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月6日,在阿塞拜疆首都巴库举行的第43届世界遗产大会通过了决议,将中国世界文化遗产提名项目“良渚古城遗址”列入《世界遗产名录》,成为我国第55处世界遗产...

7月6日,在阿塞拜疆首都巴库举行的第43届世界遗产大会通过了决议,将中国世界文化遗产提名项目“良渚古城遗址”列入《世界遗产名录》,成为我国第55处世界遗产,良渚申遗成功了。

“良渚古城遗址”申遗成功,真的证明中国5000年文明史的存在吗?

良渚我去过两次,每次去都遇到瓢泼大雨,有一次雨大得车都没法开,只能打开双闪灯停在路边。这个经验非常有意思,因为良渚古城就是以水和治水为特征的。

相信对良渚有些了解的你都已经知道了,良渚遗址发现了中国早期非常伟大的水利工程,有很长的堤坝,比传说中的大禹治水还要早了一千多年,而且良渚古城周围也可能被水包围,整个城市最核心的部分,被认为是宫殿区的那个区域,建筑在一大块高台平地上。这是一个非常显眼的特征。

良渚有很多很有意思的事儿,比如他们的贵族墓地,那些贵族的骨头都消失不见了,反而是平民墓地还有一些保存。那可能就是因为贵族们挑的那两处墓地,他们觉得是比较高级的地方,结果那里的土壤酸性比较高,给腐蚀了。

不过这些事不是重点,你可以到刚刚开园的良渚考古遗址公园亲自看看,还是相当震撼的。

我们想说的是,良渚申遗最重要的口号,或者说良渚遗址在大众文化、大众媒体里最明显的标签,就是说它终于证明了中国五千年文明史的真实存在,特别是,中国五千年文明史终于得到了国际学界的承认,有点扬眉吐气的样子。

该怎么来理解这个事?

首先我们得说,良渚的确是一个高度发达的文明,这一点是毫无疑问的。

良渚古城的规模很惊人,刚发掘的时候使我们知道的面积最大的石器时代的城址,不过这个纪录后来被陕西神木县的石峁遗址给刷新了,但仍然是很大。

它那么大规模的精巧的水利工程,如果不是一个具有强大的组织能力的社会,是根本不可能完成的,同时呢,它的技术的积累、对自然的观察和理解,一定也达到了相当的高度。

良渚文化的辐射范围也很大,从良渚遗址往北往东往西,主要是长三角地区,都有良渚文化的遗址发现,它的神徽,就是那个神人图案,反正解读不一样,总之类似于良渚文化的logo,在其他遗址里面也发现了,那说明其他的小型遗址跟良渚这个大城市之间,肯定是有实质性的联系的,这是一个大规模的社会。

“良渚古城遗址”申遗成功,真的证明中国5000年文明史的存在吗?

良渚文化神徽

至于说良渚究竟是不是一个国家,或者别的什么政治形式,这个牵扯到非常复杂的理论问题,我们只能简单说:不知道,没有答案。

另外还有,良渚出土的玉器多么重要,琮王,现在在浙江省博物馆,是怎样的国宝,时间关系,我们也暂且不谈。

其次,良渚确实也有五千年了。良渚文化最早可以到公元前3300年,那是5300年之前了,最晚公元年2000年,4000年之前良渚文化的核心,就是良渚古城的时间,也有四千五六百年了。这个时间是什么概念呢,传说中的黄帝,中华民族的始祖,按照清末民初的官方的推算,也就是4700年前而已,良渚最早比黄帝还早。

良渚确实是五千年,确实是文明,但良渚是不是证明了中国五千年的文明史呢,就只剩下“中国”这个因素了。也就是在这个问题上,大家的看法有了分歧。

比如说,有的学者认为,二里头才是后来华夏文明的发源地。二里头、偃师商城、郑州商城、殷墟,这能看出一个时间的序列,他们之间应该有继承的关系,殷墟有文字了,之后的历史就有文献佐证,商周秦汉这么一路下来,一脉相承,所以它们是中国。

良渚呢,后来它消失了,消失的原因有很多推测,或者叫做猜测,但总归是消失了,它跟中原地区的文明,看不出来有什么关系,比如它完全没有金属等等,所以没有进入到后来黄河中下游为中心的这个华夏文明的主干里去,有人就认为,把它当成五千年文明史的源头好像有点尴尬,有点像“乱认祖宗”的意思。

我们的全球史强调地球上本来就没有什么国境线,但是,人们往往会用国家为单位来考虑问题,最要命的是,会用现代国家的领土范围为单位来考虑问题。

因为良渚遗址在现代中国的范围里,所以我们就管它叫中国文明史的源头,这多多少少确实遮蔽了一些历史真相。

比如说我们在食物里面,讲到小麦是外来的,小米和黄米是本土的,水稻也是中国本土起源的,但实际上,严格说来也是有这方面问题,因为对于黄河流域的人来说,小麦是外来的不假,而水稻也是外来的,他们哪能知道,驯化水稻的那些住在南边的人,后来跟住在他们北面的这些人,都变成一个国家的同胞了呢。

什么是国家?什么是中国?他们肯定不明白。

可是话又说回来,是不是只有河南山西的这些中原人,中原文化,才算是中国文化?是不是只有他们才算中国文明的源头呢?这也同样犯了用现代国家的概念去倒推历史的毛病。

因为现在的中国和中国文明,是一个融汇了无数人群、无数文明因子的巨大的文明体,早就分不清哪些是中原原生文化,哪些是后来学习或者容纳吸收进来的其他的文化了。

人类文明是一张无比复杂的立体的网,不是若干条线的集合。

不是说一个人现在是什么族,所以祖先就是什么族,不同族之间的祖先就分得很清楚,并不是这样的。

文化是复杂传播、交叉遗传的,良渚文化是消失了,但是只要当时那个文化的人没有在一瞬间全部灭绝,他们的基因,他们的文化肯定会以某种形式弥散在这块土地上,又被后来的什么人所吸收,保存在盘根错节的文明之网里面。

按照这种说法,如果要说良渚是中国文明的源头,或者说源头之一,起码理论上是对的。

说到底,五千年文明史不是一个严谨的学术概念,特别是对中国这么一个庞大的、一直在东亚大陆这片土地上生息繁衍的、可是历史上又有很多伸缩变动的文明来说,任何企图清晰界定它的源头的时间和范围的努力,都是徒劳的。

别说现在做不到,就算是哪一天真的发现了夏朝存在的确切的证据,也还是不能说,那就是中国的源头,其他的不算。

百川汇海,究竟哪条河能说自己是大海的源头呢?

类似于良渚证明了五千年文明史这样的口号,其实我自己并不反对,因为它是另一个层面的东西,与其说是学术的结论,它更像是为了民族凝聚力的一个宣传,甚至是旅游的一个卖点。

但是它有一个问题,就是好像在暗示说,考古学的目的就是为了证明中国历史多么的悠久。在我看来,这样的目的是有问题的,至少,它不应当是考古学的唯一目标。

我们除了想知道古代文明有多少年,更想知道,那些考古发掘出来的古代文明是什么样子的。他们是些什么人?平时吃些什么?

顺便说一下,良渚人平时吃的是很不错的,南方嘛环境比较好,除了吃粮食吃干果水果,他们还吃很多鸟,良渚遗址发现很多鸟骨头,因为候鸟迁徙要经过这里。

前几天中国跟良渚一起申遗成功的另一个项目是黄渤海候鸟栖息地,这个候鸟跟良渚已经有五千年的爱恨情仇了,没想到造化弄人,现在双双进入世界遗产。

扯远了。还有,他们穿什么衣服?他们结婚吗?生几个孩子?孩子容易生病吗?他们的房子是用什么盖的?他们的社会怎么样?什么人的地位比较高,什么人的地位比较低?社会里面,谁说了算?他们常出门吗?跟旁边城市的关系怎么样?他们能活多久?怎么看待生命和死亡?等等等等。

我站在良渚城址的时候,第一个感觉是,“啊,这么伟大的一个城市,当时一定有一个名震宇宙的名字”,可惜,我们不知道了。

对这些不会说话的古代遗址,其实我们都充满了好奇与未知,我们希望考古学能来回答我们这些好奇。

五千年文明史的牌子不妨举着,举累了也可以暂时放一放,来研究一下真正的过去的人间。其实你要说国际学界的承认,这些也才是包括中国学界在内的世界考古学界比较关心的问题吧。

上一篇:马未都、许子东《锵锵三人行》文物保护不能只靠外行想当然来评判
下一篇:梁文道、孟广美《锵锵三人行》:从《我执》看每个人的疾病观念
(克里斯汀·汉娜)全新二战史诗巨作《夜莺》

(克里斯汀·汉娜)全新二战史诗巨作《夜莺》

王蒙、许子东《锵锵三人行》:在新疆的生活让我变得乐观

王蒙、许子东《锵锵三人行》:在新疆的生活让我变得乐观

许子东《子东时间》:“政策问题”到底是什么问题?

许子东《子东时间》:“政策问题”到底是什么问题?

复旦大学《星空讲坛》:梁文道谈常识

复旦大学《星空讲坛》:梁文道谈常识

蔡康永《周二不读书》:诺贝尔文学奖得主(莫言)访谈

蔡康永《周二不读书》:诺贝尔文学奖得主(莫言)访谈

《圆桌派第三季》亲戚:过年需要亲戚吗?

《圆桌派第三季》亲戚:过年需要亲戚吗?

已有0条评论,期待您的留言!

昵称 *
邮箱 *
网址

报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