核心提示:“汉语拼音之父”周有光于2017年1月14日辞世,享年112岁。许子东评价道,周有光先生现在出名除了年岁大,另外一个重要原因是他越到老越敢说话。 窦文...
核心提示:“汉语拼音之父”周有光于2017年1月14日辞世,享年112岁。许子东评价道,周有光先生现在出名除了年岁大,另外一个重要原因是他越到老越敢说话。
窦文...

核心提示:“汉语拼音之父”周有光于2017年1月14日辞世,享年112岁。许子东评价道,周有光先生现在出名除了年岁大,另外一个重要原因是他越到老越敢说话。

窦文涛:《锵锵三人行》,今天我们都很感动,因为看到了他的音容笑貌又再次出现。盼星星盼月亮,盼来了亲人许子东。

许子东:人家说我们吵架了。

窦文涛:对,你要再不来,我这屎盆子不知道扣到什么时候。大家都在说,说你窦文涛这个人一向心眼小,人家许子东到底是怎么得罪你了?

许子东:没有,不相干。另外说什么有关部门封杀,那也不是,只是学校里面有些行政方面的,不过我以后就少来一点,不拿钱,这样就行了。

窦文涛:对,所以你看这伟大的什么共产主义精神就体现在我们许老师身上。其实咱们这个节目做了这么长的时间,经常会有一个嘉宾一段时间就消失了,大家都是喜欢猜。但是,也希望您也要知道自己是在猜,许老师消失过好几次,对吧。反正这次又来总是一个喜事情,真的。

马家辉:我最关心的,我当然也关心许老师,我最关心的我们的共同的朋友是谁,我都忘记她名字了,怎么办?幼婷,幼婷好像消失蛮久了,好像快要生产了。

窦文涛:她怎么好像跟许老师同时消失。

马家辉:一定是凑娃、带娃去了。

窦文涛:反正许老师,我们发现很多观众,你天天做的时候,有的人还骂你,但是你这人真一不在了,也不能说不在了,人真的老不来,想你的人越来越多。

许子东:不,但是我也挺感动的,看到很多回帖,不仅是为了我,好像是对我们这个节目,这些观众的意见其实也是在帮我们。因为我们在做我们自己不觉得,那人家旁观者清,人对你这个节目的定位、缺点、优点什么都会有讲。那我们花了时间,当然希望它也有价值。

谷歌未来学家库兹韦尔称:人类将在2045年实现永生

窦文涛:对,作为娱乐节目,我们还是有很多可以改进的地方,是吧?但是,我就跟你讲我的很深刻的体会,你看你们都是大学里的老师、学者。学者能够上电视是需要有条件的,不是所有有学问的人他都能够上,能够有这个能力,有这个条件,有这个意愿能上电视的,我认为这是你们的公民责任,对吧?你看,老说我们现在电视鄙俗不堪,那是,你们要是不来,不尽你们这个社会责任,那不就得让我这样的跳梁小丑毒化人们的心灵吗,所以,我觉得你们应该尽你们的公民责任,应该多来我这个节目,对不对?

马家辉:上节目也行,闭门写作也行,反正每个公民都有他的责任,我还是很喜欢我以前讲过的四个字,老祖宗说的,量才适兴,才跟兴。每个人你最怕是找错了位子,糟糕了,大材小用或者说小材滥用。那你要才跟兴,所以像有些人闭门之后学问、研究一百岁、五十岁,他尽了他的贡献重要。

窦文涛:所以,许老师。

许子东:我这段时间写的时间就多了,我欠广西师大的一本书,张爱玲一本书被我赶出来了。所以,也有好处。

窦文涛:那你不能把我们的坏处当成你的好处。而且,许老师大家也是希望你装了支架的人身体能够健康。

许子东:对,发现早搏,真是,晕。

窦文涛:我跟你说,你不要担心了,许老师,你一定要严格。

许子东:我就是担这个心。

窦文涛:对,你别担这个心,你现在要严格锻炼,严格饮食习惯,争取一定要活到2045年,活到2045年永生了,一切问题都解决了,真的。我现在给你报个信,谷歌工程总监、首席未来学家库兹韦尔他最近说了,他的预言,这几十年他80%的预言都应验了。就是比如说谷歌眼镜什么的,他说到2030年左右,我们将可以利用纳米机器人通过毛细血管以无害的方式进入大脑,并将我们的大脑皮层跟云端联系起来。

许子东:这是科幻小说里的情节。

窦文涛:现在不是科幻了,就是到2030年左右,人工智能有一个临界点,预言会超过人类。然后你看,库兹韦尔坚信这个起点绝对存在,届时在技术的帮助下,人类将实现永生。库兹韦尔认为,人类将在2045年实现永生,因为到那一年,非生物智能的创造力将达到巅峰,超过今天所有人类智能总和的十亿倍。所以,库兹韦尔说,我认为在2029年左右,医疗技术将使人均寿命每过一年就能延长一岁,然后他现在就开始遵从严格的饮食习惯,希望能够活到2045年,以便从此长生不老。而且,到那一天,你知道吗?不但是人类可以进行远程性爱,库兹韦尔都说了,夫妻俩甚至还能换着玩,你想知道老婆夫妻生活什么感觉,换换,就玩。

许子东:男的就拼命来高潮。

窦文涛:这就是他是接受权威媒体的杂志采访,就是说接受《花花公子》的赞助登出来的。

许子东:怪不得。

窦文涛:是不是?不是不靠谱的,有可能,这是很多科学家现在的一个预测。

许子东:但你不觉得这也是灾难吗?生的意义就是在于死,没有死,生有什么意义,要是人类都是永远活着的话,这世界真是灾难的一塌糊涂了。

马家辉:那看你活得健康不健康,像你早搏这回事就是生不如死。我还是不懂早搏为什么担心自己,我只担心自己没办法早搏。

“汉语拼音之父”周有光辞世 享年112岁

窦文涛:对,搏也大不同。但是咱们说最近要不说我说你们大学教授就应该多上公共平台,因为大家伙有公共的兴趣。最近有一位老学者,大家都在朋友圈里感叹,这是我近些年来知道的大学者当中活的岁数最大的一位,周有光老先生。而且真的是终点又回到起点,他出生于1906年1月13日,那时候还是谁,光绪还是谁,还有皇帝。可是,他是在2017年1月14日去世的。

许子东:多了一天。

窦文涛:你说这个功德圆满,刚过完生日,整整112岁,咱们可以看看他的。他在中国整个,我觉得伴随着中国的近代史、现代史。人们说他是现代汉语拼音之父,但是老人一直否认这点,他说我不是这样的。我是拼音之子,我不是拼音之父,周有光老师。你再看他这一生的际遇很有意思,这是当年在剑桥大学的周有光,风华正茂之时。您再看下边,他的太太许老师知道吧?张允和。

许子东:合肥四姐妹。

窦文涛:合肥四姐妹,张家四姐妹。

许子东:第二个。

窦文涛:老二,名门闺秀,这四姐妹你看,张允和,还有张兆和,沈从文的太太。你再往下看,这是三个连家,就是四姐妹的三个连家,顾志成、沈从文、周有光。

许子东:还有一个第四个是一个外国人,是一个汉学家。

窦文涛:嫁了个外国人。你再看,这是这对夫妻,伉俪情深,婚姻生活70年,张允和是93岁过世的,据说当时对周有光造成非常大的打击。就是老人半年才缓过劲了。你看再往下看,我想让你看的是他这个书桌,就是据说张允和去世之后,周有光就基本没有在卧室床上睡,他就在这间书房的沙发上,也是因为他觉着床太高,上床都是个困难的事情。这张小书桌,包括这个书架伴随着这个老人,每天在这读书、看报。你再往下看,你看这张书桌,书桌那个残破的地方,他都拿那个胶布,拿透明胶给贴上,用了多少年小书桌、小书架。你知道我有一个什么感慨,我就为什么要看这个书桌的照片,你知道我也有个书桌,我的一个台湾朋友送给我的,能把你们给吓死,我这书桌是一个长三米四,宽得有80厘米的铁梨木的独板,十厘米厚。我台湾的一个收藏家朋友赠送给我的,很重的一个礼物。

许子东:为此你要付出很大的房子的价钱。

窦文涛:这么大的一个书桌,人家你看周有光的这个老人,我就觉得人家的学问和人家的书桌与我的学问和我的书桌都是成反比的。老人家你看这么一个残破的小书桌做出了这么大的学问,我整天在我这个壮观的书桌前边发呆,我发现每看十分钟的书,我有五分钟是在欣赏我这块木头。我就觉得很寒碜,跟这样的老学者。

马家辉:不管你书桌多大,到最后你坐在前面,还是看你小小的手机。

窦文涛:没错。

马家辉:还是刷屏没有用,就像我现在跟我女儿,和年轻人出游都是,不管外面的世界多么美丽、壮观等等,她的世界就是手机,活在手机里。你看看外面那个山多漂亮,哦,漂亮,然后继续刷,就是这样。

许子东:这个的确是科技改变人的生活方式。目前这个iPad这类的东西出来,改变了人们对书房的概念,以前我搬家我要一间很好的房间做书房,要一个大的书桌,要放很多的书架,这个房间的作用很大。现在我发现作用在下降,为什么,因为很多时候你会把文件放在iPad里边,你会坐在客厅里边工作,对不对?听音乐,顺便有时候还看电视,这是改变。不过讲起周有光,他跟我是校友,他光华大学,就是华东师范大学。

窦文涛:最早是教会学。

许子东:就是圣约翰大学,现在是华东政法大学,那是最好的一家。但是,他是光华,我那个华东师大,我就想起顺便跟你们说,华东师大中文系我有一次回去开会,原来的文学院长说,我们中文系在全国的地位怎么样我不敢说,但是有一点,长寿的人最多。中文系据说不到两百个员工,90多岁的有十几位,80多岁有三四十位,我可能记不清楚,可能数字还要大。所以,我回到学校,有些教授,像什么张德林,80多岁,没人尊敬他们当老先生,因为为什么,因为徐宗义一百多岁,我的老师钱谷融今年99岁,我今天要赶回去。

窦文涛:所以,许老师,你要对你自己有信心。

许子东:对。

马家辉:年轻人会被周有光先生的幽默感所感染

窦文涛:咱可以早搏到两百岁。你说一个人活这么久,我就觉得他经历了什么,其实我从小就喜欢跟哥哥玩儿,到现在我同龄的朋友很少。到现在我为什么觉得年龄大的人我喜欢,就比如你像周有光,你说他弄个小破书桌,他们后来有人讲,他说我这一百多岁的人我经历了什么,三次破产。就是说最早是长毛,叫太平天国打到他们家,他曾祖父自杀了,家产一空。然后到后来就日本抗日战争的时候,他们跑到重庆,托一个人看着他们苏州的家,抗战胜利了,回来之后发现这家里都没人了,什么都没有了,住了别人了。然后就是文革的时候,他弄到宁夏五七干校,然后被平反了,再回到家的时候,家里连片纸片都没剩下,就等于这一辈子。所以他能够有这样的一种达观。

许子东:四个朝代,他是晚清,然后军阀混战、民国,然后后来是四朝元老,成名就是国民、人民、公民都做过。不过他最有戏剧性的一点就是说,他很晚才参与文字这个专业。他之前是经济学家,他在复旦是教经济的,他快50岁了才做到拼音改革的那个。所以,现在很多人在争论,说他是不是之父,这个东西我没有发言权,我也不懂,吴玉章他们很多人。如果讲拉丁话肯定不是他,瞿秋白他们30年代就争论,五四的起源我记得我父亲,我父亲跟他就差不多年龄的这样,但是他一早就告诉我,他说那个时候就收到传单,汉字不灭,中国必亡。就是拉丁话世界语这个潮流是很久的。

窦文涛:就是等于今天的孩子们用拼音输入法也要感谢周有光,但是当然你说这个对,就是说汉字的拉丁字母早就有人提出来,好像最后从政府行为来说,据说是毛泽东拍板的,就是说那就选用拉丁字母吧。但我觉得这个跟五四的时候是两回事,五四的时候,他们极端的是提出废除汉字,就咱就用拼音当文字。事实上咱们现在是个双轨,对吧。

许子东:对,而且是个辅助,但问题是海外有不同的注音系统,后来就是以这个来成国际的标准,不过周有光现在这么有名,除了他参与汉语这个事情以外,还有两个因素。一个因素就是活得久了,我们在讲;另外还有一个因素,他越到老越敢说话,这一点有点像巴金,我们前不久还开了一个会,纪念巴金。巴金你看他最有名的代表作《家》比起跟他齐名的作家,比如《边城》、《骆驼祥子》、《张爱玲的传奇》等等,其实都不如,文学史的地位,巴金并没有,甚至还不如曹禺,就是《雷雨》这些。但是到晚年,巴金的名望、巴金的形象在我们心目当中非常高大,为什么?敢说话。周有光后来也是,周有光到了晚年的几个谈话、几个采访,切中要害。

马家辉:而且我觉得他比巴金或者说那一辈的人多了一个幽默感,他除了年纪大,有些人年纪大就坐着等,他不是,继续写,继续接受采访。我猜他家里门经常打开的,我过一阵子就看到什么《中华读书报》什么报采访他,他也一聊聊了十个钟头这样,然后里面非常幽默的。比如说他自己取有光,笔名,就是对于生命充满期望。所以,他到90多岁还是每天起来告诉自己说,今天一定要有新的知识、新的想法可以出来。我觉得因为你说的他敢说真话也好、直言不讳也好,什么样的批评、批判都会过时,过去了,你巴金说多少的真话,他批评那个年代。当然里面有些部分还保留,到今天还是面对,真的让人家会有感染力,就像很年轻的文青,看到周有光是这样的,看看他的采访,会被他那种生命力、乐观,那种幽默感感染。所以,这方面我是有希望的。

许子东:真理很难被发现 但很容易被遗忘

窦文涛:周有光说的一些话确实是,你看这个老人身后其实也引起争议,就是你看很多人特别都怀念他,但是我发现也有的人写几篇文章,就是说包括说他是不是汉语拼音之父,他是之一。然后就是说,这个东西然后就是说他讲的那些话到底是不是对的,甚至当年唯阶级成分论都出来了。就是说这圣约翰大学当年就是帝国主义的学校、教会的学校,说这个学校除了周有光,你们算算还有谁,一水的都是右派,都是宣扬自由主义等等。但是,我倒是因为这个就注意了周老先生的一些话,我觉得是不是老学者他就有这个把复杂问题简单化的这样一种能力。比如说他就说他认为人类的道路只有一条,从经济上来讲,先是农业化,后来是工业化,现在是信息化。从思维方式上来说,最早是神学思维,后来是玄学思维,玄学思维讲的就是推理。然后,现在就是科学思维。然后从政治上来讲,最早是神权,后来就是叫什么权了,专制,对吧。然后接下来是民主,他认为历史的发展,所有的这个模式最终会遵循着这样一条道路。你可能会落后,你可能会走偏,但是你最终还是会回到这条道上,其实这条道上说到底,他就说回到五四,五四就是德先生、赛先生,就是科学与民主,他认为这个是人类的必经之路。

许子东:从学术上讲是有点简单化,但是他具体有些观点我觉得非常有意思,比方说他到玄学,玄学就是信仰,就是意识形态。而科学才是要实证,才是要研究。

窦文涛: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

许子东:所以,如果你是用意识形态来管理科学,你就是有一些东西是不能怀疑的,这就不是科学。所以,具体来讲,我觉得他讲的非常对。

马家辉:不管具体不具体,这些话我们常讲,我也常写,问题是他是周有光,我是马家辉。他一辈子是用他的生命、他的专注、他的幽默感,他对中国社会他经历过的苦难,不仅他,整个家族,说出来的话就有力量,让我们要不断再去想。我觉得所以这个没有办法再打造的,不是因为他讲的话,因为他是周有光,他经历了一百年中国的苦难,而且还在那边,而且还就像我刚才说,不是闭门坐着看韩剧,他是继续写。

窦文涛:好家伙,一百多岁,一天看五种报刊,而且他这老头,不能说老头,可敬的老人,《纽约时报》、《时代周刊》,他国外的朋友要给他寄。所以实际上他是了解最新(信息),所以你看比如说什么阿拉伯之春这种话题他都经常谈,就是跟当今世界发生的很多事情。

许子东:温家宝有一次问,说中国为什么很难以出大师,他就引用了韩愈的一段话。

窦文涛:咱们广告之后再说说韩愈,《锵锵三人行》,广告之后见。

许子东:韩愈这个话其实我们都知道,他说“世有伯乐然后有千里马”,千里马常有,伯乐不常有。但是具体分析起来,真是每句话都有道理,他说“策之不以其道,食之不能尽其材,鸣之而不能通其意”。什么意思,就是马在这里,你要骑它,你不让它走好好的路,你让它到泥潭里,吃东西不让它吃它应该吃的东西。第三最重要,这个马叫你听不明白它的话。所以后来他回答什么,他说中国的大学什么问题,就是官僚化,这个官僚化就是压制学术的,怎么压制,不是说这些官员人不好,而是说他们他不懂。所以,他说这样三条犯了以后,然后骑在马上,说天下无马,你想想看这多形象。我现在看那番话,我就想到了大学里很多官员就是这样,天下无马,就这样。

窦文涛:我再给你念一段,他说“改革开放、建设小康,让一部分人先富起来,这一部分人应当是谁?应当是现代社会的创新动力,就是中产阶级。可是迎新娘的时候,掀起盖头一看不是中产阶级,而是新兴权贵。所以,家辉你讲的对,其实现在有些时候我觉得不是说这人思想多深刻,只是真话而已。

马家辉:没有,还有他的生命力,我说真话也要讲的很深刻,比方说那种表达方式,深刻。你听完,不管是引用古言,还是今语,你很深刻。另外,这是谁来讲,同样的话,周有光讲,我刚说一定要有人骂我,马家辉把自己比喻出来,我当然对于这个光是个屁。然后,他的生命力,我们谈他,与其说他怎么样深刻,怎么样讲真话,因为在中国讲真话的人也不少,有些讲了不一定能够听得到,有些讲完了,以后再见不到了等等。

窦文涛:但是你别忘了,能力大,责任也大;责任大,代价也大。对,你讲了这个真话,也许你还没事儿。

马家辉:对,没事儿,所以他就是周有光,他一百岁的生命。

许子东:为什么我们说巴金晚年讲真话不容易,就是因为相比之下,其他的一些老作家到了晚年说不出这样的话了。因为各种原因,比方说我可以很不忌讳的说,比方丁玲,比如艾青,比如臧克家。科学家也是,比方钱学森,钱学森贡献非常了不起,可是你看看他大跃进以后算的科学账,对不对?所以,一个做科学的人他能够到晚年这么犀利地讲,你知道他还有一段话我印象非常深。他说现在大学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官员要文凭了,然后就说大学里去拿文凭了。他说,就会出现什么,叫真的假教授,跟假的真教授,听到没有?他说真的假教授就是人家花钱买的是就是一个文凭,其实不是教授。假的真教授是什么,把这个级扩展了,来了几个其实没学问,但是他真是教授。

窦文涛:对,系升院了,来了个院长、副院长,这就是教授,就是假的真教授。

许子东:我发现是什么,真理其实很难被发现,但是很容易被遗忘。就像韩愈刚才讲的这个话,在人家千年前就讲了,可是我们多少时候就会遗忘,到现在分分钟还是这样。

窦文涛:当然了,就是说讲真话也不见得就是正确的话,比如说有些人对他提出异议,就是他学问到底有多大。包括他对陈寅恪的评价,那意思就是没什么创造性,就是两只脚的书橱,大概类似的意思。包括他对季羡林评价也不高,到底是不是。

上一篇:王蒙、刘少华《锵锵三人行》:人年轻时易将创作冲动当做创作才华
下一篇:周轶君、马家辉《锵锵三人行》:太敏感是不幸的 在婚姻生活中钝一点会更开心
王蒙、许子东《锵锵三人行》:在新疆的生活让我变得乐观

王蒙、许子东《锵锵三人行》:在新疆的生活让我变得乐观

许子东《子东时间》:“政策问题”到底是什么问题?

许子东《子东时间》:“政策问题”到底是什么问题?

复旦大学《星空讲坛》:梁文道谈常识

复旦大学《星空讲坛》:梁文道谈常识

蔡康永《周二不读书》:诺贝尔文学奖得主(莫言)访谈

蔡康永《周二不读书》:诺贝尔文学奖得主(莫言)访谈

《圆桌派第三季》亲戚:过年需要亲戚吗?

《圆桌派第三季》亲戚:过年需要亲戚吗?

许子东、陈丹青《锵锵三人行》:胡适与五四运动的起源

许子东、陈丹青《锵锵三人行》:胡适与五四运动的起源

已有0条评论,期待您的留言!

昵称 *
邮箱 *
网址

报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