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咕噜咕噜,厨房里炖着从清早就放进锅的山药乌鸡。现在是上午十点,阿珍坐在阳台的摇椅上比对着从网上下载的视频,一针一线地在绢布上绣花鸟。厨房门未...

【1】
咕噜咕噜,厨房里炖着从清早就放进锅的山药乌鸡。现在是上午十点,阿珍坐在阳台的摇椅上比对着从网上下载的视频,一针一线地在绢布上绣花鸟。厨房门未关,整个屋子里弥漫着山药乌鸡的浓香,空气里浸透了汤的味道。

阿珍今年才满二十六,但俨然一副老年人做派。每天按时锻炼、吃得精 致营养,不喝酒不吃垃圾食品,对年轻人喜欢的一切都不感兴趣,喜欢待在家里,没事的时候做做手工,养花逗猫。阿珍是一家公司的会计,日常生活乏善可陈,她从小跟奶奶生活,一股子老年做派,和周围同事格格不入。

比起唱歌打牌疯狂谈恋爱,她更愿意去市场上买一只鲜活的鸡,让摊主宰杀带回家,然后一边煲汤一边哼歌。阿珍煲汤的技艺继承自她奶奶,她奶奶煲的汤又浓又香,儿时只要奶奶煲汤,家附近的野猫就会自发聚集过来。

奶奶死后,阿珍跟了父母,成年后便一个人搬出来住,和家里关系清淡疏冷,不是她脾气不好,反倒是父母有点怕她,觉得她的一举一动都像极了奶奶,她身体里住了一个老灵魂,让旁人亲近不得。

所以林的到来是个意外。年会上阿珍抽中了去云南旅游的大奖,往返机票住宿公司全包,所有人都羡慕不已。但其实阿珍更喜欢三等奖的一套和风餐具,典雅素朴,用来装汤一定非常好看。可她什么也没说,默默笑着接受了大家的祝贺,然后一个人去了云南。

阿珍对远行的记忆很浅很淡,幼时去过最远的地方还是奶奶背着她赶集, 其实路程不远,只是奶奶蹒跚的脚步让阿珍觉得那是一段非常遥远的旅途,她也实在对旅行提不起什么兴趣。

在客栈睡到日上三竿,然后出门觅食,要不是热心的老板见她一人,提议她去丽江逛逛,她是准备把所有假期时间都耗在客栈里的。

拿着去丽江的汽车票上了车,云南的太阳旺得很,对阿珍来说更适合睡觉。

期间车上上来几个人,都是一对一对的小情侣,穿着在古镇买的民族服装,女孩们的头上都编了彩辫,阿珍混在这群人中间倒显得另类。车上就只有她一个人没伴, 旁边的座位自然也没人坐。她戴上口罩,拉下帽子,头垂着昏昏沉沉睡了过去。

去丽江的三个小时车程里,阿珍一直在睡,头撞上旁边的窗玻璃,迷迷糊糊睁一下眼,又继续闭上。感觉到身边有人坐下,阿珍下意识地把身体往里面挪了挪,听到对方好像说了声谢谢,但她没有搭理。

直到司机在前面喊丽江到了,阿珍终于醒来,揉了揉眼睛打了个哈欠,车子上只剩她一个人了。她急忙拿上背包对司机说了声“抱歉”,匆匆下车。

走出丽江车站,外面的太阳晒得阿珍一阵恍惚,看到远处有个公交站台, 旁边稀稀落落地站着几个人。

“那个,请问一下去古城坐哪班车?”阿珍问其中一个正低头看手机的男人。 对方抬起头,看到阿珍后,突然略带惊讶地笑了:“这么巧,是你啊。” 阿珍一脸茫然。

“刚才我们坐的同一班车,我坐你旁边来着。”对方解释道,“不过看你一直睡觉,可能没太注意。”

阿珍恍然,不好意思地笑笑:“是啊,我一直睡觉,没注意旁边坐的人。” 男人叫林,也是一个人来玩,不过听说他有个朋友在昆明,晚上也会过来玩。见阿珍一个人形单影只,出于好意林说他可以当阿珍的向导,之前他来过丽江好几次,对这里也算熟门熟路。

阿珍想说不用,却不好意思推托林的好意,点点头说了声谢谢。

遇见这样一个人,从此不再孤单

遇见这样一个人,从此不再孤单

【2】
林帮阿珍找了价钱便宜的客栈,他住阿珍楼上。

林带阿珍逛四方街,虽不是旅游旺季,但人依然很多,阿珍挨着林挤在人群中,全顾着人挤人了。街道两边是各色服装店、饰品店和特色美食,林对阿珍说:“进去逛逛呀,不然一直瞎走多无聊。”

阿珍对那些花花绿绿的东西其实不怎么感冒,来丽江的女生大多数都会披一件花哨的大披肩,就像煲汤一定少不了盐和姜片。林问阿珍要不要像周围女生那样编个彩辫或者买个披肩,阿珍讪讪笑着摇头。阿珍意兴阑珊地东看看这个、西摸摸那个,林不知从哪儿买了两个彩色冰淇淋,递给阿珍一个,说:“这冰淇淋特别好吃,你尝尝。”

结果阿珍一口咬下去就吐了:“榴莲味?” “你不喜欢吗?”林大口咬着手里的冰淇淋,一脸茫然。 阿珍把冰淇淋还给他,瞪他一眼:“谁喜欢啊。” 一开始阿珍以为林是故意的,生气一路上没怎么理他,后来才发现林天生少根筋,粗线条。林带阿珍去吃饭,等菜端上来发现全是麻辣的,林爱吃辣,自以为所有人都爱吃辣,看到阿珍被辣得直喝水,他茫然地递去纸巾:“你吃不了辣吗?”

类似的事发生几次后,阿珍也学聪明了,什么事提前告诉林,让他不要再粗线条地安排好一切。到了晚上,林的朋友过来,是他的大学学妹,身材很好,穿着时髦,烫着大鬈发,化着浓妆,眼睛一眨巴阿珍真担心她的眼睫毛会跟着掉下来。到丽江晚上泡吧是必须的,清吧民谣吧慢摇吧什么类型都有,经过那些热火朝天的酒吧,服务生站在门口招揽客人让阿珍觉得十分不自在,可林的学妹偏偏喜欢热闹酒吧,吵嚷着要进去玩,阿珍向来是迁就别人的,便跟着他们进去了。

“喝酒吗?”林的学妹很热情,递给阿珍一瓶开了的酒,“来这里还喝水多无趣,喝吧,喝醉了晚上你跟我睡。”

阿珍脑里一瞬间闪过这两个人会不会是诈骗团伙的念头,但很快便被酒精冲刷掉了。

酒吧里很吵,音响大得让阿珍觉得心脏都在颤抖,邻桌有人来敬酒,阿珍还来不及反应,就被林的学妹拉过去干了一整杯。阿珍回到座位上,看对面的林冲着自己笑,一张脸上长了四只眼睛,嘴巴也分裂成两个。阿珍凑过去,大声问林:“你怎么有两个嘴巴?”

“什么?”林听不清,坐直身子也凑过去,两个人挨得只有几厘米,要 是平常阿珍肯定早缩回去,可她喝多了,脑子迷迷糊糊,加上酒劲,好像世间万物她都能够掌握,直接伸手抓起林的衣领,把他提过来,一张口满嘴酒气: “你说你怎么有两个嘴巴?”

“你喝多了。”林把她按回座位,叫旁边的服务生端水来。

无奈酒吧生意太好,水迟迟没端过来,反倒卖花的服务生来了,拿着一大束玫瑰花和跟头差不多大小的棒棒糖,让林给一桌的学妹和阿珍买。学妹说不要,继续跟邻桌嗨。

这时阿珍猛地站起来,指着棒棒糖对林说:“我要这个!你要给我买这 个!”语气像是个吃不到糖的小女孩,只差眼泪汪汪地流出两行清泪来。

“买买买。”林被吓到,从包里掏出钱塞给服务生,“我要这个棒棒糖。” 服务生站着没动。

“我要买这个棒棒糖。”林的声音提高了些。

“对不起,你的钱不够。”
……

阿珍拿着人头大小的棒棒糖直接往林脑袋一敲,大声笑道:“你的头居然敲不碎敲不碎啊……”

那晚阿珍满场跑,跟吃了兴奋剂似的,这个桌敬一杯,那个桌喝一口,往厕所吐了两回还不停歇,林想带阿珍回客栈,可学妹玩得更嗨,吵嚷着要把有外国人那桌全部干翻。到了后半场人渐渐少了,大家开始去台上跳舞,音乐节奏很快,每一拍都仿佛打在心坎上,学妹兴奋地跑过来摇醒已经趴在椅子上睡着的阿珍:“快起来,我们跳舞去。”

阿珍昏昏沉沉任学妹拉着,林好好坐在位置上,也被学妹一并带上了台 子,学妹在台上仿佛群魔乱舞,阿珍酒醒了一大半,灯光晃得她根本看不清台下有什么人,干脆也豁出去,拉住傻愣着的林左右摇晃起来。

阿珍不记得自己是怎么回去的,第二天早上醒来发现林的学妹挨着自己嘴巴大张着睡得呼呼作响。阿珍动了动脖子,头痛得厉害,努力回想昨晚发生的事。记忆却只停留在进酒吧前的阶段,后面发生什么她一点记忆也没。

早餐时林的学妹绘声绘色讲述了一遍阿珍昨晚的行径,阿珍睁大眼睛,手里的筷子“啪”的一声掉地上,林帮她捡起,她又掉,捡起,又掉,捡起……

“其实也还好。”林见状让学妹别再说话,安慰阿珍说,“也就是跳了个舞,拿着棒棒糖满场跑,反正大家都不认识你,真的没什么……哎,阿珍你去 哪儿!你早饭还没吃完!”

【3】
那几天林带着阿珍和学妹玩遍了丽江,吃了当地的腊排骨火锅、丽江粑粑还有斑鱼锅锅底,三个人几乎是挺着肚子走出去,摸着胀得圆滚滚的肚子,林的学妹回味着刚才喝的鱼汤,说好久没喝过那么鲜美的汤了,要不是后面急着涮鱼,她一定还要多喝几碗。

阿珍把这些话听了进去,晚上住宿在束河古镇的一家客栈,客栈提供厨房,半夜阿珍睡不着下楼去院子透气,透着透着像受到了召唤一般往厨房走去,摸到开关按亮灯,阿珍一眼就看到那个待在角落的紫砂锅,散发着些许年代感,一瞬间勾起了阿珍做饭的兴致。厨房的窗上贴着做饭一次十五元,阿珍乐滋滋地端起紫砂锅准备开始烹调她自己的美味。

等到林和学妹早上下楼来,她已经用厨房冰箱里的食材煲了一锅苹果瘦肉鸡汤,炒了一个素菜,盛好汤端到林和学妹面前,阿珍半眯起因熬夜生出的黑眼圈,笑道:“尝尝我的手艺怎么样。”

学妹喝完说了句“惊为天人”后又连喝了三大碗,林一直默默喝着,边喝边傻笑,好像那汤有带来快乐的功能。学妹瞥了眼林,对阿珍说:“他就是缺根筋,你别在意。”

林其实并不是少根筋,只是少有的乐天派,后来几天学妹偷偷向阿珍讲述了他大学时期的糗事,说是糗事反倒令人生出“这家伙真是傻得冒泡”的怜惜。

帮前女友熬夜写论文第二天兼职打瞌睡被油烫手,排了一通宵帮前女友买火车票,却忘了买自己的导致春节没回家过年,前女友爱吃一家店的蜂蜜麻花,却只有每天两点有售,他也会翘了课,不惜期末挂科排队去买。说出来全是傻气的事,到后来女友厌烦他太“兢兢业业”,跟一个玩乐队的学长在一起了。学妹说完这些, 意图明显地补充道:“学长真是个好男人,就是太好了才找不到女朋友。”

阿珍手里捧着一杯热水,话锋一转:“那为什么你没和他在一起?” “……”学妹愣了两秒后,猛地一拍阿珍胳膊,“我和他就是哥们儿!” 阿珍在丽江的最后一天,三个人又去吃了腊排骨火锅,晚上玩完在一棵老树下坐着吃烤串,点了三瓶啤酒。学妹知趣地以肚子痛先回客栈,阿珍和林吃 完后慢慢走回去,一路上没什么人,街道两旁也没路灯,漆黑一片借着手机上 的手电筒功能照路。

“我明天送你吧。”林说。“嗯。”阿珍做了个捋头发的动作,即使根本没有头发垂落下来。 “五一我有假,去找你玩可以吗?”
“嗯。” “那,保持联系。” “嗯。”
“除了嗯就没别的话对我说?”
阿珍和林到了客栈门口,阿珍抬头望了望隐藏在夜色里林的面孔,笑道: “你来了我给你煲汤喝。”

【4】
旅行完回去,阿珍的生活并没太大变化。每天煲一锅汤,生活节制规律, 只是兴致来了时会去超市买瓶果酒,果酒味甜不醉,阿珍倒一杯坐在阳台的摇椅,想起在丽江和林他们的日子,嘴角会不自然地浮现微笑。有时加班,晚上一个人走在聚满路边摊的街道,阿珍会要个烧烤或炒河粉,味道辛辣,毫无营养,她却吃得津津有味。抬头看天空,天上并没有云南夜晚耀眼的星。

林终于在初夏时节出现,阿珍已经喝完了储存在橱柜里的所有煲汤食材,几粒红豆孤零零地躺在柜子里,阿珍把它们拢在一起放进罐子。林的电话就在这时响起。

“我出地铁站了,可找了半天也没找到你住的小区。”电话那头林的声音气喘吁吁。

“从1B出来一直直着走就是我住的地方。”结果细问下,才发现林把朝晖路口错记成朝阳路口,地铁也下错了站。阿珍头大,看了眼厨房里正在煲的汤,说:“你站在原地别动,我来接你。”

然后换上她新买的碎花小洋裙出门去了。

煲汤讲究搭配,苦瓜配黑鱼,核桃配山药,枸杞配雪梨。合适的食材搭配在一起可以产生美味的化学反应。就像人和人,你可以是笨头笨脑的水鱼,我可以是并不完美的仔鸡,没有天时地利,可在一起却是世上最合适的搭配,那些缺点也变成彼此可爱的小毛病。遇到这样一个人,你还是你自己,却不再孤单。

上一篇:那些不声不响就把事情做了的人
下一篇:在浮躁生活中,仍有爱情在坚守
爱上一个人,恋上一座城

爱上一个人,恋上一座城

有你就不一样

有你就不一样

没有了你,我的幸福怎么靠岸

没有了你,我的幸福怎么靠岸

你也终于秒没所有百日长的伤痛

你也终于秒没所有百日长的伤痛

没有了你赢了世界又能如何

没有了你赢了世界又能如何

诀别的情书

诀别的情书

已有0条评论,期待您的留言!

昵称 *
邮箱 *
网址

报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