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忆过去!

四个小孩对一个家庭来说确实也是很热闹。就像妈说的,如果哪天你们长大了,大家都到外面去了,那家里真的一下就空了,有你们在家的日子连空气都是热的。 那时...

四个小孩对一个家庭来说确实也是很热闹。就像妈说的,如果哪天你们长大了,大家都到外面去了,那家里真的一下就空了,有你们在家的日子连空气都是热的。

那时候村里也没有什么热闹的事情发生,对小孩来说最可看的也许是别人家的电视。大人们总有忙不完的事情,我们做完了自己的事情后会,到处流浪,直到发现自己觉得有趣的事情。

外婆家离我们家中间隔了几个村子,那时爸妈总是没空,几个舅舅家的小孩也挺多的。所以有时候我们一年也就过年的时候去外婆家住几天。在坏人还没有现在这么多,车子还没有现在这么普及的那时候我们四姐弟居然瞒着爸妈手拉着手走了一个多小时的路到外婆家去吃一顿饭,然后再手拉着手走回来已经是下午了。当我们回到家时爸妈把全村都翻了个遍了,等着我们的有时候是有顿斥责偶尔的时候也会是一顿痛打。

那时候的村子总是热闹的,到处都是小孩的闹腾声,大人找小孩回家的叫喊声,充斥着整个村庄一直到晚上,才会在大家的睡梦里安静下来。

那时候村里天天大人们谈的最多的就是谁家又逃计划生育到外面去了。现在想想我们这些人当中有多少不是计划之后的幸存者,突然觉得真的应该觉得侥幸。

记忆中的村子是热闹的,那时候我们都还没有长大。带着对生活的那份美好,我们整天快乐着。

那时候我最美好的愿望就是家里来个亲戚,或是到别人家里去做客。因为这样的话我会暂时得到很多好吃的。但是我们家的亲戚不多,这样的美梦一年也就成不了几次。而且由于家里小孩太多,就是有机会去别人家做客爸妈也不会带着我们去,他们只去匆匆的去匆匆的回。那时的人们总是为了自己的生活而忙碌,当然也包括爸妈。

挑着货物的卖货郎也不是经常来的,这只能说是他的副业。每当波浪鼓响起来的时候,大人小孩总是那样的高兴,我们会将平时积攒的牙膏皮赶紧拿出来换取我们偶得的糖果,而妈妈们则是赶紧买一些她们计划了很多的必须品。

镇里不总有集的,只每逢三逢八才赶集。那时候的我们对日子是没有什么概念的。最多到了读书的时候知道了星期几。却从来不去想今天几号,连农历阳历是什么都不知道。可能最让爸妈恼火的事情就是我不知道左右怎么分,分不清寒暑假,把农历说成几号,把阳历又说成了初几。

那时候爸还常和妈说,老二傻傻的怎么得了。这样子的话,大了以后要怎么生活。不为你年纪的大小,爸妈总是在为自己孩子的担心里渐渐老去。就像现在的奔三的人由于还没结婚,爸妈在说话时总说大人说话小孩别插嘴。我在想我到底是有多老的小孩啊!

我们家的四个小孩所以爸妈得比别人勤快些,我们才能解决温饱。所以大多的时候多是我们四个我爷爷奶奶在一起。那时候冬天下雪的日子还是蛮多的,那时候我们觉得奶奶特别的厉害,当她每次说现在天这么黄等下会下雪了,一般过不了多久就下雪了。下雪的时候屋檐下总会出现一些冰柱,奶奶总会扯一些下来跟我们说那是冰糖。然后我们四个小孩既然也能吃的津津有味。最后大家的嘴巴变得麻木,然后在大人们的笑声中我们还不明所以。那时候我们一直以为家里的白沙糖还有冰糖是下雪的时候大人们从雪地里检回来放起来的。每当下雪时,外面树上的叶子总会有一去厚厚的冰,下雪的日子对每个小孩来说是欢乐的,冷也许大家已经忘记了。大伯看到我们在玩雪,然后对我们说树叶上的那个冰是可以拿回家炒着酸辣椒吃的,他说他就在下雪天常吃。然后我们几个人傻傻的摘了许多冰叶子拿回家让妈妈帮我们炒着吃,妈看了后哭笑不得,她说冰一炒就成水了。然后我们才知道大伯是骗我们的。

回忆过去!

回忆过去!

在天气好的时候爷爷奶奶自然也会有他们自己的事情,所以大多的时候我们会去外面玩。但是由于我们太软弱或说是太小,而刚好弟弟又是最小的。所以别人家的小孩总欺负我们。每次被打了后,我们总是哭,也不知道还手,当然就是还手了,我们也不是对方的对手。

所以每次晚上爸妈回家看到我们的狼狈样。等下次他们再出去的时候,妈就再也不放我们出去了。

妈总有用不完的办法来对付我们。她把我们放在楼上,然后将楼梯口用一块很大的木板挡住。这样我们自然是毫无办法的。当然当我们被这样子关起来的时候,也会有好吃的。那时候在爸妈的房间里有一个外面画着长寿老人的铁盒子。妈会从那里面给我们时不时的拿些好吃的出来。这个盒子自然也成了我们所有美好的代名词。

奶奶有三个儿子,两个女儿。自然儿孙可以说的很多的了。爸是儿子中最小的,而结婚又很迟。所以我们四姐弟是所有姐弟里最小的。每当我们被关的时候,二哥便会来“救”我们,每次的结果就是他把我们放出来,然后我们的吃的就分他。不过他哪时候不高兴的时候也会将我们揍一顿。

妈有时候也会因为这样而不高兴,但一想到二哥从小就没妈,自然也就很快就将这些事情忘记。在我的记忆中我们四姐弟小时候被他打的频率也还是很高的。

现在妈有时候也会说,为什么别人打你们时候,你们不会还手的啊。至少也不会那么被动。想想也是,为什么我们会那么傻。

由于家族大的原因,我有很多姐。现在还在想,像我们家族这样的,姐姐总比哥哥多,妹妹总比弟弟多,但为什么一到了社会上后,永远都是男多女少。

那时我们学校在一个黄土高坡上,对面就是大娘家。在所有的婶婶中我们是最喜欢大娘的,尽管大娘有很多的孩子,但她总是那样的和善。那时候的我们总好吃各种能吃的东西,大娘那里有很多好吃的,但她总不会忘记任何一个人。那时候总感觉大娘家总是在嫁姐姐。现在回想一下读小学的时候就嫁了九个姐姐,差不多每次都会去送新娘子。

记得第一个姐姐嫁在离我们村三十里的山里面,那时候还是没有车的。嫁妆什么的都是要人来抬的。我们早上吃了饭去送新娘到那里吃了饭后,再走路回到家时天都黑了。到后来再去送新娘的时候再也没有走过那么远的路了。以前总在想,姐姐也真够勇敢的,我这才走了一次就再也不想再去了。但是她却要一辈子生活在那大山里面对一群自己从不认识的人,经历了很多后现在她的女儿也大了,感觉日子也蛮快的。走着走着姐姐也老了,我们也长大了。这几年再看到姐姐的时候,他们两口子骑摩托车很快就能到村子里来看大娘了。

前几年的一场大水,改变了村前小河的走向,也改变了村子的模样,但却抹不去记忆深处原来的样子。

已有0条评论,期待您的留言!

您必须 [ 登录 ] 才能发表留言!

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法律法规,文明发言!