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几天跟一个前辈聊天,他开玩笑问我,“丫头,看你这每天沧桑的,说说,这么多年你觉得自己学会的最多的是什么?”他总是嘲笑我过于老成,所以故意把‘这么多年...

前几天跟一个前辈聊天,他开玩笑问我,“丫头,看你这每天沧桑的,说说,这么多年你觉得自己学会的最多的是什么?”他总是嘲笑我过于老成,所以故意把‘这么多年’咬的很重。我想了想,打了两个字,接受。

高中开始到现在,我学会的最多的也是做的最好的就是接受。

接受生命的到来和离去,接受还差百分之一就成功的失败,和不期而遇的意外。

我并不认为自己有多成熟,我只是习惯把书本看到的记在脑子里。

然后不断的感悟生活中的种种。

我并没有比别人多聪明,只是恰好幸运的总是在失去的时候有所得到。

我有多矛盾,我从来不愿详细的描述。

或许很多人都会有这样的一面。

就像我是个念旧的人,却从来不往回看。

我会欣喜我遇见的更多的美好和希望,却也会独自可惜我错过的。

人是不是都会这样,流露的脆弱从来都是不介意人知道的。

而那些真正的阴暗的不为人知的自己,即便是再难再疼也不会让人知道。

就像人群中你可能是笑的最开怀的,可能也是心里哭的最悲惨一个。

婧怡评论说,总会隔段时间来我的空间看看我更新的状态,然后了解我的生活。

我突然意识到,原来很多人都是这样了解自己的朋友,于我,也一样。

进去空间,把错过的状态都看一遍,再看看底下的评论,然后退出。

你知道他们过的很好,即使某些没有你的快乐。

可是没有失落只是欣慰,欣慰你的朋友身边有人在你不在的时候陪伴他。

再不会像小时候一样嫉妒,再不会因为你的位置被一个你不认识的人代替。

而像个神经病一样吵着要他把你送给他的东西还回来的幼稚。

所以我们都长大了。

这代价可能是我们都变的安静了,也可能是那些我们曾以为永远高大伟岸的人的老去。

不是我有时候很做作的感叹时光飞速,人世无常。

当我在朋友圈得知那在我们眼中如神一般存在的校长离世的消息。

才发现,这时间都去哪儿了呢。

原来人都是会离开的,原来人都是会老的,原来人都是会死的。

可是,真是遗憾。

都没有在这之前,郑重的说声谢谢,好好的说句再见。

我很怕,那些生命中出现过的人,真的,自此一别,然后再也不会见。

接受很难吗?不难。

当你努力了那么久,最后还是失败时,告诉自己,是自己不够努力就好。

当你看见亲人痛苦,最后还是敌不过死神时,告诉自己,这是命,离开未尝不是一种解脱。

当你交出真心,最后还是被你眼中的好朋友背叛时,告诉自己,没有关系啊,至少我又少了一个虚伪的朋友。

当你终于爱的全身交付,最后还是没有在一起时,告诉自己,不怕,一辈子这么长,下一个遇见的喜欢的人,就是自己最好的时候。

接受这么容易吗?很难。

怎么就努力不够了?多少个不为人知一个人通宵的黑夜凭什么我不成功?

怎么就是命呢?这世上坏人那么多,为什么非要夺去我的亲人的生命?

怎么就没关系?我给的是我最真的心,你怎么忍心还我一把刀子?

怎么就能不怕?明明是他先来招惹,怎么最后他们就能潇洒的转身然后我微笑祝福一人神伤?

这个世界病了。

可是,那又怎么样呢?

我们还是要善良的活着。

原谅那些故意的伤害和无意的打扰,不是为别人,而是为了不错过自己。

那来不及告别的每一个自己,来不及说的很多歌对不起,来不及说的每一个再见。

是不是也要找一个阳光明媚的午后,与他们约个会。

安东尼说,我一直相信,当你做了某件正确的事,它就会使你在这个地球上的重量,增加一些,会觉得,安全踏实。

是否每个人都会有彷徨的时光?

是否每个人都会爱过一个禽兽?

是否每个人都在经历爱的离别?

是否每个人都曾在夜晚独自抽烟买醉痛哭?

是否每个人都在成长的路上跌跌撞撞遍体鳞伤的蜕变?

是否每个人都在成长,然后与每一个样子的自己告别?

是否每个人最后都能在岁月的洗礼中,终于安然平静的接受?

是否每一个听到这里的你,都能找到一丝相同的感受?

我是麦雅,今年24岁。

我是别人眼中也许还不错的主播,可我从来不这么介绍我的职业,因为我还不知道怎么定义这个职业。

可我在努力,走的路忍的痛追的风,都让我更接近那曾许下的每个与梦想定下的诺言。

电影里说,诺言太美,所以不要轻易许诺。

可是我相信,那些都是我许下的最美好的诺言。

最后,我想说。

那些忘记的,错过的,答应的,失去的,你总会再一个一个的拿回来。

因为人生,长着呢!

上一篇:轻轻地走与轻轻地来
下一篇:生命列车
淡淡的幸福

淡淡的幸福

流年半夏

流年半夏

家不是讲理的地方,家是讲爱的地方

家不是讲理的地方,家是讲爱的地方

明日又天涯

明日又天涯

黄昏的灯

黄昏的灯

弄轻柔

弄轻柔

已有0条评论,期待您的留言!

昵称 *
邮箱 *
网址

报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