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月21日,央视发布了春晚吉祥物“康康”。“康康”一经发布就迅速引来了广大网友的吐槽,特别是关于它脸上两个凸起的设计,更是让它有了“猴腮雷”的洋名。对...
2016年1月21日,央视发布了春晚吉祥物“康康”。“康康”一经发布就迅速引来了广大网友的吐槽,特别是关于它脸上两个凸起的设计,更是让它有了“猴腮雷”的洋名。对...

2016年1月21日,央视发布了春晚吉祥物“康康”。“康康”一经发布就迅速引来了广大网友的吐槽,特别是关于它脸上两个凸起的设计,更是让它有了“猴腮雷”的洋名。对此,马家辉提出,丑的设计受追捧,是市场本身出了问题。

窦文涛:春晚吉祥物公布 网友称“丑哭了”

窦文涛:《锵锵三人行》,春节快到了,春晚又可以吐槽了,是吧?

马家辉:我们不是要上春晚吗?我还以为,上回你读完那个屠呦呦的得奖词之后。

窦文涛:对对对,听说有邀请,但是我们先自己演习一下,然后看看导演组能不能过。

许子东:有了邀请以后,也转卖,现在说黑市价八万多。

马家辉:是吗?

许子东:对呀。

窦文涛:转卖什么呀?

许子东:你把它卖掉,八万多啊,你说你现在是明星。

窦文涛:不是,我没听明白,你说春晚的票?

许子东:春晚的票是不卖的,但是呢是有价的。所以,价一般到八万多,那你想你现在要是愿意在那里坐一场呢,还是愿意赚八万多。这是一个问题,你知道吗?

窦文涛:每年春晚完了之后,他们都在观众席上捕捉那个人物特写嘛,比如说有一哥们,那他大概很有钱,年年都有他,每年都永远笑的灿烂。

许子东:有的呢卖八万那是不肯卖的,因为他进来的门票就贵。

马家辉:它门票到底是怎么发的?

许子东:没有门票。

窦文涛:当然,就是说,我们是用我们自己的方式今天上一下春晚,是吧?

许子东:自己的方式。

窦文涛:对,我们通过什么来上它呢,先让它们上我,对吧?就是我最近学了《易经》了家辉,这个《易经》里有句话,叫吉事有祥。就是说吉利的事情必有祥瑞,就是吉利的事情必有兆头。所以,你知道今年就是猴年嘛,猴,你知道我有很多收藏家的朋友,就中国古代很有意思的,它这个中国有一种谐音的祥瑞文化,就比如说一个笔架山,放毛笔的,一个山,山上呢,山脚下有一头鹿,然后山上有个猴,另一个山头上有个蜜蜂,你知道这是什么意思吗?

许子东:封侯。

窦文涛:鹿呢?叫一路封侯。

许子东:旁边最好还有一个马,叫马上封侯。

窦文涛:有啊,马上,也有,猴骑在马上,猴把马给上了,就叫马上封侯。

马家辉:马上风。

窦文涛:马上风嘛,马上风嘛,就是猴嘛。

马家辉:你不需要啦,你不是很快就过完你的本命年了嘛,你不需要去。

窦文涛:对对对,但是还是要小心,叫什么瓦罐不离井上破,将军难免马上风。所以,我就说吉事必有祥瑞,于是呢春晚呢出来了这么一个吉祥物,咱不知道是个什么兆头。就是说还是清华大学美术学院韩美林老师,他是奥运那个福娃的创作者、设计者之一,然后就是找他,但是中央台也挺有意思,先是让这个全国民众都可以提自己的设计,但是同时呢他也邀请这个韩美林来做这个。然后,这件事情就引起了轩然大波,普遍的反映是丑哭了,你知道吗?挑战中国人民这个审丑的极限。

许子东:是吗?

窦文涛:你不知道这两天闹得特别大吗?

马家辉:可是各有各的说法,当然有人说丑,有人说觉得很搞笑,有点像那个有毛的奥特曼。香港叫咸蛋超人。

许子东:有毛的奥特曼,就是毛特曼。

窦文涛:我们这儿内地叫什么呢,猴腮雷,猴腮雷但是要到了广州话里呢,猴腮雷。你知道为什么叫猴腮雷吗?

许子东:就是说吃东西吃太多了,鼓出两块。

窦文涛:对,韩老师还在对于很多人的意见,他自己就做了回复,因为很多人说是猴为什么腮帮子这俩球呢,对吧?这一点韩老师就是说,这是我坚持必须要有,说为什么呢?就是猴吃东西会鼓在两个腮帮子,所以呢。

马家辉:这就是挑战现在都流行打瘦脸针的美感,大家看着都不舒服嘛。好像我去整形以前的样子,对不对?会让人家引起不安。

许子东:这跟现在整形的潮流不符,但倒集成了样板戏传统。

窦文涛:怎么说?

许子东:样板戏那个时候有个最突出的英雄人物叫浩亮,知道吧?浩亮、李玉和《红灯记》,浩亮这边两块就是突出的。

窦文涛:叫一边一块疙瘩肉。

许子东:对。

窦文涛:一边一块疙瘩肉。

许子东:人家那个是天生的。所以,这个韩美林这个是继承了。

窦文涛:他是回归,真是。对对对对,说的好许老师。

许子东:50年嘛,50年不变俩疙瘩肉。

窦文涛:真的是,今年是文革多少年了。

马家辉:别吓我。

窦文涛:所以真神了,真神了。

许子东:人浩亮是天生的,咱们现在的猴子吃出来的。

窦文涛:一边一块疙瘩肉。

窦文涛:创作者需留“槽点” 让观众更主动

窦文涛:你知道就是,还真的就是,这个事情很有意思。就是我对这个时代的观察,那天咱们不聊过这个弹幕吗?我就说,观看就是娱乐,观看就是创作本身。就是说你看关于这件事情,聊啊聊啊聊,咱们可以来看看,很多时候现在做一个创作者完全不必有压力,甚至于昨天我跟几个姐姐妹妹们聊天,我还说呢。我说我过去就有焦虑症,什么焦虑呢?就是完美主义强迫症,就是我就说我怎么就觉得不能容忍。就是说1%的纰漏和遗憾给我造成的痛苦,超过我那99%成功的发挥,所以我活得很痛苦。

许子东:你这好啊,你这话真是最近孟建柱刚刚说过这个话,你这觉悟怎么这么高?

窦文涛:公安部。

许子东:公安部部长,他说99%的公正裁判会被1%的错案所损害。这是非常了不起,现在就是说,他的话大概倒过来说,一个错案会毁坏人们对99个公正裁判积累起来的这个良好的信誉、印象。所以,他要纠正,现在要纠正,十八大以来已经揪了20几起冤假错案,你跟他英雄所见略同嘛。

窦文涛:当然,我们受党教育这么多年,当然,就是说我是属于精神病学的范畴,好嘛。就是说怎么来治疗,很多人都有这个病,对吧?就怎么来治疗呢,我就发现还是心胸要打开,你比如说我特别佩服美国的一个艺术家,叫安迪·沃霍尔,我觉得这个境界,你知道就是搞创作的人,你跟安迪·沃霍尔比比,他什么境界?他也拍电影,他拍一些小电影,对吧?但是安迪·沃霍尔的观念就是什么,你们拍个戏非要找一个最合适的演员,对把?但安迪·沃霍尔看来,把觉得就是最没劲的。他说在我看来,找那个最不合适的那个演员演这个角色,拍出来的东西那才叫牛。

许子东:导演才叫厉害。

窦文涛:对,而且你像我这个,拍完一个节目,你让导演、编导去剪,我都能担心他给我剪错了,对吧?因为他永远不符合我的愿望,对不对?但是人家安迪·沃霍尔说什么,他说我觉得最有意思,世界上最有意思的事儿就是我拍了个东西,然后交给一个剪辑师,他剪出来一个我完全没想到的东西。他说我觉得这才是艺术,这个心胸。

马家辉:他搞的是前卫艺术嘛,你要搞那个行当,才用那个行当的做法。不然的话,假如你是安迪·沃霍尔,你搞了这个,可是你这样正经八百的对不对,什么都要管这个,就不够瘾,不够型,不够好看,没有那个逼格。所以你要治疗你的病,除了心胸要广,不容易做到。有一件事情比较容易做到,就是脸皮要厚,随你说嘛,随你说或者说再来,再进一步,我告诉你方法。就像你说观看本身就是娱乐,就是艺术,就是表演等等。你就看一群神经病在评论你的东西。因为很简单嘛,你面对那些评论什么,你会觉得很荒唐、很什么,我就会告诉自己,他们当然就是这个水平,不然的话,就轮到他们坐在台上讲了,而不是我坐在台上。

窦文涛:家辉,你这个观念就out了,实际上是什么,你不但观看者的水平可能比你这创作者更高。

马家辉:那当然。

窦文涛:而且你这创作者现在要真高明的话,你得让人家挑出你的毛病,这叫槽点。你比如现在特火的那个下了架的《太子妃升职记》,那就是故意的啪古代女主角来个倒立,他就得让你穿了双波鞋,这才那些人吐槽的弹幕,它才能有娱乐,你知道吗?这个就是说观看,那天许老师讲了一个这个叫什么?接受美学,接受美学,就是很大程度上你得让我们看的人发挥主人翁的精神。

网友恶搞春晚吉祥物康康:猴腮雷可解决问题

窦文涛:从这个猴腮雷这儿你可以看得出来,比韩大师水平高的,在民间那可是太多了。你可以先看看咱们这原版,韩老师的这个,他只是出了这么一个设计,被认为是中国传统水墨画。

许子东:你说腮雷就是下面两个圆的?

窦文涛:这两个圆的。

许子东:我以为就是闹钟的这个下面两个。

窦文涛:对,就是塞了俩雷。然后你看下边这个网友们接着,不是,这个呢韩老师要撇清关系,说这个3D最后做出来的这个玩意儿跟我没有关系,我看都没看过。人家就是说3D那些人据说是悟性不高,给做成了,把韩老师的这个毛茸茸做成了这么一个东西。

马家辉:好像弄个大耳环一样。

窦文涛:对对对,特别他们说这个脑门上的这个部位甚至有人说,有需要打马赛克的需要。

马家辉:为什么?

窦文涛:为什么你自己琢磨吧。然后你看,这是一个网友的这个小搞一下,然后你再看。你看他们的娱乐,有人把这两个雷放哪儿了呢?还可以当胸器。

马家辉:胸贴,乳贴。

许子东:最近好像说有这样的。

窦文涛:导演别走,你看猴还可以长个猪嘴,这是上一张,你再看这个。

马家辉:好像哥斯拉一样。

窦文涛:对,这是太空人,不是,外星人,它还可以发射激光。你再看下边,你看现在这个,这俩雷原来是人家,不是裤裆藏着雷,人家腮帮子就藏着雷,啪啪扔出去,那是另外中国俩活动的吉祥物,扔出去,炸了,这是什么鬼?炸成黑了。下边就是,你看还能伸能缩,就像孙悟空的金箍棒,它能伸缩。你看冒出,啪出来了,猴腮雷。你再看下边,世上没什么事儿是一颗猴腮雷不能解决的,如果有,那就两颗。这位感觉大片,猴腮雷。然后,这,红灯停,绿灯行,完全可以当成这个交通标志。再看下边,有人把这个叫做九头身,我觉得这有点现代艺术吧。

许子东:对。

窦文涛:然后你再看下边,我觉得也有可爱的,做成这种毛茸茸的,是不是?

许子东:这跟它开始的有啥大区别,没太大区别。

窦文涛:这个就属于,咱就说不都是恶搞,也有善搞。这个属于弄的还挺可爱,像个兔子,兔爷了。这是韩美林老师的微博,你看他就说,春晚吉祥物我选取了典型的猴元素进行重新组合,就是说是很用心的了,猴是霸气的小孩,玫瑰红什么的。然后他说3D设计方案我从来没有看过,我只是设计了一个猴头的正面图,他希望它体现中国文化内涵。但是你看,现在这网,你看大家又翻持续,再看下边,这个癸未年,羊年,2003年韩美林老师画的这个画你看就有这个猴吧。

许子东:差不多,很像。

窦文涛:就是说你再看。

许子东:那俩腮帮已经有了。

窦文涛:你看,这个猴,那么,反正就是这么一个过程。

马家辉:二次创作有助于打破文化“一言堂”

窦文涛:就这个玩意儿三个小时,微博话题三个小时阅读量达到八百多万,讨论五万三,登上微博排行榜第一名。你说这猴腮雷,炸了吧。

许子东:中国的经济真是,他们说拉动内需,我觉得中国的文化也是这样拉动内需,这一点话题的都可以自己这么开心,这真是了不起。

马家辉:我觉得很好。

窦文涛:自己开心吗?

许子东:对。

马家辉:而且这样不像以前一言堂嘛基本上,就是说一言堂不一定是政治的。就是说权威,哪个大师一出来,大家就只有鞠躬、叩头的份,我觉得这样很好。而且这样我们刚也说,二次创作,很多引申出来。重点在于说你看主办单位,包括了韩老师,他们怎么样回应。假如他们心胸够大,甚至把不同的二次创作的元素拉进来,同时推行,那很好,真的把产业扩大,言论自由的表达。

许子东:但自我抄袭是不是一种抄袭呢?在学院里是有争论的。我们现在对学生就是算抄袭的。比方我们有学生他在这门课或者说他在第一年级的时候,他交了个功课,写的一个东西。然后他到三年级的另外一门课,他交了一个paper,跟一年级的百分之七八十都差不多,那我们就算是抄袭的。

窦文涛:我觉得这个,韩老师这样从法律上没有问题,就是当然你愿意怎么说都行,那是啊,是我当年几年前我画的这个猴。但我比较了各种各样方案之后,我还是觉得以我原来画的这个原型当成设计最好,我觉得至少你可以有多种解读,它这个在法律上应当没问题吧。

许子东:不,这个不能以抽象地来说,这个要看当初央视请他画这个东西,他们的合约是什么情况,是不是要有一个全新的创作等等。我话没说完呢。周作人写文章,在最重要的中国新闻学大戏,他的散文二集他写个导言,他怎么写呢?关于中国散文的问题,我在十年前写过一篇文章,他抄了一段,后来抄了很长,好几页以后。关于这个问题,我在七年前又写了一篇文章,又抄了一段,我就看,写得都很好。但是,四年前我对这个问题又做了一个补充,又抄了一段,我对于中国散文的看法就是这些,完了。

窦文涛:所以,他是文抄公。

许子东:大师文章,大家都说这是大师文章,所以这个东西很麻烦。我讲的意思就是说,对学生,我们说这个自我抄袭是抄袭。对大师,我们说了不起。

马家辉:但因为我觉得它整个游戏的语境不一样,另外对学生我同意我们也是你自我抄袭,抄你以前的paper,以前的作业当然是抄袭。可是因为那是学生,你来学习,有一个系统的考核、系统的学习。大家整个默契不一样。可是像这种情况,包括周作人的文章,包括现在的设计,就像许老师刚说,看他跟中央电视台的合约。搞不好我们不排除一种可能,当时当初聊天,甚至有人先发现了韩老师以前这个猴不错,韩老师,你这个不错,能不能在这个基础上面,再发挥、再看。所以,加强它两个腮帮子。

窦文涛:对,那他也可以说总有点不一样,对不对?那也不是完全一样。

马家辉:可能至少多点毛。

窦文涛:至少多点毛或者雷再大点。

马家辉:因为猴子长大了嘛,有毛,长大了嘛。

窦文涛:发育,是吗?

马家辉:发育,然后所以呢,就是说可能反而是说那是一种肯定,对韩老师过去的这种创作的基础肯定。所以,我们请他来主导创作,可能是这样。

马家辉:好的吉祥物需有童趣 不应高高在上

窦文涛:不是,你们都没说到一个最朴实的地方,你们俩觉得这好看吗?

许子东:我觉得好看,我个人觉得很好看。

窦文涛:你是说反话呢?

许子东:我没说反话,真的。

窦文涛:你说的是那3D的?

许子东:也不是3D的,就是他原来他画的这个,后面的创作都没超过,我觉得他画的这个很好看。但是就是,关键你们大家炒的这么热闹,在讲,但是其实是有个问题,因为他早就画了。

窦文涛:他们说这个,主要是3D的这个团队就是说,一个也不够认真;再一个也没有经验和水准。比方说韩老师这个水墨画毛茸茸这个希望效果,它给人弄没毛了,猴做个3D,弄没毛了。说实际上。

许子东:这叫非毛画,这很不好。

窦文涛:据说这种做3D技术,都有那种水墨微粒,这真要做的话,也能做出这种效果。你觉得这设计怎么样?你喜欢吗?

马家辉:第一个我觉得不难看,它没有弄起来我就觉得很难看;第二个,我觉得它假如好的话,里面很有情趣,跟以前很多的吉祥物,我觉得以前的,总是觉得那个吉祥物都是蛮权威的,好像一个很高高在上的东西。我觉得这个抓到猴子那个童趣的味道。那第三个,在网上引起八百万的什么点阅,然后讨论,那是非常好。所以,我刚说二次创作不是说他的自我抄袭,是说民间的二次创作,互动。

许子东:参与。

马家辉:而且在网上,一定不管你多好的东西,都有人骂,我们节目多好,还是会有一堆人莫名其妙的骂,对把?

窦文涛:没人骂就好不了了。

马家辉:对,我觉得。

许子东:唯一缺憾的就是要是难度更高的话,就是他如果能请三个、四个像韩美林级别这样的画家,大家画,然后民众欢呼,然后再来投票选择。

窦文涛:比谁的雷大。

许子东:那可能就是完全不同的图案,那这个时候呢,这个东西,这个不是三权分立,这是多元审美。

马家辉:还可以搞个节目,《中国好猴子》,找我们当导师,导一下那个,教一下那个韩老师。

窦文涛:是,我的感觉还是就是说,中国这个猴其实它这个让我联想起,因为说它是用中国传统水墨画画的这个猴。你知道我一下子就联想起什么,画的最好的是谁,中国历史上其实好多我们司空见惯的中国水墨画。

许子东:好像是宋代的。

窦文涛:只是中国水墨画的一个枝杈,对吧?但是实际上呢就是历史上讲,中国这个绘画、中国传统的绘画来讲,最有名的或者说最有名的之一应该算是宋朝的易元吉,这个人是湖南人。本来是画这个花鸟、草木,但是你看湖南人这种劲头,心气高,跟一个姓赵的学,但是觉着这个姓赵的画这个花鸟画太好了,他超不过。所以,就潜下心来,就是说我一定要画个牛的,然后他画猴,他画别的也很棒。但是他画猿猴画到什么程度,就是说常年在山区,甚至是筑巢,这个易元吉住在树上,就为了看这个猴,就看这个猿猴的神态。最后画出来,我跟你说,台北故宫博物院有一个国宝叫《猴猫图》,易元吉的,咱们就看看真正的中国历史上人家都说直追宋元,你看看那个时候达到什么程度画猴。你瞧瞧。

许子东:看过这个。

窦文涛:抱着一个猫,你看这个神态,这个猴啊被拴住在一个东西上,然后两个猫从它身边走过,猴很敏捷,抓住了一个。你看另一个猫很害怕、很惊诧,这个抱着猴的有种得意,洋洋得意的姿态。你再看这个特写,他画的这个猴,这就是你看中国画什么叫又像又不像。写真,又写真,但是似乎又有另一种神韵,另一种气韵,我觉得借这个话题真是可以顺带着咱们学习一下,是吧?这就是易元吉,就是中国绘画史上画猴数一数二的人物。你看画这。

马家辉:顺带着学习什么?画猴。

窦文涛:不是,我是说咱们所说今天的人说的中国水墨画的技法其实我们应该去更多的学习学习中国古人画一个东西画到多么高的境界,对吧?

许子东:你细看就会说不孝子孙了。

窦文涛:也不一定,都孝得挺好的。

马家辉:丑的设计受追捧 是市场本身出了问题

窦文涛:我请大家看这个易元吉的猴,我的意思是说,中华文化这个博大精深、方方面面。但是它哪方面被国民所认识,甚至哪方面被国际所认识,有时候你也控制不了。比方说我给你看一组照片,你再看这儿,这就是据说网传某国际波鞋的品牌设计的,他们以为跟中国献媚、讨好。再看下一张,哪知道中国想减肥的都不高兴了,这就是你看外国人对中国人的理解。

许子东:发财、福气。

马家辉:福到。

窦文涛:对,你再看下边,这个显然也不太了解中国的这个语言。

许子东:香港,很多车牌真是这样。

窦文涛:你看,据说这也是网传的,这个品牌,LV,你看猴,你看它也是猴,给中国人民讨好呢。但是讨好,你看这个迪奥的,这猴,我觉得这猴可真是丑晕了。你看,这也是一个国际品牌,猴年的戒指。

许子东:骷髅头。

马家辉:这是土豪。

窦文涛:这才叫妖魔化,你看这就是巴宝莉的围巾。

许子东:山寨吧。

窦文涛:网传,据说这是爱马仕,这也是网传,我不知道这是不是真的,爱马仕。

许子东:郭美美用它差不多。

窦文涛:据说这也是LV的,你看,这是时装潮流,红绿蓝。您看网传出来的照片,他们就说王菲也用这个品牌,但是我看了看,后边那是不是王菲,我表示怀疑。

许子东:应该不是。

马家辉:貌似王菲。没有,我觉得因为你刚用了四个字,向中国献媚,我觉得问题是谁设计。他可能是说只给了一个指示,就是说OK,我们现在要弄,为了某些目的,要弄一个有中国元素的设计,然后交给可能内地的设计师去弄。所以,严格来说不是他们向中国献媚,因为这种事情经常发生,像刚网传那个可能是真,可能是假,怎么说呢?像他们也经常到不同的国家,他们为了特别的需要的,我们搞个什么节日,或者说特别的秀,那把当地的元素,西班牙也好、德国也好,甚至中亚也好,把当地的元素纳入进去。它不是准备大量生产,给你排队去买的,这是秀,弄一个。那结果里面就出现两个问题了,第一个,谁设计呢?假如我们说那些很夸张、很荒谬、很丑,那可能是华人在当地的设计师去弄的。第二个,好了,不管多丑、多难看,推出来看看,结果推出来了,假如有一堆人跑去买,跑去追捧,还说好。那不是他们的事儿,不是那个品牌的问题,是你市场自己出了问题。你看到那么丑的东西,你就不要去买它。

许子东:他专门就设计给LV用的,这个简单,它这个消费品市场,这个奢侈品市场,像中国40%。他们就觉得。

窦文涛:那你这就太坏了。

许子东:对啊,他们很多设计的时候,故意,他说他们的品位就是这样,我们就搞成这样。

上一篇:梁文道【一千零一夜】:《阿城精选集》
下一篇:梁文道、林玮婕《锵锵三人行》:从斗鱼tv直播“造人”事件谈个人隐私
王蒙、许子东《锵锵三人行》:在新疆的生活让我变得乐观

王蒙、许子东《锵锵三人行》:在新疆的生活让我变得乐观

许子东《子东时间》:“政策问题”到底是什么问题?

许子东《子东时间》:“政策问题”到底是什么问题?

复旦大学《星空讲坛》:梁文道谈常识

复旦大学《星空讲坛》:梁文道谈常识

蔡康永《周二不读书》:诺贝尔文学奖得主(莫言)访谈

蔡康永《周二不读书》:诺贝尔文学奖得主(莫言)访谈

《圆桌派第三季》亲戚:过年需要亲戚吗?

《圆桌派第三季》亲戚:过年需要亲戚吗?

许子东、陈丹青《锵锵三人行》:胡适与五四运动的起源

许子东、陈丹青《锵锵三人行》:胡适与五四运动的起源

已有0条评论,期待您的留言!

昵称 *
邮箱 *
网址

报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