核心提示:本期节目窦文涛与马未都、延参法师谈僧人,信仰的问题,马未都表示,遁入佛门还是应该跟社会上有所区别,延参法师说个别寺院卖高价门票伤透和尚的....
核心提示:本期节目窦文涛与马未都、延参法师谈僧人,信仰的问题,马未都表示,遁入佛门还是应该跟社会上有所区别,延参法师说个别寺院卖高价门票伤透和尚的...

核心提示:本期节目窦文涛与马未都、延参法师谈僧人,信仰的问题,马未都表示,遁入佛门还是应该跟社会上有所区别,延参法师说个别寺院卖高价门票伤透和尚的心,窦文涛更问延参法师,和尚见了女色没感觉吗?延参法师称是有一个信仰依托在。

窦文涛:《锵锵三人行》,今天来了一位方丈,但是我是主持,您是著名的闻名遐尔的延参法师。

延参法师:你这叫抬举我,我闻名遐尔我还能闻名过马老师吗?

窦文涛:马老师最近虽然得了个十大节目什么奖,但是我看在某些方面名气不如你。

马未都:不如不如。

窦文涛:你是和尚里头上电视最多的,算吧?

延参法师:有可能吧,上电视最多的应该是唐僧。

马未都:那都是扮的不能算。

延参法师:再就是马老师。

窦文涛:您倒是把自己抬的不低,你跟唐僧一个待遇是吧。

延参法师:我这些年对文物有那么多的认识,我几乎都是在看马老师节目。

窦文涛:你看他这和尚很有道行,一见面把这屋里每一个人先夸一遍,这是和尚的生存之道。

延参法师:你看马老师我们不可否认,我们两个都是看他的节目长大的。

马未都:我不看我也能长大。

延参法师:学了很多。

窦文涛:我倒是看您的电视看年轻了,因为没见过猴子爬满和尚肩头,这个他人没来,先在我们节目里出了一回,咱们也得跟有的观众来看看,一看你就想起这延参是谁了,我们可以看一小段。

窦文涛:法师,法师就这一段视频一举成名,这家伙,但是这个有人说你这个和尚不像和尚。

延参法师:有人说这猴子是导演安排的,有人说这猴子,能养野生动物吗?所以说这个非常善待这个新媒体时代的到来,网络时代的到来,有些人因为一张照片或者说。

窦文涛:有些人没穿衣服的照片。

延参法师:那些谈话是多余了,因为是一段视频或者是一段蹩口的方言,那么延参法师集合了这么多优点,被这个时代被大家所认识,应该是感谢的。

窦文涛:法师是个特别开心的人,感觉是什么都能聊,所以我们也就不忌讳,我们跟法师说说,就说你整天上电视,写这么多的书,然后还要卖萌,而且这么多的社会活动,您还是一寺的方丈,那佛教这和尚不是要修行吗?您是要修净土宗还是禅宗?

延参法师:禅宗,刚才你提到一个出家人要修行,修行别人问我说延参法师什么是佛法?佛法应该是生活的方法,从生活当中活出来,活一场豁达,我们经常提的一个叫正能量,什么是正能量?就是在烦恼当中活出来,正面积极的对人生的一些苦难。

窦文涛:您平常在庙里不需要打坐吗?

延参法师:每天都要坐。

窦文涛:这现在也在坐。

延参法师:红尘纷扰,你自己保持你自己内心的那份安静,那份安心,其实我是一个真的是一个特别幸福的人,刚才你提到了我写过许多书,那么我在寺院里小和尚问我,说师傅为什么还要读书?好辛苦,我说你就知足吧,再过十几年你要想出家都要过英语四六级,这就是一个时代的特征,我跟僧人提出来一个要求就是修行阅读和写作,有人说延参法师为什么老去大学讲座?那么一个僧人不讲座讲什么,有人说延参法师你为什么老讲人生,那么不讲人生讲什么?那你为什么老讲生命?那生命我们活什么?我们活的就是个生命,从生命当中经历,经历这些荣辱沉浮悲欢离合。

马未都:我能听出来延参法师他有一套很完整的系统,我刚才草草翻了一下他的书,他的书跟我们常见的过去的书有些很多不同,他都是一段一段的警句式的,这种警句式的它又不是我们常见的那种格言,诘屈謷牙的,不好意思在人跟前说的格言,他这每句话都是普通的大白话,我们随便一翻就能看到他说的这种就是家长礼短的话来解你的心结。

窦文涛:那法师我要说了,也有人说你写的这个书水平不高,说的是心灵鸡汤的程度。

马未都:鸡汤就够了。

延参法师:出家人吃素,就免了鸡汤了。

马未都:蘑菇汤。

延参法师:应该是一种励志,有些人说延参法师我最近生活压力大,工作压力大,又是房子买股票套住了,买楼房楼房套住了,买什么,什么套住了,我说一定要善待生活当中的这些问题,其实这些并不是生活的烦恼,它就是生活的内容,不能把生活的那些内容当做生活的烦恼,有人问延参法师我奶奶最近死了,好伤心,我说我奶奶早就死了,谁家一百年不死个奶奶呢?那么生活当中的烦恼它是生活的内容,一定要正确的面对。

窦文涛:你都那么开心吗?你一个人的时候没有烦恼、发愁的时候吗?

延参法师:寺院里的小徒弟很多,我也是很生气,他们有一个小和尚也偷偷的玩个游戏,当我发现以后我也是很生气,但是我发明了一招,拔网线,半个小时拔一下,结果跟很多小徒弟,跟很多小徒弟成为对立,我就发现这不行,单纯拔网线是错误的,应该把他组织起来写写博客,写写微博,大家学习,一个僧人假如说没有一个阅读的好习惯,没有一个写作的好习惯,不用说僧人,你就在社会上一个普通人你要不多读书。

窦文涛:小和尚网上写博客 窗口跳出美女怎么办

窦文涛:但是法师他有一个,就是过去要是老的佛教的一个其中有一种讲法,就感觉就说这个人不能都上网或者在今天的十丈红尘里又到这作报告,大街上什么都看,说因为你还没有定力,这个佛教里讲叫五欲六尘,这个五欲六尘你没有定力的时候你接触这些东西,你这个心就很难能够安静。

延参法师:你提到的这个问题其实是很关键的,真正是这个网络时代和新媒体时代对这个佛教文化的发展和普及它是提出了一个巨大的挑战,就说目前的僧人该怎么做,目前的佛教文化的方向,传统文化的方向该怎么做。

窦文涛:你小和尚上网写博客,弄弄跳出个窗口他就看美女去了,那都是穿衣裳那么少的,这个小和尚越看越着急。

延参法师:这个你倒不必要担心。

窦文涛:为什么?

延参法师:为什么呢?他有一个起码的一个信仰,这个我很乐观,这个时代什么样的僧人才算是合格的僧人?不光是从道德上修养,还得有一个良好的素质,并且还要有个文化学识,所以说现在寺院也非常重视外语的普及。

窦文涛:还学外语?

延参法师:前几天有一个电视台找我,说延参法师我们想开档外语节目,希望你参与,我说我的老天爷啊,我30年前都没学好,我现在现学来不及,所以说时代在进步,不光是给这个当代的出家人,就给我们80后,所有的年轻人也是提出了一个巨大的挑战。

马未都:遁入佛门还是应该跟社会上有所区别

马未都:但是宗教中很重要的一点就是他固守,这是很重要的,如果你不停的随着这个社会而变,我觉得经过一段时间以后他很多内容就会相关的就会有所改变,所以我倒是觉得你既然入了佛门,那就应该守佛门的戒律,戒律很重要,而不是说你要去多读什么,你比如我觉得不一定每个人就非得上网,非得去学这个外语,如果说我今天在社会上混,那肯定这个很需要,他是一个工具,但是你遁入佛门的时候我觉得应该还是跟社会上有所区别。

窦文涛:是,所以说我们外人,我们这个外人反倒经常会觉得说这个和尚他不应该整天在我们眼前晃。

马未都:你比如我举个例子说,我们能看到的,我们是作为非佛教徒,我们是在外面的人,看得很清楚,中国的佛教徒比日本的佛教徒走到都快,这是个很简单的事。

窦文涛:为什么呢?

马未都:他修行不一样,你到日本去看,所有的佛门弟子走的都特别缓慢,那个是跟常人是完全不同的,那么这个社会的不同是他跟社会的隔绝。

窦文涛:所以您看这个就是咱们中国人,人讲是太会变通了,就是这个因时而变,与时俱进,特别是你看禅宗,您是禅宗,禅宗尤其是个叫如人饮水冷暖自知,但是他也可以说给骗子大行其道提供了很多依据,那简直就是酒肉穿肠过,佛祖心中留,你怎么着都可以禅宗一下,你说我们怎么知道。

延参法师:佛教协会对这个当前的僧人管理是非常严格的,有些网上你看冒出一些假僧人来其实是外行世俗老百姓不好分辨,其实佛教协会抓得非常严。

马未都:延参法师是这样,就是比如我们说第一件事,您刚才说有人冒充和尚,这个我们都看到新闻报道了,抓住了,确实是冒充的,那么第一个他为什么要冒充?就是他有冒充的可能,他就是发现你比他有漏洞,他冒充进去他会获得相应的利益,这是冒充的第一个目的,那么我们看到这个事就是今天佛教他很希望就是弘扬佛法,那么很多人会利用这件事,我所接触的人,我去到我们不去点名去说某一个寺院,我去的时候是专门通过关系衔接的,我去的时候是下午五点多钟,为什么要这个时间进去呢?就这个时间院子比较静,游人比较少,所以给我的感受是非常肃穆的,但是陪着我的这个小和尚他就比较着急,他着急就催我,他说我们都快下班了,他说这个话,所以这个话当时对我的触动非常大的,因为我觉得在这样的场所中他们还不如我们虔诚,我想这么大的一个佛教界有这种,就他比较年轻修行不到,还没到修行的时候。

延参法师:需要劳烦方丈来教育的。

马未都:对,教育,你为什么要教育他呢?为什么就是我们年纪大的人就是我们有时候能看出来这个修行面相能看出来,我到日本的时候我就相信这一点,因为我看到一次有六十多个僧人从这个寺院出,就是在寺院里走动去吃饭,面相一致,当时让我震惊,就这些人全是修行修出来的。

窦文涛:相由心生。

马未都:对,他所有人都趋向于一致的时候你心里给你的那种震撼,就是宗教给你的震撼是完全不一样的。

窦文涛:你看我们延参法师这模样。

马未都:对。

窦文涛:也是他修出来的。

马未都:那肯定的。

延参法师:我就天生长得难看。

马未都:跟难看没关系,就是您是一个非常祥和的人,就是无论是。

窦文涛:内心的快乐写在脸上。

延参法师:那么2013有网友把我的照片贴到门上了,小徒弟说,师傅为什么他们要把你贴到门上,我说贴哪里贴哪里吧,因为长得难看。

马未都:只能看门。

窦文涛问延参法师:和尚见了女色没感觉吗

窦文涛:法师上综艺节目你可以看看咱们法师走秀的亮相的视频,这个你瞧瞧。法师还是看出点腼腆。

延参法师:小徒弟也紧张。

窦文涛:法师我们确实就很好奇,就说和尚见了女色没感觉吗?

延参法师:他有一个信仰寄托之处。

窦文涛:这个信仰有多结实呢?

延参法师:大家一定要相信这个信仰它是一种力量。

马未都:我相信,信仰是一种力量,问题是,是不是每个人都有信仰?是这个问题。

窦文涛:你比如你刚才讲到日本的这个。

马未都:对,我非常相信信仰的力量超越一切。

延参法师:个别寺院卖高价门票伤透和尚的心

窦文涛:再有一个我请教一下,您觉得这个庙能不能卖票?

延参法师:这个寺院有个别的高价门票可以说伤透了和尚的心,由于历史的原因有些门票还挺高,所以说这个门票的的确确是个历史问题,有很多这个现在可以乐观的来看有一些地方大家已经觉醒了,已经在认识了,既是说寺院的门票一定要减免,一定要把寺院还给老百姓。

马未都:关键我倒觉得收不收票不是最重要,重要是那钱哪去了,这是最重要的,你利用佛教圣地,利用宗教的情怀你把钱弄完,那个钱没有监督,我不相信今天的所有佛教门口收的钱和尚们也没收到,谁也没收到那钱哪去了?主要这个问题,其实作为信徒们愿意掏一点钱,如果说你这个都是香火钱,他不是太在意,在意的是这钱没了,不知道哪去了。

马未都:总强调自我保护意识 是社会的失败

延参法师:你看社会在发展,他会出现这样那样的问题,包括一些历史的问题,我抱着一个乐观的态度就希望我们越来越,也更希望大家提高一下自己旅游常识,学会保护自己的权益,到有些个别地方尽量不烧高价香。

马未都:延参法师说的多少都有点像领导说的,要有保护自己的意识。

窦文涛:他是沧州佛协主席。

马未都:我认为一个社会的最舒服的状态就是每个人没有保护自己的意识,就是你没有意识你可能活的很好。

延参法师:那是一种梦想。

马未都:不是梦想,就是您老强调自己要有一个自我保护意识,实际上我觉得是社会的一个失败。

延参法师:特别是马老师的文物多。

窦文涛:像僧人四大皆空。

延参法师:你看别人问我延参法师你怎么老上电视或者经常上电视?怎么还参加一些个别的娱乐节目?那么这正是一个简单的问题,目前一些电视为传统文化开辟的这个节目。

马未都:太少。

延参法师:太少,所以今天接文涛的发力,呼吁一下希望更多的多播出,多制作一些有利于全民素质提高,有利于全民道德提升的这种传统文化节目,所以延参法师方言再重我努力学好普通话,我也要当这个主持人。

窦文涛:这个延参法师我也听说了,说这个佛教界跟这个人间也一样,比如说有的和尚信众多,有的和尚名气大,就像你这么红,这个其他的有僧人会嫉妒的,你没感觉到吧?

延参法师:这个我倒真没感觉到,我其实特别感谢我自己生在这个时代,本来卖不动的书也卖动的,本来我的画也卖不动的也卖的,不是卖,就支持公益慈善方面也很顺利,就我就希望能对这个佛教文化的推动能为这个佛教公益慈善的推动尽我这个废物利用,就说佛教文化迎来了一个很好的春天,可以说传统文化迎来了一个很好的春天,大家都在思考方向在哪里?如何传播?如何找到恰当的这种手段和方式,如何运用好新媒体,运用好电视,运用好纸媒。

窦文涛:你在这个运用的同时会不会迷失了?比如说大家对释永信的担心就是这种担心,你要来宣扬佛教。

延参法师:我打断你一下,虽然导演没同意打断。

窦文涛:我同意,我同意。

延参法师:我打断你一下,就说永信法师也是一个推动寺院减免门票的一个,大家一定要理解永信法师,对我们来说他是一个名人,其实他也是一个普通人,有些时候显然有些无奈,或者说有些为难,但是我相信永信法师也是一个努力的人。

马未都:但是在我们这种非教徒中看,他有一个很重要的宗教含义,就是宗教中很重要的一点是非功利性,这是宗教的一个典型特征,如果宗教有了功利性那我们就可以视为不是宗教,那么今天的这个就是以我的朋友当中我很多朋友,我估计你也有很多朋友,家里也是供奉佛像的,其实我看到这些朋友我倒反而觉得他们很少有功利性,如果你说他有功利性他也是寻求内心的一点安定而已,但是我们今天看到社会上的很多功利性就是过分强调他的这种功利,所以我觉得从这个角度上讲,不利于佛法的更高等级的弘扬,我说的是高等级的弘扬,我们还是希望,刚才一开始我就说了,我坚信人信仰的力量,信仰的力量是什么力量都不可以摧毁的,但是关键我们能不能。

窦文涛:很多到庙里烧香的我觉得他不是信仰,他是买卖。

马未都:他是临时抱佛脚。

窦文涛:他是跟佛菩萨做买卖,让我升个官,让怎么得个孩子,我给你捐多少钱,我给你烧个香,你对这样的心理怎么看?

延参法师:不光是这样的心理,现在这个佛教文化面临着它和这个经济社会的接轨,一种这种接触,他不可避免的不可能脱离这个时代,在这个时代的经济高速发展,那么有些资源是受到困扰的,受到巨大困扰,所以说我还是一种很乐观,我相信会找出办法来解决,我在这里还是表明我的态度,我希望和睦相处,友好发展,给大家带来一种祥和,不要给这个社会添乱。

窦文涛:这个信仰的这个力量能够在多大程度上跟人的欲望相抗衡?

延参法师:首先要确定信仰,信仰他是神秘吗?佛教文化并不是神秘,什么是禅?禅就是一种生活的进行时,从生活当中活出生活的智慧,活出人格的圆满,向人道德去叩问,然后达到一种道德的升华,这就是禅。

马未都:延参法师主要就是熬制蘑菇汤的,心灵蘑菇汤,鸡汤肯定不行了。

窦文涛:会不会有人会觉得好名,比如说修行佛教的人就是喜欢向您这样出席这么多节目,成了名人,这个没有问题。

延参法师:我已经快50岁了。

马未都:名气对延参法师不重要。

延参法师:希望生在亚洲埋在欧洲

延参法师:我自己就在想,这十年时间写写书,后来十年时间到世界各地去转一转,生在亚洲,埋在欧洲,做一个拥抱地球的人,来一趟人间不容易,大家要珍惜,要善待每一个。

马未都:您那我都比较明白,但是我觉得最重要一点还是宗教人士一定要有高于百姓的一点,这一点就是精神的一个追求,这一点是不能混同于普通百姓,不能随便去解释的,就是我精神层面一定要有一个最高的信仰,这个信仰不可撼动。

窦文涛:这法师弄这么多的钱,他全是为捐给白血病治疗。

延参法师:我弄多少钱。

马未都:捐掉捐掉。

上一篇:陈平原、许子东《锵锵三人行》:谈金庸武侠小说
下一篇:《锵锵三人行》:郭敬明谈文学创作与个人生活
王蒙、许子东《锵锵三人行》:在新疆的生活让我变得乐观

王蒙、许子东《锵锵三人行》:在新疆的生活让我变得乐观

许子东《子东时间》:“政策问题”到底是什么问题?

许子东《子东时间》:“政策问题”到底是什么问题?

复旦大学《星空讲坛》:梁文道谈常识

复旦大学《星空讲坛》:梁文道谈常识

蔡康永《周二不读书》:诺贝尔文学奖得主(莫言)访谈

蔡康永《周二不读书》:诺贝尔文学奖得主(莫言)访谈

《圆桌派第三季》亲戚:过年需要亲戚吗?

《圆桌派第三季》亲戚:过年需要亲戚吗?

许子东、陈丹青《锵锵三人行》:胡适与五四运动的起源

许子东、陈丹青《锵锵三人行》:胡适与五四运动的起源

已有0条评论,期待您的留言!

昵称 *
邮箱 *
网址

报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