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你一起终身学习,这里是罗辑思维。 最近苹果公司开发布会,吐槽声一片,很多人说苹果公司不创新了。然后就是各种恶搞,说新一代iPhone像剃须刀的,像浴霸的...
和你一起终身学习,这里是罗辑思维。
最近苹果公司开发布会,吐槽声一片,很多人说苹果公司不创新了。然后就是各种恶搞,说新一代iPhone像剃须刀的,像浴霸的...

和你一起终身学习,这里是罗辑思维。

最近苹果公司开发布会,吐槽声一片,很多人说苹果公司不创新了。然后就是各种恶搞,说新一代iPhone像剃须刀的,像浴霸的。王煜全老师第一时间在咱们得到里面做了一个讲座,为苹果公司的创新精神辩护。非常精彩。推荐你去听听。

但是,我们今天要讲的,是另外一个话题。为什么公众在感觉中就是觉得苹果不创新了呢?这种感觉是从哪里来的呢?发布会上明明讲了那么多新技术、新亮点,但是大家为什么不认账?说到底,什么才算得上是伟大的创新呢?

我们先从薄世宁老师《医学通识50讲》里面的一个案例讲起。

话说,美国最古老的国家植物园波士顿公园,有许多纪念碑,它们大都为纪念历史上的著名人物建造的。比如说,美国开国总统华盛顿。但是,就在华盛顿的纪念碑不远的地方,还有一座碑,它纪念的不是人,而是一种药品,就是乙醚。为一种药建造一座纪念碑,在历史上恐怕绝无仅有。

乙醚为啥有这么高的地位呢?我们知道,乙醚是一种麻醉药。在它没有被发明出来之前,做外科手术是一件非常困难的事情。

最容易想到的后果,是病人非常疼,这个不用说了。当时也不是全无办法,实在不行,找人摁住他,嘴里叼上一根棍。即使是截肢这样的非常非常疼的手术,病人心里明白,这是为了救命,再疼也得忍,医生这么干,也不算是残忍。

但是没有麻醉药的后果不止如此。你想,疼,病人能忍,但是疼得受不了,他得动啊。一动,医生手一歪,手术刀碰到别的脏器,怎么办?

所以,没有麻醉药的时代,外科医生就想出了各种各样的办法。比如让病人喝醉,或者是干脆一棒子打晕,再绑到床上,找人摁住再做手术。

慢慢的,医生做手术就变成了一件拼速度的事。就拿截肢来说,一位外科医生,必须以最快的速度,最好是在病人还没反应过来的情况下,稳、准、狠地切掉。现在你知道那个时候,外科医生,什么叫“医术精湛”了。就是个快啊。

快到什么程度?最快的是一位英国医生叫罗伯特·李斯顿,他能在28秒内就锯掉病人的一条腿。这是个骇人听闻的速度,有一次他在给病人截肢的时候,实在是太快了。一不小心,不仅砍掉了病人的腿,还顺带切了助理的两根手指头,和一个围观群众的要害部位。结果,这三个人都感染而死。一刀三命,死亡率300%,这台手术成为了人类医学史上死亡率最高的一台手术。

我知道,你听到这个例子,心里不舒服。这哪里是医生,简直是屠夫。但是你想,在那个没有麻醉药的时代,医生追求快,也是最大程度上减少患者的痛苦。没办法的事。

现在你明白了。为什么麻醉药乙醚的出现,是一个那么伟大的创造。缓解了病人在手术中的痛苦当然很重要。但是更重要的是,原来没有办法做的手术,现在可以做了。就是过程很慢的那种手术。

有一种手术你肯定听过,叫心脏搭桥,简单解释就是,冠状动脉有一段发生了阻塞,医生要做的,是取一段畅通的血管把阻塞位置的两端连接起来,如果原本的血管是一条地面上的通道的话,新连接的血管就是一座桥,给血液多提供一个通道。这种手术要在几毫米的血管上做连接,如果顺利的话,手术需要两三个小时。

更复杂的手术,比如肾脏移植手术,如果顺利的话,三四个小时可以完成。心脏移植的话会更复杂一些,需要四到十个小时。脑外科手术就更复杂,耗时十几个小时也不奇怪。现在医学史上,耗时最长的手术,是一台卵巢囊肿切除手术,做了九十六个小时。

没有麻醉,这些手术医生想都不敢想,怎么可能发展出今天这么复杂、精细的手术系统呢?

你肯定知道,现在医院里有一个职业,叫麻醉师。其实这个名字起得有问题。麻醉师,顾名思义,好像就是把病人麻醉到不疼就行了。其实不然,麻醉师的主要职责是在手术过程中保持病人的平稳体征,为手术创造良好条件,还要保证病人能够顺利醒来。所以医学界有句话:开刀去病,麻醉保命。

美国著名华裔麻醉学家李清木教授还讲过:在美国,很多人都觉得麻醉医生的工作很简单,就是给病人打一针让他睡觉,可平均薪水却是美国医疗行业的第一名,为什么不给麻醉医生减薪?他说:“其实我打这一针是免费的,我收的费用和我拿的薪水,是打完针后看着病人,不要让他因为麻醉或手术出血而死去,并保证他们在手术结束后能安全醒过来。如果你们认为我钱拿多了,也没问题,我打完针走就是了。”

现在我们就明白为什么一种麻醉药能拥有一座纪念碑了。发明麻醉药,直接的目的是解决病人的痛苦,但是它真正的伟大之处,是后来才逐渐展开的,它开辟了一个工作平台。更多的医生,可以用更多的技术、在更长的时间里,在病人身上精细作业。外科手术,因此就能突飞猛进。

说回到我们今天的主题:什么是伟大的创新?

既不是因为它新,也不是因为它解决了多大的问题,而是,它开创了一个其他人可以在上面展开自己工作的平台。在人类历史上,用火、文字的发明、印刷术、蒸汽机、计算机、互联网,无一例外,都有这样的特点。其他人可以在上面,展开自己的工作。

现在我们可以理解一开头我提出来的那个问题了:为什么苹果智能手机曾经被认为是我们这个时代最伟大的创新之一?但是最新一届的苹果发布会被大量吐槽?不是因为苹果变差了。而是它带给其他人在上面展开自己的工作的可能性变小了,至少是想象的空间没有原来大了。

十几年前,智能手机刚刚出现的时候,你会不会觉得有点奇怪?这玩意儿看得见的变化,不就是触摸屏吗?和原来的功能手机相比,看不出哪儿更智能啊。为什么叫智能手机呢?

对。智能手机带来的最重大的变化,不是从按钮改成了触摸屏,而是出现了一个叫APP的东西。手机不再是一个厂家生产好了给用户用的工具了,它变成很多人都可以在上面发挥聪明才智的平台。

现在,仅仅是苹果应用商店,就有几百万款APP,里面至少有250万个,是中国人开发的。全球有2000万开发者。每年,我们普通用户关注的是新一代iPhone的发布会,而这几千万人更关注的,其实是一年一度的开发者大会,每年都有大几千人参加,从2008年开始就一票难求。

就拿我们得到App来说,我们有一半的用户都是用苹果手机,也就是说,我们今天为你提供的服务,也是建立在乔布斯当年创造的智能手机平台上的。

所以,你看,创新是分成三个台阶的。我们每个人都可以拿自己手头正在做的事对照一下。

第一级台阶,是做了新的事,前所未有的事。但是这未必是创新,他还需要被检验。不是所有的新的事,都能带来价值;

第二级台阶,是做了有价值的事。这个价值当然是被市场检验过的,有用户和消费者买单的;

第三级台阶,是我们做的事,不仅有价值,而且还能让其他人,尤其是大规模的陌生人可以利用我们做的事为平台,做他们自己的事,在上面安身立命。

这第三级台阶站稳了,才是伟大的创新。

好,这个话题就聊到这里。罗辑思维,明天见。

上一篇:《邵恒头条》089期:美国的“长臂管辖”到底有多长?
下一篇:梁文道、马家辉《锵锵三人行》:从每天做好事到做“对的事”
王蒙、许子东《锵锵三人行》:在新疆的生活让我变得乐观

王蒙、许子东《锵锵三人行》:在新疆的生活让我变得乐观

许子东《子东时间》:“政策问题”到底是什么问题?

许子东《子东时间》:“政策问题”到底是什么问题?

复旦大学《星空讲坛》:梁文道谈常识

复旦大学《星空讲坛》:梁文道谈常识

蔡康永《周二不读书》:诺贝尔文学奖得主(莫言)访谈

蔡康永《周二不读书》:诺贝尔文学奖得主(莫言)访谈

《圆桌派第三季》亲戚:过年需要亲戚吗?

《圆桌派第三季》亲戚:过年需要亲戚吗?

许子东、陈丹青《锵锵三人行》:胡适与五四运动的起源

许子东、陈丹青《锵锵三人行》:胡适与五四运动的起源

已有0条评论,期待您的留言!

昵称 *
邮箱 *
网址

报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