窦文涛:《锵锵三人行》,许老师咱得祝贺人家文道这个新书突破十万大关了。 梁文道:印书,不是卖。 窦文涛:最近老陈的事儿知道吗? 许子东:哪一个老陈? ....
窦文涛:《锵锵三人行》,许老师咱得祝贺人家文道这个新书突破十万大关了。
梁文道:印书,不是卖。
窦文涛:最近老陈的事儿知道吗?
许子东:哪一个老陈?
...

窦文涛:《锵锵三人行》,许老师咱得祝贺人家文道这个新书突破十万大关了。

梁文道:印书,不是卖。

窦文涛:最近老陈的事儿知道吗?

许子东:哪一个老陈?

窦文涛:二陈浮出水面,二陈上庭这都成戏。昨天老陈家人,台湾有个陈水扁,加拿大陈冠希都上庭了。

许子东:哪儿跟哪儿?

窦文涛:哪儿跟哪儿,我跟你说许老师,包括这个香港《明报》,就这二陈我看占据了几乎所有报纸的头版。我刚才坐火车一路过来,火车上那个有线电视,五分钟一遍、五分钟一遍,陈冠希就在法庭外面就说了那么几秒钟的话。

梁文道:就不断重播。

窦文涛:翻来覆去的重播,这个是塞满了视听,而且他在加拿大那边上庭,他说怕在香港这边他人身不安全嘛。然后就说,我要保护所有涉及到的这个女星。

梁文道:对。

窦文涛:但是辩方律师,就逼着他确认这个女星的身份,这是不是什么照片,所以我就发现这事儿你反正打官司狗仔队又高兴了,是吧。

梁文道:又炒一次。而且这回肯定炒的,更多的内幕会出来,因为上法庭嘛。上法庭很简单,就是法官一问之下,现在不是又多报了一个内幕嘛,就是说有一些照片原来是女孩子自己拍的,说不是他拍的。

窦文涛:说是女孩子提供给他俩人共赏。

梁文道:对。

窦文涛:而且,我刚才跟徐老师看报纸就发现了一个恐惧的问题,陈冠希他把电脑修去,他说他觉得他自己没责任嘛,说我都Delete的了,我都删了,但是我送进去,他说我不知道可以有科技能够恢复你删掉的。

梁文道:这不是什么科技,这个是最基本的。

许子东:这个我也不知道,这个我也是刚刚才知道,因为我原来的印象就是说我这个东西,如果我这张图片我不想保留了,或者我不想给我周围的人看到了,我就把它给Delete垃圾箱。

梁文道:没有用。

许子东:后来他们说,你Delete垃圾箱还不够。

梁文道:对。

许子东:你得要清理这个垃圾箱。

梁文道:清理垃圾箱也不够。

许子东:但是我以为说把垃圾箱永远Delete,它不是有个选择嘛。

梁文道:对。

许子东:而且先是否定的,你要调一下,永久Delete了,按照他今天的说法说你就算永久Delete了,你只是删去了它的名,它那个东西还在你的硬碟里。

梁文道:对,没错。只要是用过的东西就会有痕迹嘛。

窦文涛:可是我说,这个电脑为什么要这样。

梁文道:是为了保护你,就是怕你万一有什么档案,什么重要的东西遗失了,将来可以找回来,你知道嘛。它只不过现在,所谓删除名目,就是在他的工作空间,不要占太多,让你干净一点。但是其实那个东西是留下来,你一定要做格式化处理,就是整个硬碟格式化。

但其实很早开始用电脑的人都知道,以前电脑硬碟容量没现在大,你真的时不时就需要干这种事,清一下。但是现在因为电脑硬碟容量很大,有很多人用了三四年都不用换电脑,这些东西就一直留着,怎么你们害怕吗?

许子东:我这才发现,电脑跟社会跟人性原来真的非常接近,原来我们社会上有很多事情,你以为把它删除了,你以为让大家忘却了,其实它深深的还在很多核心的潜意识里面。

梁文道:当然。

许子东:你以为大家再也不讨论这个问题了,其实它都还在。

梁文道:没错,整个社会跟国家也是这样。

许子东:现在一个人也是这样,很多人都是你以为丢掉了,你忘却了,它还在那里。

窦文涛:不会的,永远在那儿。所以就是说要不断的认清真相,这个真相是一层又一层的,你永远要认清真相。而我现在觉得这个明星,你看我看到这个陈冠希,包括前一阵儿的菲尔普斯,还有那天看那个奥斯卡颁奖那些明星,我最近突然就有个画面,让我对好莱坞这个明星有点烦了。

梁文道:怎么了?

窦文涛:就是那个奥斯卡颁奖礼进那个红地毯,哎呦,你这是什么什么礼服,戴的是什么珍珠,什么钻石,我觉得有的那个演员平常我看他演的挺有深度的,我挺喜欢的,我一看怎么这么讨厌呢,你们国家现在都欠了多少债了,而且大家都失业了。

梁文道:可是你刚刚说这个事儿,你就得换个角度看,他们那天晚上穿得好,戴得好是富有重大的使命的。

窦文涛:广告是吗。

梁文道:不止如此,而且就是因为大家都等着看这回金融风暴之后办得第一届奥斯卡,那么大家都说他们会变穷嘛,就是看他不会因此暗淡,因此对电影业来讲,他这天更要穿得好,打扮好。

窦文涛:为国争光的义务?

梁文道:对,因为万一连好莱坞的星光都淡下去了,这个国家就很没希望了,你知道吗。

许子东:这是他们设计有一个非常有创意的一点,就是他颁奖的名单一直保密嘛,人家搞不清楚他为什么要保密,结果实际上他的主意就是颁女配角、女主角,男配角、男主角,就是这四个奖的时候,他是早以前五个得奖者出来。

梁文道:对。

许子东:这是以前没有过的,你想,那尤其是那些男主角、女主角那五个一起,各个时代的出来,人们就由衷的站起来鼓掌。

梁文道:没错,就要增加这一年的声势嘛。

窦文涛:没错。

许子东:以后大概也不能学,因为学了就没新意了。

梁文道:没错。

窦文涛:你看,咱们要学奥斯卡搞这个颁奖礼,总觉得跟他们不太一样。那天还有一个主持人跟我聊这个问题,我也百思不得其解。

梁文道:怎么了?

窦文涛:就是说,他就说看好莱坞这个明星领奖的时候说的这个话,对吧,包括他的这个幽默,为什么咱们不能学呢?或者说咱们学的那个,他就是老有点不一样。后来我想来想去我明白一点什么呢,这个外国人,他好像是习惯了挺起胸膛说话。你发现没有,他挺起胸膛说话的,我们在一谈到自己的时候,我们就习惯于这个叫斜肩谄媚,或者自个儿觉得有点罪恶感,就自贬。

许子东:谦虚是咱们的传统美德,你应该这样说。

窦文涛:我们挺起胸膛说话的时候,你就感觉那不是他自己的话,他一般是代表谁。我觉得你要知道改革开放三十年之初,我们领奖的时候还不知道要感谢人呢,还是说领个奖,这是伟大的祖国、伟大的时代,诞生了这个伟大的这个,都是这套盔。到后来看美国奥斯卡知道,原来还能谢爹妈,你们知道吗,有这个变化。

许子东:不过基本上,还是谢领导、谢教练多。

梁文道:对。

许子东:你看奥运的时候,拿这个奖,记者一采访,而且他讲的也是真心话,因为他妈妈他父亲对他的帮助,真的不如他的教练。

梁文道:对。

许子东:他是举国体制培养出来的,所以你说他也是说真心话。你说好莱坞那个吧,他也是礼节,他每个人上去都说丈夫怎么好,小孩怎么可爱,你说真的,没准儿他过程当中也有很多冠希式的故事,可是那个时候他们那个道德要求他,你一定要表现出家庭道德是第一位的,我父母是第一位的。

梁文道:可是他们有一种幽默感,就是你刚才讲的那个,就是他比较懂得在这种场面说话,让人觉得像人话。我觉得问题就在于我们这里,就是站在台上对着麦克风说话,有一套相当格式的程序。

窦文涛:礼。

梁文道:其实不止是明星领奖会这么说,任何人站在讲台对着这个麦克风,从政府官员一直到一般的学者、明星、艺人都有这个现象,就是他平常说话可能很活泼、很生动也很幽默,但是一站上那个台,有摄影机对着,对着个麦克风,他就进入了另一套说话的方法。

窦文涛:而且我就发现,我们要是开玩笑的话,我们不是像他们,他们你看,他们是挺着胸脯,站的直直的Gentleman的说这样的幽默,我们要是一开玩笑,就容易小丑化。

梁文道:小沈阳。

窦文涛:不是像我,就是好像我们的这种玩笑骨子里有种奴才的意识,你知道嘛,就是说我必须丑化我自己,这样才叫一个会赢得大家的笑声。

许子东:距离产生美。

窦文涛:是吗。

许子东:其实以他们那行人,他也会看出他们很多虚伪,他也是一套礼。

梁文道:当然。

许子东:他上去讲的那些话,也是一套礼的东西。

梁文道:当然。

许子东:没错,差别是在什么地方呢?差别是在他真的把保密功夫做到家,就使得这几个人,不知道谁得奖,这个是他真的做到的。他就是说,你比方你五个最佳男主角侯选,大家都想最后镜头一落,他真的是不知道,所以那一瞬间的表情是真实的,我们基本上上没法做到这样保密。基本上领奖上去的人都是早知道的,所以上去他已经准备好很坦然,讲的话都是全准备好,虽然他也准备,他也很可能是白准备的,所以这一瞬间的效果,是他技术上造成的。

窦文涛:而且我为什么说挺起胸膛说话,就是你甭管他懂多少,你比如说那个西恩·潘就是这个影帝,我就觉得这个东西胆儿挺大的,要照我哪儿敢这么说呀。到台上你要知道美国他有多少同性恋,有多少反对同性恋婚姻的人,他得了影帝,他就敢这么说,我希望那些投票反对同性恋婚姻的人,你们将来你们的子孙会谴责你们的,因为他就宣扬这个。

许子东:他是一贯,他老愤青。

梁文道:他是老愤青。

许子东:他是出了名的Robert De Niro介绍他的时候,那段话非常精彩,他说今天晚上表扬他的表演,可是现实生活当中他是个顶天立地的人,特别强调他为人,他的政治界,他反政府,而且他自己也说嘛不大容易喜欢他。最后还表扬那个摔跤手is my brother,但是真感动、真激动的就是那个女主角,她真不容易啊。这个戏?

窦文涛:温丝莱特,是吗。

许子东:她那个脱得比汤唯厉害多了,你去看看那个片子,那跟陈冠希有的一比啊。

窦文涛:是吗?

许子东:那个片子你去看,人家最佳女主角。

窦文涛:但是你看香港的这个娱乐八卦报纸,我发现真是市民化,每次报纸登温丝莱特出来都叫肥温。那天我的一个是哪儿的一个朋友来,看报纸说香港人怎么这样,管人家叫肥温呢。

许子东:肥影后。

窦文涛:就感觉没点尊重,肥温。我最近有一个感觉,我感觉就是咱们现在这个社会时代,是不是赋予了这个演艺人、艺人过高的社会地位和声誉,你像我为什么想起这个事儿呢?你比方说解放前,旧社会你知道吗,艺人是叫下九流,对吧。

梁文道:对。

窦文涛:艺人你讲什么道德呀,对吗,当然那个时候是严重的歧视,是非常不对的。

许子东:接近于娼,就是比那个高一点点。

窦文涛:婊子无情戏子无义嘛,那时候说,对吗。可是你看现在新社会了吧,我倒觉得会不会又到了另一个程度上,成了真的英雄、时代的宠儿。就是我现在想讲一个什么问题,我觉得就是多余的崇拜,溢出来的崇拜。你知道有一次,我听《李敖有话说》,他做了一期节目,他讲好莱坞明星。他拿了很多图片,说你你看这个演牛仔的实际上他是个什么什么货,这个演黑人英雄的,他是个什么什么货,你明白了嘛,他们不是真的。

我觉得这么一个谁都明白的道理,你干嘛要讲呢,可最近我就明白了。我觉得就是说,一个艺人他就是演戏出名的,你们明白吗?当然我们说你是公众人物你有过高的这个道德要求,你这个要求也很合适,可是这个问题在于,你要看它有没有这个条件,真空法师不是说了吗,圣贤是教出来的。对吗。

这个人在道德教育方面,他有任何超于别人的条件吗?比如说中戏一个演员,过去在班里,当然他同学人品做人都差不多,单单他演戏,靠演戏他出名了,那么这就有理由认为,他在道德上比他的同学们就高了一块吗?如果是的话,那我想也是装的,那是装的就会穿帮嘛,会穿帮就会失望吗,就是你比如说一个社会,你要求神父,要求一个高僧,他在人品方面道德方面让我们不能出纰漏,这是有道理的,因为你就是干这个的,你专业是干这个的。可是你发现没有,艺人你是多余出来的崇拜,老实讲。

你比如说那天讲菲尔普斯,妈妈说了,说他这样让我们怎么跟孩子说,让我们怎么教育孩子,可是我当时就想反问一句,谁让你叫自己孩子向他看齐呢?

梁文道:对。

窦文涛:他游泳嘛,比如说我崇拜周杰伦,那么我崇拜他唱歌真的没有一点多余了,我崇拜菲尔普斯,我崇拜他的运动天才,真的没有一点多余了,但是你知道现在就有很多溢出来的崇拜。

许子东:但是我从受众的角度来讲我会这样说,因为你本来是游泳游得好,唱歌唱得好,打球打得好,可是你一出名了以后,你就会做很多另外的事情。比方说你是打球的,可是你明天教大家不要吸毒啊,你明天教大家街上要干净,你变成公众大使了,你是什么艾滋病什么爱心大使,你看这些工作是他额外出来的。

那这种扮演的形象他就是雷锋形象了,就是大家为什么相信刘德华出来说你们大家服务态度要好,为什么要用,首先你看人家用刘德华来宣传这些简单的尝识,社会的普遍道德,那我作为一个小孩来说,我为什么接受,我相信他是这么一个人,你看他讲的话可信。

梁文道:可是我觉得应该放在一个历史的角度看,就看明星的出现,是弥补了一些东西的消失,消失了什么东西呢?其实整个现代娱乐工业的出现,是现代世界的事儿。以前不是这样对不对,我刚才也讲戏子嘛,都叫,但是以前有什么呢,以前西方也好,我们东方也好,有很多神,有很多皇帝,有很多贵族,其实名流或者神仙过去一直存在在各个社会。那些人,或者过去我们崇拜的东西退隐了,就是整个二十世纪世俗化了,世俗化之后呢,但是人是有这种需要。

窦文涛:看是不是有宗教需要。

梁文道:对,有人需要填补。

许子东:榜样的力量。

梁文道:对,那些诸神退隐之后,留下的真空位置,那就是明星嘛。而且明星这个东西,为什么很多人就说现在的明星不如以前了,像美国人就算你看好莱坞,我们今天说的明星,在很多老美看来,那都不叫明星。他们心目中的明星是什么呢?像当年赫本,那叫明星,就是以前拍黑白照片的三四十年代,甚至到五十年代那个才叫明星,为什么呢?因为当年的那种明星你想想看,当时那个明星就像神嘛,他平常没有什么八卦出来,没有现在这么多八卦,平常不大卖广告很少见面,你要见她就得到戏院。

窦文涛:没错。

梁文道:黑黑的,这个光一出来,光来了。

窦文涛:没错。

梁文道:然后听他的声音,你跟他距离很遥远,那是个对神的一种膜拜。

窦文涛:对,所以你要把人当神哪,你的资讯不能这么透明,不能这么发达,必须有所隐藏,你让他那样。

许子东:对,我明白了,所以雷锋的恋爱故事是不能透露的。

梁文道:那当然了。

窦文涛:雷锋恋爱过吗?

许子东:假定有的话。

梁文道:假定有。

许子东:这属于国家机密,对不对,因为这属于国家偶像嘛。

梁文道:对。

许子东:所以以后包括王杰什么欧阳海这类的,中国就有这么一个特定阶段,在这个神跟明星之间有过一个阶段就是英雄,就是政治英雄,后来也不断的塑造,不断的塑造但是越来越。

梁文道:没底气了。

许子东:到张海迪以后就越来越说服力弱了。

窦文涛:我就觉得其实你像我接触很多明星,讲老实话,他就除了他自己的特长之外,你说他应不应该我认为都应该,对吧,大家的期待合理。可是我仍然要说,据我的了解,他们的人品、为人处事说高一点,也就中上吧,这并不会比任何一个人高多少,那你让他装嘛。

许子东:不过如果从一般的道德来讲,明星其实更难把持。

窦文涛:没错。

许子东:因为权力使人腐化。

窦文涛:对,他那个诱惑啊。

许子东:他这个知名度就是权力,英超那些明星,那些女孩,你像美国NBA那些明星,对不对。女孩都追着后面要跟他什么。

窦文涛:没错。

许子东:你说你怎么顶她?

窦文涛:他堕落的可能性更大,因为这个诱惑啊。

许子东:冠希不就是嘛。

窦文涛:冠希多少人羡慕啊。

梁文道:更神了。

许子东:现在你知道多少女孩心目当中还是他。

窦文涛:所以你要说这个形象,我倒还是想起,你相比起这个艺人来说,还有一种是国家领导人,这个领袖型的人物,这种人他表现出近人的一面的时候,也会让你啼笑皆非,最近日本的一个大臣不是被逼辞职了嘛。

许子东:喝醉了。

窦文涛:我突然想起最近法国,法国不是跟咱有点别扭嘛,法国的萨科齐在2007年也是什么G7、G8,管它呢,也是新闻发布会,被传大概是普京灌他喝了伏特加,你可以看看他们这段影像很有意思。你要说刚才日本那个喝酒大臣,现在日本人当国耻,那不知道陈水扁现在在台湾当什么,你说这个阿扁也是昨天出庭,开始说马英九搞Gay,什么巧克力,说是什么跟黑人有亲密光碟,他简直变成个泼妇了。

梁文道:然后说这个李登辉收了共产党的钱。

窦文涛:是。

许子东:充满想象力,他入错行了,他做文学也许不错。

梁文道:因为我知道他太悲惨了,就是他已经达到无路可退的地步,而且你看他绝食那个其实就已经很荒谬了吧,他前天不就又绝食嘛,你想想绝食是什么东西,绝食是一个我有道德权威要捍卫。

许子东:然后弱者向强权抗议。

梁文道:对,我用绝食来表明我的一些决心,像一些爱尔兰共和军要爱尔兰独立,他是有道德根据的,他绝食致死方休,你就很佩服,但是你现在是一个贪污犯。

窦文涛:没错

梁文道:你贪污犯你还绝食,你干嘛。

许子东:还打吊针。

梁文道:他那个属于节食。

窦文涛:周期性断食。

许子东:我们不也是天天周期性断食?

窦文涛:对,出庭之前说吃点面包啊,那就吃点吧。我说他已经变成了个泼妇了,而且你知道我那个朋友到台湾,说现在台湾全是。就是贪到什么程度这家人,就是这个陈水扁,那天他们说在台湾看报纸,买一个房子你就说他是什么人,买一个房子本来这个房子一个亿,那么他是三千万买了,好,你已经省了七千万了,他还让他的一个秘书的名字买,然后他自个儿就是为了贪什么呢,就是说我还没买房子,我要政府给他一个月大概三十多万的住房补贴,你说这个人。

梁文道:连这个都要。

窦文涛:你说这个钱你还贪什么,你说这是什么家庭啊。

上一篇:杨天石、查建英《锵锵三人行》:揭秘蒋介石日记
下一篇:《锵锵三人行》:木心有陈丹青这批学生是彼此的幸运
(梁文道)散文随笔集《我执》全文电子版下载阅读

(梁文道)散文随笔集《我执》全文电子版下载阅读

王蒙、许子东《锵锵三人行》:在新疆的生活让我变得乐观

王蒙、许子东《锵锵三人行》:在新疆的生活让我变得乐观

许子东《子东时间》:“政策问题”到底是什么问题?

许子东《子东时间》:“政策问题”到底是什么问题?

梁文道【开卷八分钟】:马尔克斯《百年孤独》

梁文道【开卷八分钟】:马尔克斯《百年孤独》

复旦大学《星空讲坛》:梁文道谈常识

复旦大学《星空讲坛》:梁文道谈常识

蔡康永《周二不读书》:诺贝尔文学奖得主(莫言)访谈

蔡康永《周二不读书》:诺贝尔文学奖得主(莫言)访谈

已有0条评论,期待您的留言!

昵称 *
邮箱 *
网址

报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