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去找,要等(文/安妮宝贝) 那天从图书馆出来,经过一家独特的店铺,里面专卖一些外销到日本的棉布衣服。有一条长长的裙子,宽松的,很简单的款式,缀着...

不要去找,要等(文/安妮宝贝)
那天从图书馆出来,经过一家独特的店铺,里面专卖一些外销到日本的棉布衣服。有一条长长的裙子,宽松的,很简单的款式,缀着细细的刺绣出来的蕾丝,看过去颓靡而雅致。
是喜欢的颜色,陈旧而黯淡的藏蓝。
试穿的时候,柔软的棉布顺着赤裸的小腿轻轻滑下来,心里有淡淡的喜悦。
一整个冬天,穿的是旧牛仔裤,黑毛衣和宽大的男式棉布衬衣。头发缠着两条松松散散的麻花辫,有时胡乱地别上几枚暗色的银发夹。妈妈看到了总是要抱怨,20多岁的女孩子了,却象个孩子一样,不会把自己打扮得耀眼一点。现在这条看过去又旧又过时,而且要价还很贵的裙子,碰到我这个怪怪的不合潮流的人。一眼看中,并且心甘情愿带它回家。
看得出它是寂寞的。放在角落里已经染上些许轻尘。只等着能看得到它的美丽的人。
爱情不要去找,要等。
这是喜欢的一句话。

爱到逃离(文/安妮宝贝)
20岁的时候,我得到过一份有生命的礼物,是一只小狗。也是我养过的唯一的一只动物。
那个夏天,林把它送给我的时候,它非常的小。躺在我的裙子上睡觉,然后用它温暖湿润的小舌头,轻轻舔我的手指。
我在灼热的阳光下,飞跑着去超市买牛奶和牛肉干。我不知道我可以给它什么更好的东西。一颗心在跑的时候,跳得让我疼痛。
我们一起生活了一个星期。我叫它小乖。
常常一起去公园散步,它跟着我,因为太小,跑起来还摇摇晃晃的。
我爬在地上擦地板的时候,它就在纸盒子里面探出小脑袋,我擦到那里,它的视线跟到那里。
我们常常玩的亲密游戏是,我叫它的名字,然后躲起来,它开始四处找我。
很奇怪它的眼睛,象一个婴儿。纯洁,无邪。当我们互相凝望的时候,我知道我们是相爱的。
一个星期后,它突然生病。不肯吃任何东西。一直躺在角落里睡觉。
林对我说,你给它吃得太好,伺候得太细心。一条小杂种狗,随便着养就是了。
那时手足无措的我,只好把它抱到林的家里。林的妈妈帮我照顾它,她给它吃药,用冷的毛巾垫在它的小脑袋下面。
那个晚上,我留在林的家里睡觉,怕小乖会死掉。它已经处于弥留状态。
不肯吃晚饭,坐在地上,一边抚摸着它,一边不停地哭。
林的妈妈说,不用这样伤心。只是一条狗。
那天我和林的妈妈一起睡在阳台上的凉席上。
半夜,突然惊醒,我听到小乖细细的叫声。它趴在我的肩上,用它凉凉的小舌头,舔我的耳朵。
它来告诉我,它好了。
我们没有吵醒任何人,黑暗中,抱着它温暖的小身体,我泪流满面。
我把小乖留在了林的家里,坚决不肯再带它回家。
下楼的时候,小乖一直跟我到楼道口,睁着它疑惑的眼睛,不知道我为何不抱它一起走。
我看也不看它。飞快地跑了出去。
林说,你真的不要它了?
我说,是的。我承担不起这份感情,还是断了好。
小乖在林的家里留了很长时间。我偶尔去看它。
它总是认出我。围着我的脚撒欢,躺下来让我抚摸它的肚子,显得很快乐。
林因为搬家,后来把它送到乡下。
最终小乖失去了踪迹。
林说,你的残酷有时真得让人吃惊,你就这样抛下它就走。
我说是啊,我就这样。
太深刻的感情,只能让人选择逃离。
甚至没有勇气去承担分别。
20岁以后,我感觉到自己内心的寂静。
不会再让自己爱得只能离开。

上一篇:少年樱花
下一篇:蘑菇蘑菇它不会开花,先生先生你还爱她吗?
淡淡的幸福

淡淡的幸福

流年半夏

流年半夏

家不是讲理的地方,家是讲爱的地方

家不是讲理的地方,家是讲爱的地方

明日又天涯

明日又天涯

黄昏的灯

黄昏的灯

弄轻柔

弄轻柔

已有0条评论,期待您的留言!

昵称 *
邮箱 *
网址

报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