嗅觉。

苏芒:审美。

窦文涛:你觉得这种是从哪儿来的呢?

苏芒:我觉得这是一种know how,我始终在跟很多在中国的,对我们还有一定误解的人在跟大家去试图阐述清楚,时尚跟任何一个行业都一样,它是一种know how,它是一种真正的可以被学习的一种技能和修养,它是专业的,它一定不是非专业的。说有没有什么都没学过就画的很好的画家,你不能说没有过,但是真正的艺术家,他如果有很深厚的根基,他有过很强大的艺术修养,他对各个风格,各个历史时期都有很清晰的认识,这样的时候他的艺术、语言是完整的,可以表达的更,思路更清晰,时尚一样是一个非常非常专业,而且综合了各个,我觉得是蛮多非常重要的,比如说设计,比如说美,比如说色彩,比如说人的心理学,比如说市场营销的这种概念,这些全部都在这里面。

窦文涛:所以这个很神秘,比如说就像你刚才讲的这种超大size,可能又会成为一阵的最新流行,但是这个为什么它就能说服别人,或者大家为什么就趋之若鹜,为什么超大size的它就会成功的把人催眠了,让大家觉得美。

苏芒:这是一个marketing,我觉得第一是,人都是喜新厌旧的,不是每一种人,就是很High fashion的人,它是一种性格本能还是强调,时尚和有没有钱不是完全有关系的,我小的时候没有钱的时候,我也很H。

窦文涛:对,说她是,她注明了说月薪八百块的时候,就买了一个5700块的LV包对吧。

苏芒:对。

曹星原:我还以为是五万块,那就更High了。

苏芒:那个时候嘛,很早很早的时候,那我就觉得这种情况下是非常,性格取向,就是他一定是非常喜欢新的,而且他一定是渴望以前没有的,其实一旦被创造出来了,在这个风潮,一定有很多种,其中最漂亮的一定会流行,然后再有一些一系列的,我觉得是know how的推广手段。

曹星原:推广手段和找到这个点是一点,更关键的我觉得你刚刚说的,要了解这个历史,了解它的变化,其实你仔细看一下这个时尚历史,你就会发现它有一个波浪,这个波浪还带有一点重复,循环,但都是真正的重复,八十年代,衣服很宽很大,女的要穿的很男性,很快到了90年代末,2000年,女性要强调很复古,很柔,很娇柔,现在又变了一种状态,一直在变,很快你说的,又要回到宽松的。他就是紧过了宽,宽过了紧,而且这个宽和八十年代还不一样。

苏芒:但它绝不是,你说我把这件衣服留的,留到再过五年就会时髦了,不可能,绝对不可能。

曹星原:苏芒,我还真留了一件,80年代的一个。

苏芒:那是我们珍藏的。

曹星原:不,我留了一件80年代的皮大衣,我好喜欢,可是后来没有人穿那个大垫肩,像是那个橄榄球队员那么状态,我穿到身上,到90年代就真的不好看了,我想留着,也许时潮会过来,越来越发现不行,我以后剪了做包。

苏芒:其实会流行的,但是不是那一件。

曹星原:不是那一件。

苏芒:对。所以说我们经常讲it girl,就是这样的,我们说我觉得时尚竟然是周而复始的,螺旋线上升的,我今天的牛仔裤也许留五年以后,就是最时尚的,NO,五年以后还会流行宽松的牛仔裤。

窦文涛:但那个宽松的细节上。

苏芒:但是它已经换了一个新的设计。

窦文涛:对。

苏芒:它就是一个,如果说大家再讲创新,我觉得除了科技的创新,时尚是一个创新力最强最强的行业。

曹星原:时尚同时还和当时的政治气氛,空气、文化走向很接近,复古跟当时的政治,还有开放和当时的政治。

苏芒:现在没有了,以前会有,因为以前的传媒不够发达,我觉得今天大家的发展速度,可以说今天的十年等于过去一百年的发展速度。

曹星原:但是呢,今天的传媒发达,政治风气也是同样的传播开了。都是同样在,以同样的速度在传播。

苏芒:他们一定会受我们的影响。

中国的时尚热度远远超过美国

窦文涛:你觉得现在中国在国际时尚界当中是一个什么地位?

苏芒:我们很少讨论这个问题。

窦文涛:为什么呢?

苏芒:我们的行业里只有美。

窦文涛:没有中国和外国。

苏芒:没有国籍。

窦文涛:但是你就是讲,对时尚的这种审美水平。

苏芒:我们会说,这个潮流很流行,我们不会说这个是来自西班牙的潮流很流行,没有。

窦文涛:那你说的这个话就是太限在你的专业里了,因为站在专业之外,我看到就是说,一个时尚是一个产业链,那么你是直接跟这个国际上的这种,世界这个潮流接轨的,但是我想问你的就是说,我们中国的这个时尚对于时尚这个产业认知的程度,包括一般人,像你说的这种,对于时尚的触觉,对于时尚的审美,在这个国际水平比较起来看,中国目前的水平怎么样?

苏芒:如果说时尚度的热度,我觉得肯定要超越很多国家,就是大家喜爱时尚,关注时尚,希望自己变时尚的这种需求要超越很多很多的国家,就说要大大的超越美国。如果你说行业的生产总值,要弱于很多国家,我是一个比较,我是做媒体的,我比较一分为二,我对编辑是很界定的。

曹星原:这就回到刚刚我说的这个政治环境问题,中国的时尚的消耗远远超过美国,而美国在世界上相比,跟发达国家相比,它是比较弱的,在消费方面,时尚的追逐方面消费,它其实是和美国的总体文化和政治价值是一样的,它的那个gap,全美国都穿,就是这个,到头。从老到小,它就是给美国人设计的,他就认这个,他就是要宣扬一种美国精神,其实说到最后还是有这么一个概念。那么接着文涛这个话,我其实替她回答,我知道她回答的一定相当好,只是我遇到一个,经历一个。

在加州有一些中偏上的阶层,还不是最上,经常会讨论,就是80年代、90年代经常做一些讨论,我们到巴黎去,去了以后我们一人买几件衣服,你买这个他买那个,然后拿到香港去复制,这就有意思,他要到巴黎去买,然后拿到香港来复制。前一段我到美国还有人说,现在到上海复制是不是能像当年香港复制的那么好?我觉得这个问题就非常可爱,就中国还是一个,现在还没有人到中国来买最新潮流的衣服拿到巴黎去复制,这就说明很多问题,也就是。

窦文涛:对。咱们先去一下广告,锵锵三人行,广告之后见。所以你看就说这个时尚,你像曹老师,你是讲艺术史的,我觉得刚才她讲这个时尚的嗅觉,规律跟艺术史的发展也很吻合,就是你看有些时候人家讲中国人学什么东西,有点像是嫁接的,或者像是,就是它这个土壤。你比如说你要理解当代艺术、现代艺术,实际上你需要,在西方你是要从古典绘画,从什么一路一路,你得把它整个的源流,你才能知道,它之所以发展到今天是个什么状态,同样你看时装,我现在发现,它也是一条河流,你得这个意义上来看它的变化,你要是不了解它的这个源流,像我们这个外行,突然一看只是觉得好奇怪,但是你要知道去年流行过什么,后来流行过什么,然后流行过什么,它是一个源流发展的一个结果。所以说呢,我就想到,你看美国有一个著名的艺术家,安迪沃霍尔,过去的古典艺术家感觉好像离商业时尚似乎是有距离的,但是我就记得从他开始,他就非常积极的参与一切的时尚派对,我们还有照片,你看就是美国艺术的一个代表人物,你看,他参加这种,你看这是史泰龙,就当时的这种名人派对,他就是倡导这种商业、时尚与艺术的结合。你看,这是当年美国有名的派对,巧得很,我也可以给你看一个,这两天伍迪艾伦的一个电影,叫《咖啡公社》,里面也是展现了一种名人时尚纽约的那种派对的场景,咱们可以看一下。

苏芒:摘掉有色眼镜名利场就像电影一样美

你看,伍迪艾伦的电影里经常展现这样一些,我觉得你常在其中的名人社交派对。

苏芒:名利场。

窦文涛:是吧,你在其中你有什么感觉?

苏芒:我觉得如果你带着有色眼镜去看名利场,你看到的就是虚荣、浮华、纸醉金迷,如果你摘掉你的有色眼镜,你看到的是什么,美,这些人全部都是又美又有名又成功的人,那也是一个圈子,他们也有非常屌丝的时候,想要走上这个圈子的,就说你如何,我觉得有两个,我以前写过一篇文章,我讲很多人对我们的圈子充满了一种敌视,然后一种误解,其实你过来的时候,你去以欣赏美的眼睛,发现美的眼睛去看的时候,就跟你看伍迪艾伦的电影一样一样的,如果你再有一点头脑,你仍然可以在非常social的,没有太多养分的交谈机会之中得到很有收获的交谈。

窦文涛:但是这种场合上会不会,比如说谁穿的不合适,就会成为大家的一个玩笑呢?每个人都穿的特别好嘛。

苏芒:这要看你的修养。

曹星原:应该是。

苏芒:如果你没有修养,你可以去找一个修养很好的造型师。我觉得就是,任何一个场合,我们都不能over-dress,不能穿的太过,但是也绝对要尊重这个场合的一个着装。

窦文涛:是。

苏芒:也不能穿的太特意。

上一篇:刘炎焱、许子东《锵锵三人行》:从《百鸟朝凤》制片人下跪谈文艺片的出路
下一篇:马未都、余世存《锵锵三人行》:什么样的公众号文章受欢迎
王蒙、许子东《锵锵三人行》:在新疆的生活让我变得乐观

王蒙、许子东《锵锵三人行》:在新疆的生活让我变得乐观

许子东《子东时间》:“政策问题”到底是什么问题?

许子东《子东时间》:“政策问题”到底是什么问题?

复旦大学《星空讲坛》:梁文道谈常识

复旦大学《星空讲坛》:梁文道谈常识

蔡康永《周二不读书》:诺贝尔文学奖得主(莫言)访谈

蔡康永《周二不读书》:诺贝尔文学奖得主(莫言)访谈

《圆桌派第三季》亲戚:过年需要亲戚吗?

《圆桌派第三季》亲戚:过年需要亲戚吗?

许子东、陈丹青《锵锵三人行》:胡适与五四运动的起源

许子东、陈丹青《锵锵三人行》:胡适与五四运动的起源

已有0条评论,期待您的留言!

昵称 *
邮箱 *
网址

报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