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好,这里是《邵恒头条》,我是邵恒。 在周一的节目中,我们谈到建立信任,是破解各种贸易摩擦的最关键的钥匙。在过去的9个月当中,有一家处于风口浪尖的企....
你好,这里是《邵恒头条》,我是邵恒。
在周一的节目中,我们谈到建立信任,是破解各种贸易摩擦的最关键的钥匙。在过去的9个月当中,有一家处于风口浪尖的企...

你好,这里是《邵恒头条》,我是邵恒。

在周一的节目中,我们谈到建立信任,是破解各种贸易摩擦的最关键的钥匙。在过去的9个月当中,有一家处于风口浪尖的企业,就在“建立信任”上做了各种各样的尝试。这家公司不用我说,你可能也想到了,就是华为。

就在上周,华为刚刚提出了一个关于国际合作的新提议,这个提议让不少人惊掉下巴:华为愿意考虑向西方公司出售5G技术,为自己制造一个5G技术的竞争对手。

这个提案听起来非常不可思议——因为在商业历史上,为了创造竞争而把自己的核心技术卖出去,这样的案例少之又少。

这个提议到底有多靠谱? 今天的《邵恒头条》,我就来跟你分享一下这条提议的来龙去脉。

先说说,华为要出售5G的这条消息是从哪来的。因为我相信,很多人听到这个新闻,第一反应可能跟我一样,觉得太夸张了,会不会是假新闻?所以我也第一时间搜索信息进行了验证。

这条信息,最初来自于咱们在周一节目里提到的专栏作家托马斯·弗里德曼,他是《世界是平的》这本书的作者。在周一的节目里,我们提到他在9月6日参加了中国发展高层论坛。在之后的9月10日,他又去参观了华为的总部,访谈了任正非。

你也知道,华为在过去这一年承受了极大的压力。

在今年5月,美国的商务部把华为以及它旗下的70家子公司列入了“实体清单”,这意味着清单一旦生效,没经过批准,美国公司将不能向他们出售硬件、芯片、软件或者服务。

而这个名单,按照目前的局势来看,很可能会在两个月之后全面生效。到时候,谷歌的安卓系统,将没有办法在华为手机上使用,微软的Windows系统,没法在华为的电脑上使用,英特尔的芯片也没法支撑华为5G网络的运行。

用弗里德曼的话来描述,美国政府现在对华为的限制,就相当于中国对苹果说,你以后不能在中国制造手机。

除此之外,美国政府还在向其他国家施加压力,比如劝说德国、英国等等其他国家不要使用华为的5G设备。

面对这种局面,过去这一年当中,华为提出了不少新的措施,主动巩固跟国际合作伙伴之间的信任。比如,为了让华为设备在其他国家更好落地,任正非向英国、德国、印度等等国家提出愿意签署“无后门”协议。

在4月份,曾经有国际媒体报道,据说华为甚至愿意考虑将5G芯片出售给竞争对手苹果,助力苹果研发下一代5G智能手机。

除此之外,华为还宣布将会加大对国际教育机构的投入,现在每年的投入已经达到了3亿美金,其中80%都投入到了基础科学研究当中。

而相比起这些措施,出售5G技术可以说是截止到目前,华为提出的最大胆的设想了。

在跟弗里德曼的访谈中,任正非提出,如果华为始终没法获得美国政府的信任,允许华为在美国大规模安装5G设备,那么任正非已经做好准备,要把整个华为的5G平台,授权给任何想生产、安装、运行它的国际企业当中,完全独立于华为。在这个设想下,获取了华为技术的公司,可以修改这个技术的代码,以满足对方的安全需求。

当然,华为自己仍然会继续做5G技术。但是通过这种方式,华为将会为自己创造一个竞争对手,避免在5G领域形成垄断的嫌疑。

弗里德曼评论说,这显然是华为向国际社会伸出的一个橄榄枝。

我注意到,在同一天任正非也接受了《经济学人》的访谈。在华为的心声社区网站上,发布了一个跟《经济学人》的完整访谈记录。

从记录里我看到,关于出售5G技术的对话是这样发生的,《经济学人》的记者问任正非,华为公司有没有考虑在重建信任方面,提出一些激进的选项或者方案?比如说把中国市场外的部分5G业务,卖给其他公司?

任正非回答说,他们不会考虑引入外来投资者,但是至于技术能不能许可转让给西方国家,那可以。而且还不是部分转让,可以是全部转让。

这句话一说出来,马上引起了《经济学人》的注意,紧接着对方总共问了17个相关的问题,想要挖掘出更多的信息。

比如对方记者问,这项技术可能转让给谁呢?哪些公司在考虑之列?

任正非回答说,从来没人跟他谈起过这个事,所以他也不知道。

再比如记者又问,多少钱能转让,有没有一个金额范围?

任正非说:“你们刚提出的这个问题,我还没有算过账,所以没有具体数字。”

记者还问到,你是转让给美国公司呢,还是欧洲或者日本公司?

任正非回答说,主要看对方公司能占领多大的市场。如果一家公司只能占领很小的市场,那转让不值得。

我觉得更值得注意的是,任正非在访谈里面说,他觉得美国的政界和商界现在还没做好准备,要跟华为在5G的知识产权上竞争。所以他说的这番话,主要是展现一个友好的姿态。

你看,对比弗里德曼和《经济学人》的这两篇访谈,你会发现一个重要的区别:如果只看弗里德曼的专栏,你可能会认为出售5G技术,是华为已经提上日程的正式计划。但看了《经济学人》的访谈细节,你会发现,任正非口中的“出售5G技术”,其实更多是在回应《经济学人》记者提出的一种可能性,而不是华为已经做好充分的准备,要在近期严肃地执行这样的想法。

访谈的内容完整发布之后,我也和得到上的王煜全老师交流了一下,询问他对这件事的看法。他的观点相似,认为这只是华为的表态而已,并不是实际的计划。

不过,即便是表态,很多人还是被华为的“尺度”惊讶到了——毕竟,5G技术是华为的核心竞争力之一,到底是出于什么原因,让华为乐意考虑这种听起来很极端的出售方案呢?

有一种声音认为,这说明华为面对的业务压力比我们想象得要大。

在跟《经济学人》的访谈当中,任正非公布了最新的业务数字:截止到今年8月份,华为的利润和去年持平,没有增长,主要原因是投入了大量的资金,增加了近千名高素质人才,来修补“实体清单”的影响。

截止到8月份,华为的年收入累计增长了19.7%,但增长率在递减。年初的增长率是30%,年中,也就是前段时间发布半年财报的时候,是23%,到8月份已经回落到了19.7%。

这么看来,华为在最后一个季度的业务压力的确不小。

不过,就这个问题,我也请教了一下得到上的吴军老师。他给我提供了另外一个视角。在他看来,从战略角度来看,出售5G技术其实反而可能会提升华为的竞争力。他提供了三个原因:

第一,和其他企业不同的是,华为并不怕竞争对手采用同样的技术跟它竞争,因为华为有制造和工程上的优势,能有效地控制成本。

第二,你也知道发展5G,除了通讯设备的制造商之外,还需要运营商、元器件制造商、手机制造商等等这一系列的生态系统一起配合。如果出售了5G技术,那么华为可以借此机会,打造以它为主的生态链,这样有利于5G的推广,利大于弊。

第三,吴军老师也指出,今天5G的技术其实还有很多不确定性,开放技术也有利于更多的企业加入华为的阵营。

所以,如果从这个角度来看,出售5G技术并不是一个补救的举措,也不是一个“狂想”,反而是一个能够加速5G布局的战略构想。

好了,总结一下,今天跟你分享了华为在推进国际合作上最新的设想,出售5G技术。

虽说目前这还只是一个想法,但它也让我们看到,华为在推进国际合作上有很大的决心,愿意不断地突破边界,寻找新的解决方案。

关于华为或者5G,如果你还有其他关心的问题,那么我邀请你在这周末的#邵恒帮你问#,向吴军老师提问。

最近,他在得到上开设了《科技前沿之吴军讲5G》的课程。这门课从5G的原理到应用,从需求到产业,从市场到布局,全方位覆盖。你有任何关于5G的问题,吴军老师都可以为你解答。

好了,这就是今天的《邵恒头条》。我是邵恒,我们明天见。

上一篇:陈丹青、许子东《锵锵三人行》:木心是良师益友 课堂像成年人私塾
下一篇:《罗辑思维》第811期:为什么这场厮杀延续千年?
王蒙、许子东《锵锵三人行》:在新疆的生活让我变得乐观

王蒙、许子东《锵锵三人行》:在新疆的生活让我变得乐观

许子东《子东时间》:“政策问题”到底是什么问题?

许子东《子东时间》:“政策问题”到底是什么问题?

复旦大学《星空讲坛》:梁文道谈常识

复旦大学《星空讲坛》:梁文道谈常识

蔡康永《周二不读书》:诺贝尔文学奖得主(莫言)访谈

蔡康永《周二不读书》:诺贝尔文学奖得主(莫言)访谈

《圆桌派第三季》亲戚:过年需要亲戚吗?

《圆桌派第三季》亲戚:过年需要亲戚吗?

许子东、陈丹青《锵锵三人行》:胡适与五四运动的起源

许子东、陈丹青《锵锵三人行》:胡适与五四运动的起源

已有0条评论,期待您的留言!

昵称 *
邮箱 *
网址

报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