核心提示:徐浩峰讲,做电影《师傅》的时候,我还是按照世界公认的大众电影的标准去做的。我讲的是一个道德的故事,讲的是一个信念是否动摇的故事,然后就是....
核心提示:徐浩峰讲,做电影《师傅》的时候,我还是按照世界公认的大众电影的标准去做的。我讲的是一个道德的故事,讲的是一个信念是否动摇的故事,然后就是...

核心提示:徐浩峰讲,做电影《师傅》的时候,我还是按照世界公认的大众电影的标准去做的。我讲的是一个道德的故事,讲的是一个信念是否动摇的故事,然后就是因为我觉得中国现在的电影它如果是按照电影史的标准来看,就是很多的赚了钱的电影它其实呈现的是一个小众电影的形态。

徐浩峰:很多赚钱的电影呈现小众形态

窦文涛:《锵锵三人行》,徐浩峰师傅还在这儿,徐浩峰的这个师傅。我跟你说,我们节目有的时候宣传电影拉来明星是为了抬升我们的收视率,但是呢有些时候是我们觉得宣传宣传这个电影,这个电影就希望它能有更高的票房。你说这个电影在您本人的票房史上已经算是。

徐浩峰:已经算是我的最高了。

窦文涛:到现在有五六千万。

徐浩峰:对。

窦文涛:五六千万,至少不亏本了。

徐浩峰:是是。

窦文涛:对吧?但是你心中有没有个期许,希望它本来应该高一些。

徐浩峰:就是如果再高呢,我下一步电影能顺利一些吧,所有的导演都会这么想。

窦文涛:那你看,有的时候你像冯小刚,他觉得自己认认真真拍一个电影,票房上没有一个支持,他自己心里你觉得就有个气。我不知道你心里会不会有点寒心?

徐浩峰:寒心其实谈不上吧,因为我们这种就是稍微有点探索型的,其实最重要的不是观众,而是投资方,就是人家能够违反常规,然后能够投资给你。你主要是觉得能够对得起人家就好。

潘采夫:像徐老师这种,这是第二部电影公开发行,对吧?第二部电影在大院线能拿到五六千万,而且从放到长远来看是赚钱的电影,这对投资人已经有很大交代了。

窦文涛:这里你看就说明人各有不同。

潘采夫:对。

窦文涛:为什么我就觉得挺好看呢,但是为什么好像票房上也没有几个亿呢?

潘采夫:好看的电影票房都不高啊,你看2015年的好电影什么,一个《勺子》、《师傅》,就我们觉得就比那些《煎饼侠》、《捉妖记》好看太多了。但是,评价的体系是不一样的,我觉得文涛老师你可能跟90后的小青年什么之类的影迷应该是,他们的爱好我觉得你要是给他做一期节目,你就听着特别奇怪,那才是主流的,我们是被时光抛弃了一点点的观众实际上。咱们不怎么去看电影,看得少一些。

窦文涛:可能这个里头是不是需要有一点文化背景,就比如说。

潘采夫:有门槛。

窦文涛:民国时候的这种武行,包括对于过去的这种武林人物的一些了解。

徐浩峰:这个其实都是顺带而有的,就是一个商业电影里边有些知识点它是一个商业电影里的必需。然后,我做这个片子的时候,我还是按照世界公认的大众电影的标准去做的。我讲的是一个道德的故事,讲的是一个信念是否动摇的故事,然后就是因为我觉得中国现在的电影它如果是按照电影史的标准来看,就是很多的赚了钱的电影它其实呈现的是一个小众电影的形态。

窦文涛:赚了钱的电影呈现的是小众电影的形态?

徐浩峰:对,它反而是一个小众电影的形态,就是说它是,因为这如果是大众电影的话,就是你一定要做道德,做信念,就是你一定要做一个基督教价值体系里面的一个东西。这样你才是一个大众电影。

窦文涛:就像好莱坞的那种主流商业大片?

徐浩峰:对对对。

窦文涛:它有价值观?

徐浩峰:就是哪怕我们不走那个价值观,它也是你这个社会的,成年社会的这个中产阶级的成年人的一个价值观,它作为一个大众电影。它虽然里面有年轻人的因素什么,但是现在呢我们的这个价值观和游戏程度它其实脱离这个,这你其实是一个小众电影的标准。所以,在中国你只有做小众电影才能赚大钱,这是现在的情况。

徐浩峰:好莱坞电影人想赚大钱 发展大众电影

窦文涛:你就像最近这个《太子妃升职记》,我觉着这火的这个程度,可是你就会发现它里边的一些方法。

潘采夫:你还看《太子妃升职记》这个?

窦文涛:对,《太子妃升职记》现在就很火,我有时候觉得就是你这看怎么说,它的这种就是说比谁穷,反而成了一个槽点、笑点或者说吸引点。有的时候真像你说的,这好像是某种小众里边的那种。

徐浩峰:它小众等于有几种,一种比方说文化高端的,那是一个小众;另外一个小众就是它也有快感,但是它那种快感它一定是一个自毁和反文化的一个快感。就是这个你如果从电影史上来看,它就是等于就是说最早美国,到美国。美国这个电影它一开始的时候它有文化的人是不看电影的,一看电影是觉得降低身份。我昨天晚上看了一个电影,我就没办法跟朋友相见了,所以是什么人看电影呢,就是当时是不会讲英语的,然后比较贫困的外来移民,然后经济上很困顿,而且没有正常的家庭。就是说这样的一个等于被社会剥削的这样的一个边缘的人群在看电影。所以,他们的那个趣味就是要有反文化,要有自毁性的,这样他们才能获得快感。但是后来这个好莱坞,就是美国的电影人他觉得不行,这样子这个电影永远赚小钱,你这个有文化人不看电影这怎么办?所以说,我觉得一定要把它的价值观不是毁灭,而是建立,然后要扩大到让知识阶层,让稍高一些工薪阶层来看电影,这样大众电影才发展起来。

窦文涛:它这有点意思,所以我现在总觉得就是你对所有广受人欢迎的东西也不能轻易小看,它必定也有它的原因。

潘采夫:所以我们可以给徐老师出个招,就是你下一个电影在不损害品质的情况下,你学冯导,把吴亦凡和李易峰给邀请来,就是演宋洋那角,出现几分钟就长一个亿,因为对商业电影这个是有规律的。哪个,李宇春加进来大概能加一个亿,吴亦凡加进来能加1.5亿,那您来几个配角是这样的话,再加上几个演技特别好的一搭,又不伤害你电影的,我估计你《师傅》要是加进《老炮儿》那俩年轻人,长一个亿问题不太大。

窦文涛:你甭说《老炮儿》了,就上个礼拜我们节目请吴亦凡做了两集,你知道平常我们那官方微博最后留言也就一百多,这吴亦凡一来几千,而且你知道它自成一个群体,这些群体你知道它互相都很注意。比方要是有人骂了句脏话,马上就会有人说,这有凡凡的粉丝,不准骂脏话,我们要维护凡凡的好形象,我觉着这好玩。咱们现在别聊小炮儿,咱还是聊这个《师傅》,《师傅》我觉得就是应该,我们虽然是马后炮,但是也要给它宣传一下,放放宣传片。

徐浩峰:拳脚比武较兵刃比试更易死人

窦文涛:这次就是我说还是这个械斗别开生面,过去的比武比的是拳,还是比的是这个家伙?

徐浩峰:就是以前其实正式的比武呢都是比兵器,然后这样子,因为比拳一定会死人。

窦文涛:比兵器不会死人?

徐浩峰:反而不会死人。

窦文涛:为什么?

徐浩峰:因为这个好控制,就是你能受一点皮外伤,然后事先我们有一个默契,就是不往要害上捅。

潘采夫:见血就停了那种。

徐浩峰:人就死不了,但是比拳呢,因为它这个距离太短,然后凶险性大。因为这是历史验证的,就是说在,因为国民党它蒋介石这边建立民国政府,然后定国度为南京之后,他首先办了两件事情。就是国民党办了武状元的科举,那就是当时全国的武术家的这个国考,一共办过两届。国考是有拳斗,也有械斗,当然械斗不会死人,拳斗也会有死人的情况。

窦文涛:而且这次我看你就是,徐师傅是动作指导本人,但是你说这个很多咱觉得非常实在的这种对打,我有点不太懂。它跟擒拿有什么不同?

徐浩峰:它就是因为以前有句话叫好拿不如乱打,他就觉得你把我拿住了,但是我这个脚可以跺你的脚指头,我这一顿乱打。是因为有很多的民间谚语它都是被这个武术人自己传出来的,它传出来之后,起到一个屏蔽技术、误导众生的作用。因为这个武术打一次其实技术就外泄了,然后中国武术的这个特点就是,或者说它什么是黑手,黑手就是连拿带打。你看就是这个拳击最大的,你像拳击比如有一个犯规动作,你哪怕是阿里,拳击一定是实验室似的,要不然那就没法打,就是你的拳头过来之后,我这个手一上来,我把你的拳头扣在我的肩膀上,然后这个拳头。

窦文涛:这就连拿带打?

徐浩峰:这就连拿带打,这不行,这就是犯规的。然后,还有像泰森似的,你这个胳膊一过来,然后我一下把你的肘部抄住,你就动弹不了了,然后抄住之后,我把你像往这儿拉,拉住之后,这拳头再打,这两边受冲击,人一下就得内伤了。这都是拳击的犯规动作,然后所以有人呢问我说什么是八卦掌,我说你把历届拳王的犯规动作集中在一起就是八卦掌。

窦文涛:瞧瞧。

潘采夫:最黑的一种掌法了。

窦文涛:不犯规,中国人赢不了。

潘采夫:那搞的小动作。

潘采夫:民国时期或是武术的黄金时代

窦文涛:你刚才讲到的一点又让我想起这个电影里的一个讲究。就是说中国的老规矩里有没有特黑的地方,你比方说这个电影里提出一个命题,就说天津过去这个武行不教真的,这个开个武馆,说一辈子最多只教俩真的。

徐浩峰:对。

窦文涛:真是怎么意思呢?

徐浩峰:意思就是说是我教你这个就是教你杀人,就是说一个大班有十个学生,各个最后都成为凶手了。

窦文涛:不,那人这徒弟拜这您师傅学了这么多年,您都给人来假的?

徐浩峰:不是,也是强身健体,然后培养意志,但是江湖黑手我一定得教给厚道的人。然后,其他的这个一看他就将来会是亡命徒这种,这种人你就不能教他。

窦文涛:你觉着这算坑徒弟吗?

潘采夫:我觉得徐老师这个。

徐浩峰:这个除了,因为我们现在很难理解,就是以前的这个民国和清朝的社会是什么社会呢。就是说它等于是一个武术里没有掌门人,但是大家族、大户里边一定有掌门人,掌门人意味着什么,就是最大的财富给你。你其他的弟弟妹妹都是分很少的钱,这样我才能够保证你这个家族的一支独大,一支独大所有的财产都在你这儿,一支独大,这个家族能够兴旺发达。你要不然上一代好不容易弄一个家业,你七八个儿子一分,你们家就垮了。所以,它整个从民间这个家庭的角度,它都是要保证一支独大的。所以,真传两人,这个跟,它是一个社会普遍的意识,这不单是武行,包括这个我做一个烤鸭店,我做一个丸子,我烤肉,我最后的那个配料的绝活也是只传一到两人。

窦文涛:哦,这玩意儿有点单传的意思。那它跟咱们现在讲究的要普及,它就是背道而驰的?

徐浩峰:咱们普及呢是,对,普及是因为在片子里边为什么会提到这个你们不教真的,普传,那是因为当时国家有危机,所以它这个武术家要有看我能不能训练军队,报效国家,这样就意味着你要把东西教给军队。那我既然可以教给军队,那我为什么不能教给都市里好武的年轻人。所以,它会存在这么一个,它其实是一个道德和违反传统的一个困惑,就不是一个简单的说我藏着掖着。

潘采夫:是是是。现在要是想起来,发现民国不仅是说人文思想的黄金时代,其实它对于武术来说也是古往今来可能最大的一个黄金时代。那个民国这个朝代消失了,整个武行这一块也消失了,是不是可以这样说?

徐浩峰:是是。

潘采夫:包括您说的那个唐朝的时候,人尚武,但是很多时候,你比如是宋朝什么之类的,明朝,它会收兵器的。你不能练武,你要教长的。

窦文涛:禁武。

潘采夫:禁武的,可能民国是一个特别特殊的对武术的现象,也是我们特别怀念民国。

窦文涛:就是其实民国从某种意义上讲,也很容易被误读,这你得多方面看,它某种角度上讲也是很糟糕的一个时代,内忧外患。可是呢又有一种特殊的魅力好像是,那是不是说今天没有高手了,就比如说像尚元祥形意门的这些,没有这个李存义这样的高手,肯定没有了?

徐浩峰:就是还是有。

窦文涛:有?

徐浩峰:有,但是就是去访吧。

窦文涛:在民间肯定有?

徐浩峰:王家卫已经访到了。

窦文涛:王家卫访的谁啊?

徐浩峰:他的纪录片里有,就是他是等于普遍摸了一下底,对。

窦文涛:你说,这就是小男孩的问题了,咏春拳厉害,还是形意拳厉害?

徐浩峰:王家卫组织过这种比武,那我就到时候我再问问他吧。

徐浩峰:李小龙是“体面人” 不能参加比赛

窦文涛:他选这个廖凡演这个主角这《师傅》听说还有个原因,说廖凡长的像李小龙。

徐浩峰:对对。

窦文涛:所以我现在不禁要给大家看看一个图,就是李小龙的寸拳,咱们可以看一下。你看,就是连带着这个电影里表达的一些哲学,包括李小龙,我们就有一个问题。像去年李小龙好像是冥诞多少年,是吧?那个时候你知道吗?李小龙是我心目中的英雄,可惜那个时候我看到一个中国的留学生写了一个黑李小龙的一个文章。但是他里边说的有些逻辑呢也让我不知道有些该怎么聊,就是他比如说,他说李小龙到现在传的那么神,但是并没有他真正跟任何一个算得上高手的人。你比如说他没参加过正式的格斗比赛,也没有这种记载,只是有一些传闻,比方说跟那个罗礼士,美国那个空手道冠军,在拍电影的间隙好像是比过,比完了之后,罗礼士就表示说跟李小龙动手无疑自杀等等。好像还说当年碰见一个少女,为了个少女打走了几个流氓。他说但是这些东西真伪很难确定,就是说这篇文章等于提出来就是说,中国武术很多人都是这样,说你到底打过谁。如果你真是为了宣传中华武道,那么最简单的方式,你李小龙参加一个比赛,这不是能最好的把中国武术传遍世界的方法,但是你为什么从来没有?

徐浩峰:他是,他不能参加这个武术比赛,什么原因呢?就是因为他当时已经创立了自己学术的体系。

窦文涛:截拳道。

徐浩峰:因为在民国延续到这儿,习武的人是体面人,然后你让习武的人去光着膀子去参加外国人的这个,他觉得这是降身份的事情。所以,李小龙当时参加美国的空手道比赛的时候,他是以师傅的资格和身份去参加的。然后,参加的时候,因为空手道它是东方文化,就是他说你这师傅级别的人,我们就别撸开膀子去打了,但是呢师傅之间是有师手的,北方管这个叫打手,他是跟那些人都试过手的。然后你看包括这个寸拳也是一样,就是说你,就是他能这样子跟你打出去,他是这个寸拳的道理其实因为这是北方的门派,包括南方都要练的,它是一个武术基本的。它是比方说,它不是说我只打这一寸或者说我有电击,别人解释甚至有外观解释成生物电,你看比如说一般人打拳怎么有力量呢?我利用这个幅度,我这个胳膊的幅度。然后再强一些的人我这个胳膊的长度可以延续到我后边的肩胛骨,然后这样我运动起来,我有一个力臂,我这个力量去打。但是李小龙他们练,就是武术为什么要站桩,还有咏春为什么要练小念头。就是好像我这个只是动了这么一点,我完全没有运动的长度,但是其实呢我练的是从我的这个腿到脊椎,到这条线。我把这个线练出来了。所以,你看着好像我只动了这么一点,但其实我是从腿到这儿,这么一个长度,我这个长度比你这个抡胳膊的长度还要长。

徐浩峰:力学这是一种。

徐浩峰:对,这个说破了就是这个,但是呢都知道这个道理,但是你谁能把它练出来,所以这个就是你能把这个练出来,就可以登堂入室,你有这个继承权了。

窦文涛:你看还有人讲叶问,这都现在都是中华民族的英雄了,但是呢也有人,就黑的这个人就说了,那叶问到底有没有打过日本人?有没有跟谁正式交手比赛的这种可信的记载?

徐浩峰:叶问的战绩就是也是因为叶问是一个师傅辈的,所以叶问一到了香港之后,就是他自己是不能跟人比武的,大家把脸面都撕破了,以后我要立咏春怎么立。就是过年过节的时候,这都是被你伤害过的人,然后所以他就培养出来一个徒弟,这个徒弟叫黄淳梁,黄淳梁在两年里边就轮番挑战香港的武馆。

窦文涛:就跟这电影里说的似的。

徐浩峰:然后就是因为大家不知道咏春是什么,然后你有一个徒弟,挑战获得成功了,然后我们认可,从此有咏春,有叶问。

徐浩峰:以前官员进入民宅不能穿官服

窦文涛:那这个中国文化。

潘采夫:所以武术文化在大陆根没了,可能在香港、台湾、美国这些地方还真是有存在着这种规矩有可能存在。

窦文涛:而且它跟咱们现在所信奉的,就是所谓西方的这种科学体系和评价标准,我觉得你很难那么论,对吧?

潘采夫:对。

窦文涛:你看西方人就觉得这都是什么都摆在桌面上,要试试就打一下,全体公认。但是这个这么神秘,这样的一种。

潘采夫:有空间,有余地,有留白,给人留活路可能是以暴力为主要武器的武林行,它追求的反倒是一个和平的东西,有可能这个电影里边经常会说我们为什么要打仗,我们的目的是为和平,我们武术人可能讲究的也是这东西。

徐浩峰:对,因为它就是一个正常的社会首先是普遍有一个自尊心,所以什么是面子呢,就是说你不能是虚伪的面子,它一定是大家真切的有一种自尊心,这个自尊心不是以伤害别人的。所以,再绕回来看这个冯国璋他是怎么当这个中华武术会的名誉会长的。他就是你首先都说是北洋,说是龙、虎、犬,就是狗,但是大家说怎么冯国璋是狗。他主要是民国的时候是受戏曲的影响很深,就是关公的铡刀,龙铡、虎铡和狗头铡,狗头铡是管老百姓的。

潘采夫:包公。

徐浩峰:包公,他是从《铡美案》那个地方来,所以从龙铡来。

潘采夫:狗头铡是管老百姓的。

徐浩峰:对,虎呢就是段祺瑞嘛。所以,这冯国璋来的时候呢,你首先官员要进民宅,你不能穿官服,不能穿,必须是便装,不能是他的军装,就是政府的那种然后来。来完之后,大家坐着不能吃饭,就是以前中国就是上等的礼节就是摆上饭大家不吃,然后次一等就是吃,但是不能吃米饭,就是大家光喝酒。就是连吃带喝的这就是,所以他来了,来完之后,都摆上,摆上之后没有动筷子,然后就喝了一杯酒,然后说实在不胜酒力,多谢,然后就走了。就是说官是不能,官进民宅以前是一个巨大的禁忌的,就是你不能扰民,所以来了,来完之后,他这一杯酒,然后中华武术会就成立了。他干的什么事儿?北洋军费就拨到这边了。

窦文涛:军方的钱就进了中华武术会。

徐浩峰:它不是靠到大街上收徒弟挣的钱,这是什么原因呢?就是因为从清末延续下来的那个传统,就是为什么会有中华武术会,改变都市结构,因为这也是清末的一个传统,就是政府机关一直是要精简,简朴着来。你看中国杀人,杀人没有杀人的刑场,一开始在菜市口,后来在天桥,然后这些官来了之后,他们连个待的地方都没有,就是找到刑场旁边一个商铺,然后说我们时辰到之前,在你这儿喝茶的地方。

潘采夫:没办公室。

徐浩峰:没有办公室,刑场都没有,所以这个他要,就是他总是觉得都市应该街面应该老百姓自己管,所以这时候就是武行起来以后说来管这个街面。

窦文涛:民间自治。

潘采夫:好像就是维持秩序,江湖是破坏秩序的,对立的一个东西。

徐浩峰:对。

窦文涛:哎哟,但是这就像你写那本书,《消逝的武林》,我觉得你听这些引人入胜,可是多少人,大部分人永远不知道他们的名字,身怀绝技,练出的这种,这东西跟值得研究,就是人的这个发劲我觉得,这种力学,但是从此就失传了。

上一篇:梁文道《八分》:“明学”的流行,其实不关黄晓明的事
下一篇:周星驰、梁文道《锵锵三人行》:星爷畅谈电影艺术与当政协委员感受
王蒙、许子东《锵锵三人行》:在新疆的生活让我变得乐观

王蒙、许子东《锵锵三人行》:在新疆的生活让我变得乐观

许子东《子东时间》:“政策问题”到底是什么问题?

许子东《子东时间》:“政策问题”到底是什么问题?

复旦大学《星空讲坛》:梁文道谈常识

复旦大学《星空讲坛》:梁文道谈常识

蔡康永《周二不读书》:诺贝尔文学奖得主(莫言)访谈

蔡康永《周二不读书》:诺贝尔文学奖得主(莫言)访谈

《圆桌派第三季》亲戚:过年需要亲戚吗?

《圆桌派第三季》亲戚:过年需要亲戚吗?

许子东、陈丹青《锵锵三人行》:胡适与五四运动的起源

许子东、陈丹青《锵锵三人行》:胡适与五四运动的起源

已有0条评论,期待您的留言!

昵称 *
邮箱 *
网址

报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