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你一起终身学习,这里是罗辑思维。 昨天,我们通过讲诺门坎之战的故事,讲了对付恶人的一个策略,就是在他刚刚试探的时候,就要适当反击,在他面前画出一道...
和你一起终身学习,这里是罗辑思维。
昨天,我们通过讲诺门坎之战的故事,讲了对付恶人的一个策略,就是在他刚刚试探的时候,就要适当反击,在他面前画出一道...

和你一起终身学习,这里是罗辑思维。

昨天,我们通过讲诺门坎之战的故事,讲了对付恶人的一个策略,就是在他刚刚试探的时候,就要适当反击,在他面前画出一道硬边界:你别过来啊,过来我有能力让你吃点小亏哈。恶人一看,成本有点高,没准就掉头去找别人的麻烦了。贪婪中必有犹豫,这是贪婪者的本性。

同样是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英法对于希特勒,就是因为一开始没有画出这道硬边界,一再绥靖、妥协,最后就惹出了一场泼天大祸。

好,那今天我们继续追问:那如果情况再糟糕一点呢?面对恶人,我们是弱者,连画个硬边界的力量也没有,那怎么办?有没有一个哪怕是委曲求全的生存下去的方法?

今天我们再来看一个案例,就是北宋的灭亡。

北宋灭亡于金朝,从远处看,好像很正常。宋朝和此前的隋唐不一样,它是纯粹的农耕国家,没有充足的战马,战斗力确实差劲。而对手,金国呢?兵强马壮,又是全新崛起。两相对比,北宋好像败得一点也不冤。

但是细想的话,你会觉得,这个事还是有点怪。

1125年,金和北宋开始打仗,当年金国就把开封打下来了。第二年,又打下来一次。再过一年,就把宋徽宗,宋钦宗掳走。北宋就亡了。前后就三年。

那么大的一个帝国,这种突然死亡的方法,也太奇怪了。

你要是说北宋的战斗力弱,确实弱,但是,这可不是这个朝代最弱的时候啊。南宋那么弱,和蒙古人还是缠斗了四十多年才亡国。北宋仁宗的时候,和西夏打仗,连续三次大溃败,国家也没怎么样。更何况,经过王安石变法,北宋中期之后的军力其实还是有所加强的。宋神宗时期,还能收复河湟地区。即使到了宋徽宗时期,已经是北宋末年了,太监童贯带兵,还能和西夏掰掰腕子。

你要说实在不行,还有宋真宗时候的先例,就是澶渊之盟,送点岁币过去,虽然不体面,但花钱消灾也是解决方案,也不至于国破家亡,皇帝当了俘虏啊。所以,北宋这么快灭亡,速度确实是需要另作解释的。

最近我看郭建龙老师的新书《汴京之围》,写的就是这段历史,对我的启发很大。

我们平时是从北宋的角度来解释这件事,那找原因确实千头万绪,什么政治腐败啊,什么皇帝宋徽宗不争气,爱写字画画李师师,都能拿来当原因。但是换个角度,从金国的角度来看这个过程,要点就很清楚了。

好,现在我们假装自己是金国人。说是金国,也是刚刚立国,根本不可能有像宋朝那样完备的政治制度,说白了就是一堆部落的联盟。怎么看金国呢?看一个国家的特点,最简单的方法,就是看它的财政来源。一个建立在游牧经济上的,部落联盟国家,很难把财政基础建立在收税上。那怎么办?对外发动战争,抢,就是它的财政解决方案。把抢来的钱,分给各个部落,也是它对内政治整合的方案。

所以,金朝人的行为方式不难理解,你就看两个大逻辑。第一,崇尚武力。能打就看得起你,不能打就被鄙视。第二,打的目的,不是要你的土地和人民。要了也没用啊。他不会治理,也收不上税来。目的很纯粹,就是为了抢钱。

明白了这两点,再来看事情的过程。

金和宋之间,本来隔着一个辽国。双方说好了一起打辽国。但是在战场上一伸手,就马上知道有没有。宋朝的战斗力太差了。什么仗也打不赢。站在金国的立场上来看,你那么大一个帝国,本来是找你当帮手的,没想到是个猪队友。

好了,宋朝的第一个弱点暴露了,战斗力差。

但是没关系,你不能打,但是你有钱啊。金国人就想,你乖乖呆着,当一头肥羊,给钱也行。当时的幽云十六州,就是金国打下来,然后把燕京标了个大价钱,20万石粮食,让宋朝买回去的。这不也挺好么?这本来是一个新的平衡。但是宋朝紧接着就暴露了第二个弱点,什么?没有信用。

当时发生了一件事,北宋居然收留了一名金国的降将,叫张觉。站在金朝的角度来说,咱俩是合伙的,你怎么能接收我的叛徒呢?就上门去要。宋朝人就说,没有啊,没这人啊,哪里啊?你看见了吗?后来要急了。宋朝人说有有有,别急啊,就杀了一个相貌类似的人,替代张觉。把脑袋送过去了。金国人也不傻,一看头颅,说,这不是张觉啊。你给我真的。宋朝人又把真张觉杀了送去。

这件事看在两拨人眼里,后果非常严重。

首先一波人,是原来北方辽国的汉人。原本以为南方的宋朝打回来了,可有朝廷给自己撑腰了。现在一看,朝廷的所作所为,还不如街上一个讲义气的流氓。既没本事、也没担当、还爱撒谎、更没底线。那还不如,投降金国算了。所以,宋朝在北方的实力进一步削弱。不过,更致命的是另一个效应。没有信用不仅是一个道德问题,是在谈判桌上对方没法预期你,金国没有办法把你宋朝看做是一个合格的谈判对手。说了不算,底下偷偷干,干了又不敢认,认了又耍滑头,露馅了又跪的很彻底。这样的对手,谁愿意跟你打交道?

你想,本来,金国只是要抢财富,如果宋朝是一个合格的谈判对手,谈判桌上得来的,总比自己亲手去抢,成本要低。但是现在不行了。金国人说,我是一个强盗,面对一个家财万贯,但是没有信用还耍滑头的弱鸡,只好说,我自己去你家里拿吧。

这就发生了1125年的第一次汴京围城。金国把开封城一围说,好了,现在拿钱吧?多少?除了割让山西河北一带的三个军镇,还要一次性赔偿金国黄金五百万两,白银五千万两,每个月缴纳岁币。多吗?很多。这是保命的条件。宋朝皇帝全盘答应。金国撤兵。

但是这钱能凑出来吗?不能,凑了半天,只拿出了金国要求的黄金总额的二十分之一,白银总额的四分之一。这还没完,还记得金国要求的山西河北的三个军镇吗?朝廷策动他们反抗金国接管。又是一次失信。

请注意,这次不讲信用和上次不一样。

上次在燕京没信用,仅仅是让金国不拿你当谈判对手。这次没信用,暴露的是,你对国家也没有控制力,你是皇帝,那么富的宋朝,为了保命,居然也拿不出钱来,那要你何用?对于一个强盗来说,你不仅不是谈判对象,你连当讹诈对象的资格没有了。

换句话说,北宋朝廷这个时候虽然已经山穷水尽,颜面扫地,但是还有最后一个角色可以当,那就是当金国的傀儡政权,帮金国当白手套,在国内搜刮民脂民膏,换来自己这个政权的生存。悲剧的是,1126年,金国发现,赵家天子和他的政府,连这个角色也当不了。

还是金国的角度看,有这个傀儡政府如果在,是利益最大化的选择,而后来的掳走皇帝,扶植一个张邦昌当皇帝,灭亡北宋,恰恰是无奈的办法。最终的结果,即使站在金国的角度看,也是一个双输的格局。

现在我们可以回头总结北宋王朝的快速崩溃之谜了。

根本原因不在于它弱。而在于它丧失了一个弱者的立身之本。

弱者的尊严不见得要在战场上得到,那还能在另外两个地方建立起来——

第一,如果弱者能严格守住道德的边界,信用的边界,他还能有尊严。这不是在空谈道德。道德和信用的作用,是能给对方一个稳定的预期,这就能确保弱者在谈判桌上还能有位置。

第二,如果道德和信用的边界也守不住,退一万步,弱者至少还能做好自己本分的事,至少还能确保自己被利用的价值。

如果这些都没有,这哪里还是失败?这是彻底出局了。即使是一个弱者,也能有能力避免这样的悲剧。

顺便给你推荐郭建龙老师的新书,《汴京之围》,今天得到App有特价,通过这本书,给你看一个弱者的本该能避免的悲剧。

好,这个话题就聊到这里。罗辑思维,明天见。

上一篇:梁文道、许子东《锵锵三人行》:《繁花》写尽中国市井奸谋狡诈与智慧
下一篇:梁文道、王蒙《锵锵三人行》:真实的民国与其“垮掉”的原因
王蒙、许子东《锵锵三人行》:在新疆的生活让我变得乐观

王蒙、许子东《锵锵三人行》:在新疆的生活让我变得乐观

许子东《子东时间》:“政策问题”到底是什么问题?

许子东《子东时间》:“政策问题”到底是什么问题?

复旦大学《星空讲坛》:梁文道谈常识

复旦大学《星空讲坛》:梁文道谈常识

蔡康永《周二不读书》:诺贝尔文学奖得主(莫言)访谈

蔡康永《周二不读书》:诺贝尔文学奖得主(莫言)访谈

《圆桌派第三季》亲戚:过年需要亲戚吗?

《圆桌派第三季》亲戚:过年需要亲戚吗?

许子东、陈丹青《锵锵三人行》:胡适与五四运动的起源

许子东、陈丹青《锵锵三人行》:胡适与五四运动的起源

已有0条评论,期待您的留言!

昵称 *
邮箱 *
网址

报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