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玮婕说,我的2016年愿望是可以去意大利学做意大利菜,因为我非常非常喜欢做菜,觉得吃东西跟做菜是我觉得让我很幸福的一件事情。 林玮婕:16年盼跑一次短程...
林玮婕说,我的2016年愿望是可以去意大利学做意大利菜,因为我非常非常喜欢做菜,觉得吃东西跟做菜是我觉得让我很幸福的一件事情。
林玮婕:16年盼跑一次短程...

林玮婕说,我的2016年愿望是可以去意大利学做意大利菜,因为我非常非常喜欢做菜,觉得吃东西跟做菜是我觉得让我很幸福的一件事情。

林玮婕:16年盼跑一次短程马拉松 学做意大利菜

窦文涛:《锵锵三人行》,哎呀,总算是过了,到了2016年,逃过一年是一年,对吧?

马家辉:为什么,为什么总算?2015很不顺吗?

窦文涛:不是,我觉得从这个概率上来说,你活每一天,你都应该当成是劫后余生,当成是幸存者,你应该幸运在去年,巴黎惨案的时候,你没有在那个酒吧里,对吧?很多你值得幸运的,对不对?那我们能够,还能见到2016,这就是福气。

林玮婕:而且不觉得过了新年,就有一种一切重新开始,所有的愿望,所有的生活计划都可以重新开始来算这样子。

马家辉:你说那么美好的感觉对我来说。

窦文涛:公司不是重新开始。

马家辉:你说那个美好感觉对我来说只有在2015年12月31号,最后那半个钟头才有,我就期待1月1号来临。

窦文涛:对。

窦文涛:要戒掉雪茄,然后要做这个,做那个,可是一过了那半小时,踏入1月1号。

林玮婕:立刻抽一把雪茄。

马家辉:真的是很糟糕,总有理由嘛,新年来了,准备放纵一下。

窦文涛:放纵一下。

马家辉:点根雪茄这样。

窦文涛:所以,我今天咱们出个题目,好不好?咱们三人行元旦头一天,对吧,咱聊什么呢?其实也没什么可聊的,大家都是幸福安康,不需要我们操心,对吧?家庭呢咱们各有各的不幸,也不必说了。

林玮婕:这是第一天该说的话吗?

马家辉:还没有家庭。

窦文涛:对,不用你们关心国家了,不用关心世界了,也不要说那个含糊的,什么希望家人幸福、健康。咱们今天这话题可以叫六个愿望,就是咱们每个人讲两个私愿,能公开吗?就是能说出具体的,就是说今年你想完成,有两个什么样的愿望,我觉得这个可以聊聊,对不对?

林玮婕:可以。

马家辉:女士优先。

林玮婕:这个时候是女士优先,你们俩真的很坏。

窦文涛:我们都很关心的。

林玮婕:好,我今年的第一个愿望其实去年许的,但是因为这个没有办法,没有完成。

窦文涛:今年也不一定完成。

林玮婕:不,今年一定要完成,因为我去年,也就是我要去跑一个10公里的短程马拉松,因为我其实喜欢跑步的,但是因为就是去年的时候,膝盖受伤,所以是不能跑步的。所以,我今年一定要完成一个短程的跑步,这是我一直想要完成这个愿望,这是我第一个愿望。一次只能讲一个,是不是?

窦文涛:让膝盖再次受伤。

林玮婕:再休个半年,没有,我有矫正姿势,这是我一个很想很想问题的愿望。

窦文涛:对,这算愿望,这算愿望。

马家辉:可是这种愿望成功的几率只会越来越低,因为通常你去年。

林玮婕:今天才第一天,你就这样打击我,马老师,你好吗?

马家辉:就是,你受过伤嘛,受过伤表示说你要完成的几率或者说倒过来说,它再受伤的可能性会越高,所以你看来明年还一样。

林玮婕:马老师,你不能因为你新年第一天就抽了雪茄,破坏你的心愿,你就来破坏我好不容易可以想要努力实现的愿望。

窦文涛:而且你还记得,就是你跑马拉松,昨天咱们还说了,最佳2015年负能量盘点那个新闻叫什么来着,英国马拉松只有一个人完成比赛,第二名带着五千人跑错路。

林玮婕:那太好了,我希望我是那第一个人,假如跑错就只有我一个人跑完。

窦文涛:好,这算一个。第二个愿望。

林玮婕:第二个愿望是可以去意大利学做意大利菜,因为我非常非常喜欢做菜。就是吃东西跟做菜是我觉得让我很幸福的一件事情。

窦文涛:那为什么一定要做意大利菜呢?而不是法餐?

林玮婕:因为我喜欢,因为法餐我觉得有点太繁复了,就是说如果说你是正统的法餐,它从酱料,从摆盘它非常地的繁复,其实你在家非常难完成。但是意大利菜它是比较这种家庭式的料理,可能很简单的组合就可以煮出来,然后我又觉得说有一本书,然后它里面就是女主人是到了罗马去学意大利文,然后又去学做菜、吃东西。

马家辉:可是她们先失恋了,先心理遭受很不好的事情,你要这样。

林玮婕:马老师你就一直这样打击我,今天才1月1号第一天,何必呢?

马家辉:那是治疗,自我治疗。

窦文涛:今天刚出门被他老婆打击了。

林玮婕:好吧,那我勉强(接受)。但我觉得还蛮好的。

窦文涛:对,你问问他,他要老打击你。

马家辉:她还没讲完,意大利我不太明白,那不太难嘛,通常总有假期,去意大利也不是要花个一百万。

林玮婕:那你没有在凤凰卫视当正式员工过,凤凰卫视要有正常假期,可以排连续假期是一件非常难的事儿。

马家辉:那不是经常到处走吗?经常又去哪里回来

窦文涛:我在凤凰卫视不是一般人,那跟她们普通员工待遇。

林玮婕:他是男神,好吗?男神冠军的。

窦文涛:这期节目要给老板看一下。

马家辉:真的不一样,真的有这么困难?

林玮婕:非常困难。

马家辉:好吧,那就希望你。

马家辉:大家觉得阴盛阳衰可能是心理作用

窦文涛:她们休假非常困难,你知道现在要不说这个女权,要不说女性越来越厉害了嘛,但是实际上我跟你说是福是祸也得你们自己承担。这就是现在站到了第一线的妇女,我觉得凤凰卫视女的都比男的忙,对吧?

林玮婕:是啊。

窦文涛:就整天上班、整天上班,我整天看玮婕就报新闻,是不是阴盛阳衰这件事儿是存在的,就是说作为一种性别,整体来说我从我自己身上感觉,好像男的慢慢偏于懒惰、往后缩,女的慢慢偏向于往前挺,对吧?

马家辉:在不同的领域。

林玮婕:对,我觉得应该是不同的领域,比如说你现在如果是去,比如你去腾讯工作,那就会完全不一样,根本没几个女生在那边工作,男性员工为多。刚好是在媒体业,我觉得确实女孩子的比例高很多。

马家辉:而且重点说当男人这样很进取的时候,你不太在意,在不太记得,习以为常嘛,大概就是这样。那女的比较进取,比较什么,你就记得,玮婕很进取,幼婷很进取等等等等。你就印象很深刻,这个叫“墨菲定律”,就是总是,“墨菲定律”就是最倒霉的事情,最不该发生的事情永远在最不该发生的时候发生。你听我解释,心理作用,比如说一个经典例子就是你永远一出门的时候,电梯总是关门走了,对不对?其实你看统计,一百次可能只发生了四次,可是你就记得,你印象深刻,你心理作用而已。对于什么您刚说阴盛阳衰也是这样,你记得这些女的。

窦文涛:所有的事情真的都是在,就是说。

林玮婕:你不想它发生的时候它就发生了。

窦文涛:不可能最坏的一个时候发生,你比如说那天我就叫这个拖车来录像,我已经迟到了,你这么紧张的情况下,我都叫到车了,他说过,我都加钱在香港,香港这帮的士司机真是。我都加20块钱,好,我就到了,还有一分钟就到了,你说世界上怎么可能有这么巧的事情。我等着,我左等也不来,右等也不来,最后我给司机打过去,我说怎么回事啊?他说你另外叫部车,车胎爆了。他就在快到我门口的时候,车胎爆了,你说这个概率?事情总最坏的时候。

林玮婕:我觉得也有可能是,以前有本书也很红,叫做《秘密》,它说这是你所现出来的一个宇宙的能量。就是说比如说你当时已经迟到的时候,你就会告诉自己,你就会向宇宙发出信号说,我不要再迟到,我不要再迟到,但是宇宙没有得到你不这件事儿,他就会觉得说你要迟到,你要迟到,就是一语成成的意思,就会这个样子。

马家辉:也可能因为,可是还是你印象深刻嘛,因为这种情况你怕知道,你打电话叫车,99次那个车都没有爆胎,就是那一次。你说真倒霉,永远是这样子,你就记得而已,就一次,几率很低。

窦文涛:所以有人讲,有一种叫吸引力法则。

林玮婕:就是这个。

窦文涛:就是说你要负能量呢,你就吸的都是这个负能量;那反过来,咱们要正能量,所以呢我就是说我在uTouu上那个片子,我还要给你们看看,那个片子很长,但是我觉得新年第一天咱们看看人家这个正能量的,保准你有一种奔腾之感。咱们来这样迎接新一年。刚才是玮婕俩愿望,对吧?一个是跑马拉松,把膝盖再跑坏;然后二一个是什么?

林玮婕:去意大利学做菜。

马家辉:年后去意大利。

林玮婕:然后再去那边跑个马拉松。

窦文涛:我觉得结果可能是菜也没做成。

林玮婕:不要这样。

窦文涛:但是呢,招了个意大利男友回来,意大利男人很不错嘛,你不能欣赏?

林玮婕:我们是全球华人都看到,全世界大家学中文都不可以批评,不可以有种族歧视。

马家辉:她早就尝过了,她曾经留学德国了。她前男朋友就是德国,对,是德国人。

林玮婕:你们现在,不是要讲自己的愿望吗?我们第一天这样子,以后还能好好做节目吗?

窦文涛:还能不能好好聊天了?

马家辉:我们有嫉妒,我就希望跟她去意大利。

窦文涛:对。

马家辉:真的要讲吗?很丢脸,可是很真实。我记得两年前,我50岁,那一天刚好录影嘛,我就说我的愿望是学泰拳,我真的去了,我花了两年时间。有时候比较一用功、认真,有时候输懒一点,可是我真的去了两年。那我2016的愿望就是希望打赢我的泰拳的教练,我从来没打赢过他,应该是说从来没打到过他,全部都被他打,当然他很轻轻地打我,可是我从来没有。你想一下,当你缴了两年学费给一个人的时候,你一定很痛恨他的,我就很想一拳打到他,没有。所以,我希望2016年我能够达成这种愿望,因为我觉得有机会,因为我现在决定改学咏春,咏春去打泰国拳。我那天看到《叶问》第三期,其中一段就是那个甄子丹他用咏春来打赢泰拳,那我看到我的希望。

窦文涛:打泰森,不是有泰森吗?

马家辉:泰森有西洋拳,那他另外前面是打泰国拳,在那边对打。那我觉得我应该改去学咏春。

林玮婕:中西结合。

窦文涛:你这本身就把我一个愿望给占了。你看,我一听你这么说,我本来有个愿望,但是待会儿我不说这个愿望了,但是可以说,我希望我能学会太极拳。

林玮婕:为什么是太极拳?

窦文涛:我老觉得太极拳这个东西挺值得会的,而且会了之后,反正就主要是我最近一连看到什么呢?你知道那个复兴的那个郭广昌吗?郭广昌不是进去了又出来了吗?出来了,赶快没事儿,没事儿,现在都是这样,但是我发现这个打太极拳能发财,能成首富。另外,我们知道马云打太极拳,后来我调查了一下郭广昌,你就不知道中国现在发财的人你还别真说人土鳖,人不一定的。郭广昌是哲学系毕业的,你知道就是原来看海德格尔那种什么书长大的,那么个学哲学的大学生。所以,你看他没什么头发,然后复兴做这么大事业,然后跟这个记者聊天,也是跟马云似的,就是讲太极,我用太极拳的很多道理能够让我在商战当中获胜。后来我对这个特别感兴趣,我说怎么太极拳就能够让你发财呢?他是说,你看,太极讲究你要洞察人心,不但要了解自己的心,你也要了解别人的心,你了解了别人的心,你做股票能不赢吗?我说只有太极拳才能了解明白吗?

林玮婕:对啊。

窦文涛:反正貌似这个马云也是这一套,你看马云这嘿,来这个,然后就说我的企业管理主要是太极拳的口诀,黏、连、随。咱们看结果。

马家辉:太好被骗了。

窦文涛:咱们就看结果,就是说这两个富豪身上的共同点竟然都有太极拳,那么估计我应该练一练。

林玮婕:那有一句话说十个富豪九个秃,那要剔头发吗?照这个逻辑的话,是吗?

马家辉:为了发财,他可能什么都愿意。

林玮婕:什么都做出来,我好坏,以后不能好好录节目了。

马家辉:我为什么太好骗呢?你别搞错,因果关系,他们是从发了之后才开始学太极拳。所以,你还是要得先发财,他们不是说,马云不是骑着脚踏车在杭州做着小买卖卖玉米粉的时候来学太极拳的。

林玮婕:那时候赚钱来不及。

窦文涛:马云那个时候骑脚踏车的时候,还见义勇为呢你知道吗?所以那个时候看出有点正义感来,有点侠义精神。

马家辉:对。

窦文涛:就那小个子,好像看见是有人打架,后来有人把视频,当年的视频都拍到。

马家辉:当年哪有视频。

林玮婕:当年哪有东西录?

窦文涛:我不知道,好像是上了新闻了当时,就是说你就看一个长得像小猴子一样的一个青年,蹬在自行车上,随时准备逃跑的姿势,就这样,干什么?

林玮婕:这感觉是美猴王的预告。

窦文涛:就说马云早年就有这个情怀。

马家辉:当然,你看他很有霸气,那就真的不一样。所以我就是第一个愿望嘛。

窦文涛:咏春。

马家辉:咏春,打败我的泰拳的师傅。

林玮婕:那你要跟老师打赌,说如果我打到你,你就把两年学费全部给我吐出来。

马家辉:他才不管你,不是,我后来想通了,我说老师,我再额外给你两年学费,你让我打。我准备学咏春,再不成功我就只好用钱。

窦文涛:对,只要学费够多,足够打败教练。

马家辉:对,我的决定是。第二个也是很认真的,就是因为我在今年完成了一部小说,15万字,讲黑社会的。

窦文涛:这被太太看了之后。

马家辉:有批评才有进步,外面的所有女人都赞美我,全世界只有一个女人批评我,就是我老婆。

林玮婕:这才是真爱,忠言逆耳。

马家辉:所以她就只能做老婆,那其他外面不是老婆的都赞美你,赞美完之后买包。那老婆不赞美也能买包,因为钱都在她手上,她不需要赞美,差别在这里。

窦文涛:那你的第二个愿望是希望有更多的赞美?

马家辉:不是,第二个愿望是因为前一阵子跟杜琪峰导演有机会碰面,聊到我的小说,他感兴趣那个剧情,因为里面谈到黑社会嘛我的故事,他也正在筹备一个黑社会的另外的故事。他本来约了12月中会见面的,后来我太忙了,其实因为他也是太忙了,然后我就没有见面。那我希望说第二个愿望很认真的说,OK,我那小说写完,还能拿出来见人的话,也获得了杜琪峰的赏识,然后就拍成电影。放心,你一定是里面一个角。

窦文涛:一个正面的角色,是吗?

马家辉:我里面好像没正面,都是正面,搞Gay的。

林玮婕:搞Gay的可以接受吗?

窦文涛:只要能红,搞猪都行。

马家辉:他是跟舒淇拍过对手戏的人。

窦文涛:摸过舒淇的裸背呢。

马家辉:对,开玩笑,所以你等着吧。

窦文涛:我觉得你这是在绑架杜琪峰。

林玮婕:因为都讲出来了。

窦文涛:对,到时候人家不好意思说了。

马家辉:没有。

林玮婕:他现在去内地做活动,什么时候跟马老师的电影开拍,你知道?

马家辉:不会,可能我们香港人吧,我真的没有半秒钟想这样子,可能我们香港人,这是有话直说。我也说到时候假如能够拿出来见人,假如他喜欢。他喜欢,他钱出的不够多,我也不卖给他的,所以杜导演不要以为一定能拍。所以,我们有话就直说。

窦文涛:希望保持体重 并且能睡个好觉

窦文涛:对,家辉都是家里有批评,家外有赞扬,他不是一般人。家辉之所以写这个小说,都是因为童年,他有这个生活。

林玮婕:对,要一圆童年的梦想,当黑社会老大。

马家辉:童年的阴影,我经常讲,是我在湾仔区长大,我所有朋友后来都加入黑社会,只有我,那个沧桑阴影在于说成长过程里面从来没有半个人问我要不要加入黑社会,从来没有。

窦文涛:为什么?你最怂吗?

马家辉:因为我戴个大眼镜,以前读书很好。

林玮婕:读书太好,没有办法获得入会资格。

马家辉:对。

窦文涛:但他们也都爱护你,是吧?这是咱们唯一的读书种子,别拉他入伙。

马家辉:非常正面,我从来没想这样,我是想说他们瞧不起我,觉得说找你来,你又打不了,又什么都不行这样子。

林玮婕:现在可以了,现在会泰拳OK了。

马家辉:而且小时候跟一些黑社会的朋友交往,英雄主义,所以希望到时候再送给诸位指教。

窦文涛:好,书一定要成功,如果不成功可能今年真加入了。

林玮婕:好了,重头戏了,你呢?

窦文涛:我很多了,我的第一个心愿我今天还想了想,你就比较能理解。我希望我今年体重能够保持在65公斤以内。

林玮婕:我懂。

窦文涛:是吧?

林玮婕:我懂。

窦文涛:这对我来说,我现在是70公斤,这就是10斤,哎哟,这怎么能做到呢?

林玮婕:加入我跑马拉松的行列,我们一周训练两到三次。

窦文涛:我光跑的不行,我还得饿。

马家辉:对,不吃就瘦了嘛。

窦文涛:所以我特别羡慕。

马家辉:集中营里面没有胖子,你不吃就瘦。

林玮婕:但是你不吃牙齿会不好,因为牙齿没有咀嚼能力,所以牙口会不好,这样讲话也会受影响,不行。

窦文涛:是吗?

林玮婕:对。

马家辉:那可以解决,咬,抠喉,你吃吧。

窦文涛:所以你看我不是在抠牙。

林玮婕:新年第一天大家好开放。

马家辉:你不要这样破坏形象。

窦文涛:2016都开放了。

林玮婕:真的,天下还有什么。

窦文涛:对,你的小说里什么都写了。

马家辉:我写过这段嘛,有人减肥,控制体重的是吃完之后马上去抠喉,用手指挖喉咙。

林玮婕:不行,不行,我们要有节目提倡健康减肥,真的不可以,这些都不可以。

窦文涛:这是一个目标,还有一个目标,本来是说跟着马云、郭广昌学太极拳,对吧?被家辉说了,我后来想还有一个目标是什么呢,我希望我能够一觉睡12个小时。

林玮婕:我待会儿给你两颗安眠药,就可以睡12个小时。

窦文涛:我近些年,就是睡觉只能睡四个小时,不管多晚睡,很早就醒,就是你知道,而且我要说的是2016年我要告诉大家的是睡眠最重要。真的,你知道睡眠,如果睡不好能到一种什么程度,就是你比如说像干我们这行的对你自己大脑的这个反应非常敏感。比如说我要是睡了十个小时,我跟你说我听你说话,你说一句话,我的脑子里三句话等着你呢,就能这么快。但是呢,我要是没有睡好,就是一个是情绪上愁苦;再有一个,你就是讲完一句话,我还问,你那句话什么意思,你就理解一句话,就能快慢差这么大程度。

林玮婕:我非常理解,我也是真的睡眠,因为我们的工作白天、晚上这样倒来倒去,其实睡眠对我来说真的非常(重要),所以我才去运动。就是运动让自己的身体累,然后抒发你的这个情绪。而且这个睡不够也会胖,吃这是一件非常重要的事儿,就是你会水肿,然后你的血液循环、身体的整体的自循环都会不好。

窦文涛:而且我过去的一年,我跟大家坦白,实在睡不着靠什么睡,因为不能吃安眠药,我一吃安眠药,我觉得脑子锈住了,所以我就喝红酒。但是,这种是一个灾难,你知道吗?

林玮婕:对,从一杯变半瓶,接下来就是一瓶以及二瓶,再来一手了。

窦文涛:所以2015年基本上每天都是醉得昏倒,你知道吗?所以我要完成我一个好睡的目标,从今天开始,我宣布要戒酒。

林玮婕:不是,我可以给别意见,就是你换一种酒,不用喝到,你喝威士忌喝半杯就有同样的效果。

窦文涛:先熬一熬,要不然真的崩溃了。

马家辉:这样喝法你刚才说影响血液循环那是女生,男生会影响营精液循环。

窦文涛:对,只有你是上脑的,整天在上半身、下半身循环。

林玮婕:循环特别好。

窦文涛:人睡眠不好对情绪的影响可能很大

马家辉:当然,它不一定要跟上半身来循环,就在你下半身循环也不好,因为你就喝喝喝醉倒了,醉倒了什么都不能做,不能做就影响循环。所以,我是建议你还是,希望你成功吧,戒酒。可是重点在于你睡了四个钟头之后会累吗?只睡四个钟头。

窦文涛:当然,我不是拿坡仑,就是我是不愿意睡这么少,但是没有办法。

马家辉:睡不着,拿坡仑、克林顿几乎成大事的人,基本上睡四个钟头。

窦文涛:对对对,听说伟人睡,克林顿也四个钟头?

马家辉:对,其他时间没时间睡,太多女生。

窦文涛:其他时间很忙,对吗?

马家辉:对,所以我在想,那你也好,假如你睡的那么少,OK,睡不着,那些时间要来做什么?

林玮婕:划手机。

窦文涛:就是你睡不着是一个很难受的(事情),而且直接影响到你的精神状态,甚至我认为影响到你做的选择和判断。一个人你有没有想到他有时候生活里作出了很多咱们觉得匪夷所思的一些怪人的行为、言行、举止,你想了很多原因,其实有时候可能仅仅因为他昨天没睡好。就像有些时候有些人脾气不好,仅仅因为可能是没吃饭,你知道吗?饿了火就上来,就是所以说我是在最近我才明白,你的很多的人生的选择其实与导因可能很简单,跟你的身心健康有关系。你还别真的觉得以为我想了半天,其实你现在缺乏睡眠,你这个头脑是一种抑郁症的状态,于是你想出来的事情是变形的,尽管你自己给了自己很充分的理由,你有这感觉吗?

马家辉:不,人生的悲剧远不止于此,我们以前谈说除了影响你睡觉等等,影响你情绪,还影响你的。我们一般觉得是娇养出来的性格,小气、大方、乐观、积极、消极,我们以为说这是童年阴影或者说童年的教养很好,修养。对不起,不是,你那个看钱看得很重,那个小气巴拉的,可能心里某个基因让你很爱钱。原来我们的基因对于人的影响到这个地步,你什么循环好不好,原来每一个人生的悲剧在这里,你只不过不知道而已,我们就是一堆这种神经跟分泌物的控制的东西。

窦文涛:我有一个老板的这个朋友那天跟我说,说一定要睡好,昨天晚上宿醉,他是跟小情人睡觉,他有老婆的你知道吗?然后说打个电话,摁了那个facetime,就在那儿看着,全看见了,他说我都是昏了头了。

上一篇:格子、李菁《锵锵三人行》:模特绑架成性奴谈盗亦有道
下一篇:梁文道、王蒙《锵锵三人行》:从王蒙土耳其之行谈复杂的中东局势
王蒙、许子东《锵锵三人行》:在新疆的生活让我变得乐观

王蒙、许子东《锵锵三人行》:在新疆的生活让我变得乐观

许子东《子东时间》:“政策问题”到底是什么问题?

许子东《子东时间》:“政策问题”到底是什么问题?

复旦大学《星空讲坛》:梁文道谈常识

复旦大学《星空讲坛》:梁文道谈常识

蔡康永《周二不读书》:诺贝尔文学奖得主(莫言)访谈

蔡康永《周二不读书》:诺贝尔文学奖得主(莫言)访谈

《圆桌派第三季》亲戚:过年需要亲戚吗?

《圆桌派第三季》亲戚:过年需要亲戚吗?

许子东、陈丹青《锵锵三人行》:胡适与五四运动的起源

许子东、陈丹青《锵锵三人行》:胡适与五四运动的起源

已有0条评论,期待您的留言!

昵称 *
邮箱 *
网址

报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