核心提示:北京一西医向中医发起挑战,希望通过切脉验孕来证明中医是否可信。窦文涛表示对这次中西医对决的结果十分期待。 窦文涛:《锵锵三人行》,玮婕你说...
核心提示:北京一西医向中医发起挑战,希望通过切脉验孕来证明中医是否可信。窦文涛表示对这次中西医对决的结果十分期待。
窦文涛:《锵锵三人行》,玮婕你说...

核心提示:北京一西医向中医发起挑战,希望通过切脉验孕来证明中医是否可信。窦文涛表示对这次中西医对决的结果十分期待。

窦文涛:《锵锵三人行》,玮婕你说如果说中医摸摸脉就能知道你有没有怀孕,你作为女性是不是觉得方便多了?

林玮婕:对,多好,我个人非常喜欢看中医,所以我觉得这一期来我已经自己选边站。

窦文涛:你支持中医是吗?

林玮婕:我非常支持中医。

窦文涛:那我就反对好了。

林玮婕:真的吗?

窦文涛:总得有个,现在许老师。

林玮婕:不要这样嘛,现在反对的人太多了,所以要支持一下。

窦文涛:其实没有什么新鲜的事情,就是中西医之争这家伙上百年了,一直延续到今天,现在战争我很期待,因为又出现了一件新的擂台,这个事情是什么呢?北京有个烧伤科医院的一个医生,这个医生他的网名叫烧伤超人阿宝,他是个西医,他在微博上发起挑战,就是说不考别的,哪个中医敢出来,就是脉,切脉,只靠切脉能够知道妇女怀孕没怀孕,你知道他的挑战本身其实社会各界有人说是炒作,有人说什么,那我不知道,我不管,但是就我个人来说,我很期待,就是说中医可以不要那么暧昧了吧,你比如说中医知道你怀没怀孕,我跟你说你问一百个中医,一百个中医会告诉你,这是小儿科,中医这连怀孕都摸不出来吗,但是你看看到底是不是真的,所以我特别期待,就是说有没有人应战呢?还真有一个北京中医药大学的一个杨祯大夫现在应战了,双方现在正在在具体环节上扯皮。

许子东:中西医“对决”可当课题严肃对待

林玮婕:就如何实施,要由谁让多少妇女,要怎么样环境条件之下。

许子东:他们展开对话了?

林玮婕:对,牵上线了,钱也谈好了。

窦文涛:有主持人在中间就开始不断的沟通,32个育龄妇女要找志愿者,然后是什么?决定就是这种实验我希望他能科学的设计一个实验,就是有布帘,帘拉着,这个杨大夫就是摸女性的脉,不能说话,就靠这个,然后杨大夫也讲,可能会有假阳性,他说这个也不是百分之百,但是他能保证八成,他说八成没有问题。

林玮婕:而且只要八成他就赢了。

窦文涛:就赢了。

林玮婕:对,他就说只要过八成就赢了。

窦文涛:奖金五万,奖金就阿宝他们。

许子东:这么少?

窦文涛:这是民间个人的,但是网友这一哄现在已经加到了十万,老实说我都想加一道。

林玮婕:你是想摸一下手吗?

窦文涛:不是,赢了有分成。

林玮婕:可能有赌局可以来。

窦文涛:我可以赌外围,我是说这个事你们觉得很多人我的看法跟别人不太一样,很多人我发现认为就说这是炒作,然后也有些包括杨大夫本人也说,说他也不代表西医,我也不代表中医,这是我个人的,不管是输了还是赢了,都不能说明什么,可是我的心情许老师您父亲也是从医的,我是太希望他进行一个这个测试了,就是我真想搞清楚中医到底,就说粤菜,你看周星弛那《食神》吗,不要讲大道理,就是干炒牛河,就是干炒牛河最能看出你这个厨师,你这个火候到底怎么样,所以说中医你也不要瞧不起多么简易,从这开始咱们能不能去检验一下,就是中医还能不知道人怀孕了吗,但是到底能不能知道?我很期待。

许子东:这是什么时候?

林玮婕:我们要现场观战,现场转播,好,第一个参赛者已经把手伸出来了,我们来看看。

窦文涛:双方正在扯皮。

许子东:他们在关于对谈的细节场所这些东西是吧?

窦文涛:包括杨大夫就说了,说这个我们有一个医学伦理委员会,你要得到这个医学伦理委员会的一个什么同意,但是好像是这个事情就医学伦理委员会就说,伦理委员会说我们只对正当的医疗的实验去出证明,你们这个。

林玮婕:所以这不算,涉及赌金的不算。

窦文涛:然后阿宝到最后急了可能是,就直接在微博上叫嚣,你到底接受不接受挑战?然后最后杨大夫也是说,说那如果说你不想通过伦理委员会那也可以,我并不是执着于这个,好像这个事情再向前推进,就是我们有可能希望看到这个测试。

许子东:这是一个秀,这是一个网络,现在因为有这么大的网,网的作用现在胃口大的不得了,报纸一般就几百万份,网络每天有几亿的人在点,所以每天要它就像一个动物园里边,这个胃口非常大,你每天要投很多东西,这种都是最新投下去,让大家消耗一下,吸引点眼球的东西,但是你讲的这类的事情就中西医,讲了多少年中西医结合,中西医比较,我倒觉得可以系列性的展开,就是展开一个研究项目,就能不能有一个可能性,比方说某一个医院那有很多产科,那有很多人来检查有没有怀孕,你在她西医检查的同时,请她们自愿的也请中医检查一遍,所有东西都保密,但最后的百分比可以拿来做科学的证据,你明白我的意思没有,还有很多病西医是这样看的,中医是这样看的,能不能比方一些简单的病,大家都有方法医的,大家都有方法来诊断的,那么请一些病人,比方说你两个都相信的,或者你不介意这里看完了以后,那里免费帮你看一下的,那你就去做一下,这个数量一大以后自然就会有一个比较,比方对什么病,中医,西医你是要做CT,CT做出来是什么结果,那中医在这个情况下他不做CT,他用什么方法他能够达到百分之多少的诊断率,这个真的是一个严肃的科研项目,为什么没有人做呢?这个当然是很好,可以做一个开头。

林玮婕:也许以后有人会觉得这种很好。

许子东:但是我觉得全面的,因为这个事关多少民众的生命健康,要是中医真的有很多时候西医达不到的中医能达到的,那这个多好,要是真的是达不到的,早点让人知道,人家也不要费这份心了。

窦文涛:你知道就说中医要是作为一种文化我绝对赞成,它是这么样的博大精深的一种中国文化的一个部分,应该继承和发扬,但是具体说到看病这事上,我跟你说,我都犹豫好几百年了,我就觉得这个事情比方说金木水火土,你知道西方所有的比如说数学,他比说建立在几个不证自明的公理之上,比方说当然我不懂,打比方说一加一等于二,这是不需要证明,这就是。

林玮婕:圆周率什么这些都是。

窦文涛:你建立在这个不证自明的公理上之后,所有的其他的原理从这里推理出来,那么作为中医的很多我听着特别爱听,但是我就觉得有谱吗这个?

许子东:它都有很多有时效。

窦文涛:问题是我们中国人很多人就把这个当成已知的科学定理去跟你讲,你看你们女的最爱说这个了,就比如说。

林玮婕:谢谢。

窦文涛:我说你应该早睡早起身体好,这个是西医也承认的,但是是不是那么说的,说你说晚上11点到1点之间是肝排毒的时候,这个时候没睡好就怎么,然后一点到三点又到什么心脏了,九点到几点是肠子排毒了,他们就这样信誓旦旦的说着。

许子东:一有时差了怎么办,一到了不同的地方怎么办?

窦文涛:天经地义的这么说的。

林玮婕:所以就要倒时差,然后身体就会很虚弱。

窦文涛:对,我有时候常常就是想拆穿他们,也不叫拆穿,我是觉得这个事什么肝排毒定的几点到几点是肝休息,胃休息,这东西是真的吗?

林玮婕:中医的诊断结果在于对规律的研究

林玮婕:我觉得中医的话你很难用比如说量化,比如说我去照一张什么就可以出来或干嘛,但是我觉得中医为什么他敢这么说,他其实也是一个数据的累积,就像是你看12星座的那个感觉一样,12星座你觉得每个双鱼座都很梦幻,每个什么天平座都很公平,什么都的都不是,它是一个数据的累积,还是说他可能在看的时候,他可能看两千万人,他在这个时候的时候他的肝脏脉搏什么出现了这样子的规律,把它规律下来说变成是它的定律存在。

窦文涛:你看。

林玮婕:我觉得是这样。

窦文涛:你讲的这个我觉得还是比较符合我的判断。

林玮婕:科学一点了。

窦文涛:就说中医在这个数据的累积方面可以跟星座学有一拼,星座理论。

你看说到咱们几千年的中医,我想给你们看一组图片,我们不是前一阵去德国嘛,我去海德堡,海德堡有个著名的海德堡的古堡,海德堡古堡里有个欧洲最大的药房博物馆,德国人弄这博物馆挺行,药房博物馆。

许子东:我去过我都没看到过这个。

窦文涛:你可以用我的照片你来浏览一圈,我给你来看看,这就是这个古堡的外观,从右边就进去,你看下边,你看这就是德国以前的,是不是像咱们中医铺其实也差不多,放吧,我们放你看还是德国人爱机器,他们这种比较早期的还是蒸馏提炼,你看德国人擅于搞机器,你再看这是他当年的药柜子,咱们往下放,你看这是里边的药品,我跟你说你仔细看里边有很多动植物,这是它的一些医疗器械,这是它早期的这么一些药,小瓶子装着的面、粉这种剂,方剂,就是那个液体的,你看这是柜台还有称子,称药的,你瞧瞧,看见这个小老鼠没有,看见那个老鼠没有,还有这么一些动物,矿物这么一些个东西。

你再看下边,你看这就是它的一种药,中医里也有动物的入药,你再看下边,他甚至拿头盖骨,头盖骨碾碎了它也是一种药,然后你看这是他的器械,这说明他也有早期的西方这种调调,你看它这个玻璃的这种用了好多,都是瓶子,都是一个长嘴的,你看这家伙好像跟法西斯行军是一样,但是这是他作为德医的地,你看这是他早期的一些做药的机器,称子,你看德国人就是爱发明各种各样的机器,但也是锅这些玻璃瓶子,再往下看,也是做药的机器,我们中医有碾子,磙子之类的器械,你这就是他再现的德国的药房,你看德国的药房。

你看我说这个感觉德医和中医一样不一样?当然不一样,可是我看着很像,你比如我看他这个药房博物馆,我看到一种什么呢?这个你不要讲中西方,现在很多人喜欢讲西方,西化,实际上这是一种前现代,这是德国医学的前现代,现代之前藏医、印度医学都有自己的传统医学,他们大多都是草药,动物,矿物直接入药,你要说理论,中医五行阴阳,那么印度医学传统的婆罗门医学叫做地火水风,那身体几个器官属于风,风动呼吸就是风,肺就呼吸出了问题等等,你都有这样一些哲学理论去指导,可是现在说的西医实际上是我们讲的现代医学,它提炼了,比如说很多重要甚至藏药,甚至印第安人用的药如果哪种成分管用,西医提炼出来它做成西药了。

林玮婕:精致化了他们各家的一些精髓所在,结合在一起现代化。

许子东:你讲的这个是很重要,就说名字你要透过这个名字看现实,你单讲中医西医好像是一个地域文化之争,其实它有个时间上的发展,现在很多问题都是这样,有很多人原来我们简单讲,东方文化,西方文化,好像它是绝对对立的,其实西方文化也一直在变,你女的,黑人一百年前都没选举权的,那个西方文化现在跟现在不一样,中方文化也在不同的变化,所以千万不要忘掉这个时间的变化,它就是在没有化学没有现代医学的情况下他们做药的这些道理。

窦文涛:你整天看中医,你说中医治好过你的什么病吗?摸出过你怀孕吗?

林玮婕:当然是没有,没有,就是我觉得对于我来说中医就是个保健身体的,就保健身体的一个工具好了,就是比如说就像我们常常是倒夜班,日班什么的,那倒夜班你很累这件事情你没有办法跟医生说,医生我倒日夜班很累,你要开什么药,医生就开安眠药给你,可是中医就可能说因为你睡眠时间不好,就会给你一些什么菊花配什么枸杞,降火的药,让你的精神比较安宁,像在这个时候就比如说我这个,我去看西医就是没有效的,西医真的除了让你好好的昏迷的睡一晚,或者是比如说中暑好了,我们常常说什么刮痧,或者说什么拔罐什么的,这个有时候你热你不舒服,你去看西医,西医也没有说,他就说我量不出你有任何的不同,你就摸起来热热的,你就回家多喝水休息,可中医就说你火气在身体里面,什么帮你取火,然后什么湿气排出来,你就好了,那你也不知道到底为什么,但真的也许就刮了痧之后,出出汗就好了。

许子东:我感觉男性相信西医 女性相信中医

许子东:我发现一个现象一般来说男的比较相信西医,女的比较相信中医。

林玮婕:理性跟感性的选择。

窦文涛:我再给你改变一下,一般来说有病的比较相信西医,没病的比较相信中医。

许子东:不,也是有病的。

窦文涛:有病。

许子东:真的我必须相信,就说你一定要男的一定要讲出什么道理,女的比较相信感觉,相信科学的比较相信西医,相信文学的比较相信中医,硬件比较相信西医,软件比较相信中医。

窦文涛:我觉得谁讲的好。

许子东:西学为体,中学为用。

窦文涛:我觉得谁讲的好,就是中国科协主席叫韩启德这么一个院士,你知道他有一次讲,他自己当年在农村学过九年的中医,然后他到一个大学讲课他就问,他说同学们,那都是学中医药的,他说同学们你们觉得现在的医患冲突是相比之下是中医和患者间的关系好一些,还是西医和患者间的关系好一些?

许子东:应该中医好一些。

林玮婕:中医。

窦文涛:你看,都认为中医好一些。

许子东:因为他没有硬性的标准,他很多东西是很虚的。

窦文涛:然后他接下来又问一个问题,他说同学们你们说中医是不是科学呢?同学们那当然学中医药的都说中医科学,但是他又说他说但是我倒认为中医确实不太科学,不太符合科学,但是他又说了一句话,不科学并不代表它不正确,这话怎么理解?

我觉得韩启德院士他是个中西医都了解一些的,所以你看他讲这个话很有意思,他就说中医五千年他当然处理过民族不少的病,我顺便我也打一岔,我认为这种逻辑也不能成立,就是说老是说中医如果不灵的话,他五千多年守护了民族的健康,我说咱要是黑猩猩里边也有医学,那黑猩猩几十万年的进化史也是守护,任何一个民族他也活过来了,你不能。

许子东:蚂蚁,蚂蚁学这块的。

窦文涛:对,你不能说这种大而化之的话。

许子东:我也真是这么推理的,你们讲这个题目我脑子在想中医当然能知道怀孕不怀孕,否则中国人口怎么这么多,生孩子生的这么成功率这么高。

窦文涛:你现在他玩这个擂台赛,我就说这就像过去中国的很多文化一样,它无比高深,但是最终它是个糊涂账,就是什么呢?现在已经有中医专家说了,说他去做这种实验根本是不科学的,不符合中医科学的,说为什么?中医是望闻问切,怎么能光切脉呢?不让我们看,我们还得看,我们还得问。

许子东:以前哪里看,以前不要说手都不能碰,一根丝线。

林玮婕:对,甄嬛传里面都要绑条线给你摸。

许子东:你否则就是性骚扰。

林玮婕:皇帝会抓起来。

窦文涛:那是传说。

许子东:一根丝线嘛。

林玮婕:然后摸线来摸。

窦文涛:这个传说源于当年的医圣孙思邈,孙思邈就是给一个娘娘说不能摸她,然后牵一个线,然后那边有小人有坏人,在那边绑个铜钱,说孙思邈一摸这不是人的心脏,这是铜钱,然后又换了个木头孙思邈一摸这是木头,这就中医,他就神乎其神,我也有一个信仰,我相信中医有高人,可是一个守护着全民族健康的事情,如果靠少数的几个高人恐怕也救不了众,所以我的意思是讲,我还是讲这个韩院士,他讲这个话为什么我觉得很有意思?他说确实能治好很多病,但是他说我认为中医确实不太科学,因为科学有它一套逻辑和原则,如果你把中医非要,我们今天都盼望,你中医你能不能接受一下科学的检验?双盲法,到底这科学,但是韩院士认为,要是这么弄中医很吃亏,因为什么呢?你整个就是个思想,你整个的哲学体系他没法适应于西方科学这一整套的原理原则。

许子东:那你要用西方科学的定义来检验东方的那套理论,他也是另一种科学,打个比方文学批评里边,我们用西方的来讲什么风格,文体什么,那中国《文心雕龙》里边一大套,它有文章什么气,道,文章什么涵,这个也是可会意不可言传,也不能说它都不是科学。

窦文涛:你比如说前两年出过一个著名的事件,叫什么龙胆泻肝丸,你听说过吗?

许子东:没有。

窦文涛:多少年的,龙胆泻肝丸然后现在就,有报道,有公开报道被发现里边的一种中药材叫关木通,这个关木通实际上对肾有伤害,造成了就说嫌疑吧,造成了多起尿毒症,所以这个就是一个被人报道,就说中医中药没见过它开例副作用,像西药他写出来,所以人们都认为中药没有副作用,但是照西方人,照美国药监局的观点看起来,你是不是真没有副作用?你只是没有用我们的方法检验过有没有副作用而已,我不是否认中药的效用,我是给你列举这些事实。

许子东:最后就是修正你前面那句话了,你说没病有病,我觉得是大病找西医,小病找中医。

林玮婕:调理找中医。

窦文涛:你这个说深了,人家这个韩院士就讲中医为什么好?中医是做人的艺术。

上一篇:梁文道、王蒙《锵锵三人行》:20世纪60年代的拉丁美洲是美国后院
下一篇:《罗辑思维》第788期:文字为什么会闯祸?
王蒙、许子东《锵锵三人行》:在新疆的生活让我变得乐观

王蒙、许子东《锵锵三人行》:在新疆的生活让我变得乐观

许子东《子东时间》:“政策问题”到底是什么问题?

许子东《子东时间》:“政策问题”到底是什么问题?

复旦大学《星空讲坛》:梁文道谈常识

复旦大学《星空讲坛》:梁文道谈常识

蔡康永《周二不读书》:诺贝尔文学奖得主(莫言)访谈

蔡康永《周二不读书》:诺贝尔文学奖得主(莫言)访谈

《圆桌派第三季》亲戚:过年需要亲戚吗?

《圆桌派第三季》亲戚:过年需要亲戚吗?

许子东、陈丹青《锵锵三人行》:胡适与五四运动的起源

许子东、陈丹青《锵锵三人行》:胡适与五四运动的起源

已有0条评论,期待您的留言!

昵称 *
邮箱 *
网址

报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