核心提示:小三也分很多种类,有些小三就真的是爱,慢慢不管什么样的状况谈了感情出来,有些小三就是可能身体的交换,快感的交换,当然也有两种都有,还有一....
核心提示:小三也分很多种类,有些小三就真的是爱,慢慢不管什么样的状况谈了感情出来,有些小三就是可能身体的交换,快感的交换,当然也有两种都有,还有一...

核心提示:小三也分很多种类,有些小三就真的是爱,慢慢不管什么样的状况谈了感情出来,有些小三就是可能身体的交换,快感的交换,当然也有两种都有,还有一种小三,就是说有点像降落伞一样,你找小三其实不一定是为了爱,甚至不一定是为了身体的快感,是你本来的婚姻有一些危机,有些问题,那你跟那个人交往好像从你的原来有意无意找了借口给自己,从原来的关心里面跳出来,为什么是降落伞呢,你从飞机跳下来之后,你不会带着那个降落伞回家吃饭,一定丢掉了。

窦文涛:台媒好闭门造车而大陆只有国际新闻

窦文涛:家辉兄还有玮婕,今天玮婕来了,玮婕我想问问你对于,今天还聊这个。

林玮婕:因为太火热的话题今天还要再聊一下。

窦文涛:对,我跟你说也没有别的办法,你知道最近新周刊搞了一个什么电视榜的评奖,他的新闻就有时评节目是空缺的,等于很多新闻类的奖项在中国要不就瞎评,要不就空缺,为什么?没有新闻,就像我今天说这个礼拜我跟主编就说谈什么话题?没有话题,我觉得真的有意思,他们说台湾批评,说台湾这种小家碧玉的,闭门造车的,见不得任何国际新闻,就自外于整个世界,我告诉你,我在中国看到只有国际新闻。

林玮婕:这是一种反差很大的。

窦文涛:对,我不知道为什么这几年来没有什么可聊的新闻。

马家辉:所以新周刊今年的颁奖就给了窦文涛,拿了其中一个奖。

林玮婕:恭喜你。

马家辉:实在找不到什么可以颁了,主编必须踢爆,我觉得我要先猜狗仔队,他们是哥们,老朋友、老同事,就找不到可以颁的,打给文涛你来一下吧。

林玮婕:日程没问题的那个人来。

马家辉:而且听说不是特地请他去,文涛你那天刚好在北京,颁个奖给你。

窦文涛:而且说来那天我还说四月一号颁奖,本来我说我就不去领奖,后来我一听这个日子,我说这可以去,这不是反映我有荣誉感,而是反映我有幽默感,而且这么巧4月1号你可能都忘了,1998年4月1号是我们《锵锵三人行》开播的第一集,就等于就到这个愚人节我们就这个日子,我们整整16年了,我就算,一年就算250集节目,16个250就是4000集,所以我跟他们说,我说我觉得你们。

林玮婕:太有意义了。

窦文涛:我说你们不是奖给我的质量,你们是奖给我的数量,我说你们不是奖给我活好,你们是奖给我时间长,一气做了十六年。

林玮婕:所以有终身成就奖这个感觉吗?

马家辉:太有了,可是我觉得文涛羞辱我,我怎么可能忘记第一集你记得吗,第一集我是嘉宾,可是刚好我在上海什么飞机延误班来不了,我邀请李纯恩来代班。

窦文涛:这可真的是,家辉真的是伯乐,包括我们的文道,这些嘉宾都是他推荐给我们的。

林玮婕:没有来换他们来。

窦文涛:他发掘来的。

马家辉:没有,李纯恩不是,文道我绝对不能沾功,文道基本上是老少咸宜。

窦文涛:今天我们是谈文道还是谈文章?

马家辉:都可以,其实背后都差不多。

马家辉:小三种类颇多 功能类似“降落伞”

窦文涛:背后都差不多,我就说这个事情,这就是八卦媒体的成功,那你们要这样我就要这个,那我们就来,后来我一下子就思维贯通了,我决定既然大家这么爱聊。

林玮婕:那我们就来聊。

窦文涛:我们就聊,准备连续谈一个月,你们不聊吐了不算完。

林玮婕:还好我们先来,你知道在后面来可能不知道要聊什么。

窦文涛:昨天是第一集。

林玮婕:还好我算第二集。

窦文涛:今天第二集,而且我发现每一集我都能提出一个主题,今天我要提出的一个主题是咱们先问问玮婕,幼婷我没叫错名字,幼婷说她是什么反小三协会会长,我先请问一下你的态度。

林玮婕:就说我觉得小三会成立一定不是小三个人的问题,我觉得一个巴掌拍不响,一定是有别人的问题,所以每次如果发生这种小三纠纷,大家光打小三我都会觉得说这男的应该也要同时被打。

窦文涛:她是这么看。

马家辉:大家有光打小三吗?

林玮婕:通常会,要不然就是这种男的可能就会。

马家辉:就是大婆打小三而已。

林玮婕:但通常新闻上这个男都会消失,或者是这个男的就会保持沉默,或者最后就会选边站,有些不是还会发声就是跟大的一起打小三,可是我真的觉得就是如果一味苛责小三,我觉得男生也是要付一样大的责任。

窦文涛:家辉呢,你怎么看?

马家辉:因为假如你问到小三,我一定反问,先反问说哪一类小三,小三是有分类的。

林玮婕:真的吗?

马家辉:对,因为坦白讲你跟一个人交往,他在你心中的位置说比较难听一点,他的作用他的功能,他的功用,或者说他在你心中有哪个意义不一样,有些小三就真的是爱,慢慢不管什么样的状况谈了感情出来,有些小三就是可能身体的交换,快感的交换,前面的小三的爱可能为了快乐,后面为了快感,当然也有两种都有,然后还有一种小三我们以前也谈了,就是说有点像降落伞一样,你找小三其实不一定是为了爱,甚至不一定是为了身体的快感,是你本来的婚姻有一些危机,有些问题,那你跟那个人交往好像从你的原来有意无意找了借口给自己,从原来的关心里面跳出来,为什么是降落伞呢,你从飞机跳下来之后,你不会带着那个降落伞回家吃饭,一定丢掉了,所以你从婚姻。

林玮婕:要折好收好再收到下一次还可以用,这才环保。

马家辉:你没看过人家跳降落伞不会收好的,都是别人来收的,一跳下来就走,马上就走了。

窦文涛:人权大于婚姻权 婚姻无法限制感情

窦文涛:这个我就想提出一个什么问题从文章的这个事情,他们说了那么多几百万人都在说,其实这里面关系到一个问题,就是我觉得中国人我们都是从村里出来的,就是这么十几亿的人口,有些人还生活在一百,有些人的脑袋还是一百年前的脑袋,但是有些人已经是五十年前的脑袋,但是有些人可能已经是五十年之后的脑袋,你知道这就是现在中国舆论界的问题,就是我们人口太多,然后我们变化太快,可是我们脑子里的观念互相间拉开的太远了,你比如说有的人,你比如说我要不是主持人,如果是在我的小圈子里,就觉得这事你们还聊呢,太老土了吧,但是你又比较承认,这就是大家关心的,所以这个里面有一个共同的问题,比如说我觉得这事里边就可以提出来,婚外恋是对还是错,能回答吗?

林玮婕:我觉得好难回答。

窦文涛:因你所有的人自居道德的人,不过昨天我就说不管是八卦媒体还是这些评论,还是这些很多人的意见,这里边都关键到一个,他首先认为婚外恋是错的,你犯错所以你出丑,所以才有这一切,甚至于连文先生本人恐怕也不认为是对的,你知道这是我真正忧虑的问题,没有,我不忧虑。

林玮婕:为什么,可以告诉我们,我还想知道。

窦文涛:你知道这几天他们在,他这个事真的跟文章他们没有关系了,我认为这是社科院应该研究的一个问题,你看都是口诛笔伐,都发表文章,我看了今天看了一个陈亚亚在网易上写的一篇论文一样的文章,这个人写的文章她看着名字来说是个女的,这个人写的文章所有的人都在骂,就说她好像是个主张男尊女卑的,可是这其实不是,这个人写的文章她是个女权,我认为她是个女权主义,你看他说的就是人权高于婚姻权,在谈论这个问题之前,我希望能对婚姻达成一个基本共识,也就是说婚姻作为一种契约,只对定约的双方有约束力,而且这个约束力是有限的。

比方说什么叫人权大于婚姻权,人权,咱们性学导师李银河就说过,作为一个人,一个成年人,你有主宰你肉体的权利,你有使用你身体的权利,这个当然包括咱俩一块使用身体的权利,这是人权,你看他这说我们必须承认一个常识,婚姻无法限制个人的感情以及身体的自由,只能迫使其在经济上做出一定的补偿,比如出轨方是离婚中的过错方,在财产分割中有所体现,或者对前妻尽抚养义务,婚姻能做的只有这些,其他的必须通过协商达成,但是因为传统文化的影响,人们对婚姻往往有过高的期待,但是你看她这说的很多人就骂她,他说事实是一对一的关系不能满足多数人的需求,包括情感和性。

人为什么会出轨,根本原因不在缺少法律和道德的牵制,而是出轨带来的愉悦感在婚内感受不到,她说显而易见没有任何法律和道德可以强迫某个人只跟妻子做爱,而且还必须要爱她,这不但在道理上没有依据,在实践中也没法操作,如果女方对此不满,唯一的选择是离婚。

窦文涛:婚姻为夫妻间契约 小三无遵守义务

窦文涛:你看她讲了一通,她讲到最后她这个意思是什么?她说姚笛失联,这个所谓的第三者,她这篇论文讲的意思是说,过去包括中国人的文化当中,都说这个第三者你不是好东西,老公固然男方有错,就是你不是好东西,但是她恰恰她的认为,她这种我觉得就非常理性了。

马家辉:我觉得她一定看了我们节目看好多,所以听了我讲的一百遍,基本上是我讲了一百遍的事情。

窦文涛:我记得你听就高兴,你想找她,我有她电话。

马家辉:你叫她打给我,我要拿版权费。

窦文涛:就是说她的意思就是说你们俩人的婚姻,你们俩的契约,你们俩有遵守的义务,如果谁违约了,比如你违反承诺那是你给他道歉吧,但是如果我是第三者,所谓的小三,如果我是第三者,我没有什么义务去尊重你们的契约,他的这个意思,就法律上我也没有什么义务。

马家辉:比如文涛所以像这种事情我觉得每一次出现这种事情,我感觉是说这个事情有两个错误,第一个是说,假如你毁了约,我们从合约的精神来说,我们必须说那是错的,当然那个错的定义不是我们一般想的宗教上面的罪,那个是宗教的问题,假如回到人间世界的角度来看,那是错的,毁了约,等于我跟你借了钱,我不还,我是错的,我们可以种种法律问题来解决等等,那第二个错在于说,错了我们怎么样来回应这个错。

窦文涛:去一下广告再接着讲。

马家辉:等一下一定要给我讲。

窦文涛:广告的时候我把陈娅娅的电话给你。

窦文涛:女人“打三”多因无法对抗男权机制

窦文涛:你看你的陈娅娅说,她说正如马伊琍所言,恋爱容易、婚姻不易,这一点对男人也成立,作家小仲马我都不知道说过这么一句话,小仲马说,婚姻的所恋是如此沉重,乃至于必须靠两个人才能承担得起,有时候得靠三个人。

林玮婕:真的有这一句话。

窦文涛:无独有偶,罗素就大哲学家,罗素也讲过类似的话,一生中从来没有婚外恋是不可能的,如果不把这个前提考虑进去,就无法认识到对出轨方的过激谴责,某些权益的剥夺是不合理的,然后他下边提出的问题,婚姻在保护女性吗?他认为不是,第一个他认为姚笛的权益谁来保护?可能有人说姚笛你有什么权利要保护的,他的意思是说国内有这样的判例,一个男人跟妻子分居了多年,晚年生活全靠同居女友在照顾,但是他死了之后,他的妻子把财产全部拿走,同居女友什么都没有,所以这第三者得不到保护这个权益,他说婚内女性的权益保护也很有限,因为在中国国内出轨的成本并不高,不足以约束到多数男性的行为,所以说更糟的是因为性别不平等的存在,婚姻虽然难以约束男的,但却有效的约束了女的,所以说离婚成本的高昂,女性付出更多,却遭到更多限制,老公出了轨,女人往往不得不妥协,这种郁闷、痛苦的心态正是很多已婚女性激愤打三的,什么叫激愤打三?激愤打三的深层心理原因,所以他就说因为不敢或无法对抗男人或权利机制,所以就找跟自己一样容易受伤害的人来进攻,你的评论怎么样?

马家辉:男人若想获得解放须成为女性主义者

马家辉:当然了,所以我们有一句话说一个男人他要成为一个,真的要解放的话,他一定需要成为一个女性主义者,或者怎么说呢?他争取女性的独立,经济上面独立,精神上面,心理上面,因为刚说了种种情况,很多女人他没办法不选择婚姻,因为所谓女人是我们想的不要,你要说北京、上海、广州、深圳、香港,像玮婕这么事业有成,你前面的桌上放着你的options,你的选项你的选择很多,你可以玩不玩,那对很多其他的女人来说,她没有办法。

林玮婕:举步维艰,她没有办法,如果说她离开这个婚姻她没有办法保护她自己,她就无以为计。

马家辉:其实是她最后的安全网,所以我觉得应该帮她解放。

林玮婕:但我觉得也有可能跟我们的历史文化有关系,就是说我们觉得说结婚是两家人的事情,所以当他在面临这件事情的时候,也许男女双方他们是讲好,婚前就已经讲好协议,可能有婚前协议,但是因为顾虑到家人的关系,可能家人就在后面出主意等等的,可是我如果去看西方的话,西方可能就没有像这样,他真的会觉得结婚就是我跟你两个人的事情,我跟你谈好就好了,就后面的家人给的意见,或者说那个家庭的压力反倒是比较小一点。

窦文涛:那我问你,你也是一个女人,就是你要移情,假如你是马伊琍的话,完全的同样的情况,你会像她这样做吗?或者说你会怎么样?

林玮婕:且行且珍惜,我可能会就太多因素了,因为他们在当中又牵扯到小孩,又是银幕情侣又是什么的,如果今天是我,我可能会回头来看说如果今天发生这件事情,我还会不会原谅他,如果说我今天是我觉得我一辈子没办法原谅他,我很怕每一次八卦杂志就会把我们放在格子里面评比,只要有人出轨我们就被放在版面里评比,如果没有办法容忍这件事情的话,也许我就会走不下去,可是我换个角度,我今天觉得说这只是两个人婚姻之中的一段插曲,那我也许会觉得说OK,那我们就讲好一个协议或者什么的继续往下走,所以我觉得当真的最后大家骂太多,或什么讲太多的话,其实最后都是回到最后这两个人他决定说要不要走,或要不要留这样。

马家辉:甚至你更正面来看,他只有爱过别人才能懂得我的好。

林玮婕:你怎么知道他懂了她的好呢?

马家辉:因为有两个理由,一个可能那个小三还是比你差,他最后才觉得还是家里那个比较好,那是可能,第二个是什么呢?第二个是爱情可以学习的,或者说爱情这个能力很好玩,经常有一种保守的逻辑,好像爱情就是一杯水,你给别人多喝了一口,我就少喝了,所以不行,我就什么,不是的,爱情有时候是你爱的越多,你爱的能力越大,越强,他回家爱的老婆更懂得爱,更懂得爱的意思不是说内疚,不是说我在外面。

马家辉:不是,那是一般女人的看法,你乱搞,回来买个钻戒,买个玫瑰,不是,当我在外面我学习了,我爱了,所谓外面当然也是个假设家里是里面的概念,整体来说应该是我的生命里面,我有不同爱的体验,其实我爱的能力越强,我以后不仅更懂得爱你,我更懂得爱文涛,更懂得爱其他任何人,那个爱不仅是男女的爱,更懂得体贴等等,我觉得要从这个角度来看。

窦文涛:婚外恋难一概而论 出轨者或对或错

窦文涛:所以就是说婚外恋到底是对还是错,我觉得我的答案没有错,我的答案是什么呢?他或对或错不能一概而论,就是婚外恋是对还是错不能一概而论,因为你要是一概而论的话你就是抹杀了无数个不同的故事当中不同的人,谁的情况都不一样,你比如说像上一次我们还讲到,就是说现在语言上其实我们真的是女性主义者,我跟你说幼婷。

林玮婕:你看。

窦文涛:玮婕,嘴里说的女性主义者。

林玮婕:真的,然后一直叫错,第八百两千万次这样。

窦文涛:完了了。

林玮婕:完蛋了。

窦文涛:算了。

林玮婕:我下次自备一个名牌。

马家辉:我后来发现我跟文涛还是有共通的地方,我完全同意,他说婚外情,你们叫婚外恋,不能一概而论,可以是错可以是对,假如我老婆有婚外恋这是错,还真是这个意思。

林玮婕:选择你的角色是哪一个。

窦文涛:而且还得看对谁,这也不能一概而论,有的是他对他老婆有错,可他对他爹他娘没错,有的你看像明星,他可能他对公众有某种错,但是他不见得是对谁,对八卦媒体就有错等等,还得看对谁。

林玮婕:现代婚姻可学西方 将丑话说在前面

马家辉:文涛收回我刚刚说的,要看你什么叫错的定义,假如说结婚,那婚姻是说一对一的,婚姻这个和约,这个游戏,那你玩了这个游戏,你选择玩了这个游戏,那你违反了,就这个来说,当然是错的,是他找我,当然是错的这个部分,问题那种错误我刚刚说了,不是我们概念上觉得说很罪恶的性,那罪恶,这是第一个问题,第二个就算他有错了,问题是我们一般人不管是他身边的人,还是他爸妈,还是我们无关痛痒的人,怎么样来看待跟回应这个错,那所以我意思是说经常看到一些荒谬的言论,我刚说两个错就是这样子,他违反了那个婚姻合约,那是错的,问题是so what?,假如他们老婆不介意,或者说他们自己摆平了,关你什么事,那你们回应这种错的态度才真的是更大的错,更糟糕的错。

窦文涛:你的意思他不该认错。

马家辉:不,他也是不跟人认错,我说一般的人的评论,其他人评论,就是说他怎么罪恶,小三很差,那个文章很差,其实做这种评论的人本身的错比他所谓的婚外恋的错更大,更糟。

林玮婕:这让我想到以前《圣经》上有说,就是有一个丢石头的故事,就说千夫所指,每个人都觉得她是个妓女,大家都可以拿石头丢她,但是在最后的时候大家都评量说你有没有那个,你真的是道德的一百分,或者是你可以站在这么高的点去决定别人是对或者错,所以我觉得如果以现代女性来说,我觉得因为很多的时候我们婚姻关系是举步维艰,所以我觉得应该学习就是西方一些概念。

上一篇:薄世宁《罗胖精选》:怎样打造一部医学通识?
下一篇:胡润、许子东《锵锵三人行》:谈胡润百富榜与邵逸夫
王蒙、许子东《锵锵三人行》:在新疆的生活让我变得乐观

王蒙、许子东《锵锵三人行》:在新疆的生活让我变得乐观

许子东《子东时间》:“政策问题”到底是什么问题?

许子东《子东时间》:“政策问题”到底是什么问题?

复旦大学《星空讲坛》:梁文道谈常识

复旦大学《星空讲坛》:梁文道谈常识

蔡康永《周二不读书》:诺贝尔文学奖得主(莫言)访谈

蔡康永《周二不读书》:诺贝尔文学奖得主(莫言)访谈

《圆桌派第三季》亲戚:过年需要亲戚吗?

《圆桌派第三季》亲戚:过年需要亲戚吗?

许子东、陈丹青《锵锵三人行》:胡适与五四运动的起源

许子东、陈丹青《锵锵三人行》:胡适与五四运动的起源

已有0条评论,期待您的留言!

昵称 *
邮箱 *
网址

报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